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渡劫老祖是炮灰 作者:公子优(下)

字体:[ ]

第87章 影帝重生7
  十分钟后, 萧云深再次开拍。
  萧云深饰演的新皇居高临下的望着倒在地上的狼狈女子, 他半张脸隐没在y-in影中,半张脸上透着难以遏制的怒火。他眸色抑郁,压抑着被背叛的恨意, 以及隐忍了多年的爱意。
  周围的宫娥太监瑟瑟发抖的伏跪在一旁,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就怕惹恼了这位暴怒中的年轻帝王。群众演员本该可以做做样子,但被萧云深的威势所慑, 让他们真的以为正面临着古代掌握着生杀大权的皇帝, 丝毫不敢动弹。
  “孙青雪,朕成全你。”
  说罢,萧云深缓缓闭上了眸子, 并且招呼左右将满手鲜血的女人带下去。
  这一幕到结束, 整个过程中导演都没有喊停,直到结束后导演才兴奋的喊:“好!过!”
  拍摄结束, 演员陆续从戏中走出。
  群众演员面面相觑, 腿有点发麻是怎么回事,是被威慑的后遗症吗?
  萧云深的戏份不多,且多数集中在电视剧的前期,在有几天的拍摄,他就能杀青回家了。
  结束一天的拍摄后, 容祁被萧云深领到了剧组入住的酒店。萧云深是演员,剧组人多眼杂,一个不小心可能就会让他并不平坦的星途就此葬送。所以, 在有外人在的时候,容祁和萧云深都会选择克制。
  然而,进了房间,将房门反锁之后,萧云深立刻就扑在容祁怀中,闷声道:“阿祁,好久不见。”
  容祁紧紧抱着萧云深,将手放在他的头顶,低声道:“抱歉,我有些事情要处理。”
  萧云深艰难的摇头,他是艺人,知道经纪人的辛苦,他能理解,就是太想阿祁了。
  两人相互拥抱着亲吻许久,才就说起了分别这些天的状况。萧云深还好,他在剧组里,除了演戏就是看别人演戏,不算忙也不太闲。
  容祁把他入资盛世娱乐的事轻描淡写的跟萧云深说了一遍,听得萧云深瞠目结舌。
  盛世娱乐确实面临着危机,但不是在半年后才会爆出来的么,阿祁怎么现在就知道了?还向盛世娱乐投入了资金,成了第二股东?他初重生之时,也想着过些时间向盛世娱乐注资,让自己在大染缸中不至于太过被动。
  有过一世记忆的萧云深很清楚,盛世娱乐不会轻易倒下,在风吹雨打过后,它会成长的更为强大,强大到犹如泰山般难以撼动。
  萧云深靠着容祁坐在沙发上,双手环着他的腰,问出了他现在最为关心的问题:“阿祁,你还做经纪人吗?”
  容祁轻笑道:“我说过我会陪云深一起走星光璀璨路,自然不会食言而肥。”
  萧云深凝视着容祁,心中高兴不安并存。
  容祁道:“我只要了盛世娱乐的股权,不参与管理。不过云深,有件事我得提前跟你通个气。”
  萧云深头皮有点发麻,他极少见容祁神情肃然的模样,容祁此时的模样让他心中忐忑难定。
  萧云深沉默少时,还是开口问:“什么事?”
  容祁看着萧云深的流光婉转的眼眸,认真的说道:“云深,原来容祁的心愿是带出至少两个天皇巨星,所以我手下至少还得有一名艺人。”
  萧云深心中虽有遗憾,却也清楚此事拒绝不得,他颔首道:“好。”
  等话说得差不多,容祁这才想起,他是满身风尘而来,也亏得萧云深不嫌弃,才在他怀里靠了许久。
  容祁翻找出换洗的衣服到卫生间清整,萧云深坐在沙发上,脸红心跳的听着卫生间传来淅沥水声,坐立难安的看着映衬在磨砂玻璃门上的模糊身影。
  萧云深努力摆正坐姿,默念早就印刻在脑海中的台词来压制心里的蠢蠢欲动。
  然而,卫生间传出的不绝水声硬生生把他的思绪从斗j-i走狗的小皇子身上拉到了玻璃门里的模糊身影上。
  热气腾升,水雾缭绕,赤身阿祁。
  思绪纷杂的萧云深没有注意到卫生间的水声已经停止,也没注意到他口中所念早已经从剧本台词变成了‘去偷看’。
  容祁耳力很好,刚出浴室门就听到了萧云深的喃喃自语,他悄无声息的行至萧云深身边,坏心眼的问:“去偷看什么?”
  萧云深还在恍惚,他几乎没有犹豫的回答:“去偷看阿祁洗澡。”
  容祁精致温润的眼中尽是笑意,说道:“要现在脱给你看吗?”
  萧云深僵硬的转动脖子,目瞪口呆的望着着浅色休闲服的容祁,他扯了扯唇角,却只扯出比哭还要难看的弧度。
  容祁在萧云深身边坐下,把从浴室带出的毛巾递给萧云深,说道:“帮我擦头发。”
  萧云深一边面红耳赤的帮容祁擦拭头发,一边在心中自我唾弃。都是男人,谁也不多什么,谁也不少什么,有什么好偷看的?
  脸都丢尽了。
  萧云深帮容祁把头发擦拭得八分干,就把毛巾放在了沙发上,然后迫不及待的起身往外走:“时间不早了,我回房间洗漱换衣,然后出门吃饭。”
  容祁望着萧云深匆忙离去的背影,在他出门之前一刻说:“把衣服带过来,在这里洗。”
  萧云深脚下踉跄,差点撞到门上。
  听到身后传来的容祁的低笑声,萧云深更像是背后着火一般,猛地往外冲。
  萧云深最终还是没有勇气当着容祁的面宽衣解带,他在他住的房间洗漱过后才来到容祁的房间,两人简单收拾了一番就出门去了。
  影视城热闹,到处都是衣着各异的人。
  考虑到时间紧迫,容祁和萧云深只是简单的在影视城附近用了餐,而后随意走了走,就回了酒店。
  接下来的几天,容祁每天都跟着萧云深往剧组跑,助理李芊每天的工作量也被迫加大。
  萧云深戏份杀青之后,还有几个配角也完成戏份出演,准备离开剧组。周导决定,在配角演员离组之前订餐相聚,用以演员放松心情,以及感谢各位演员的倾情出演。
  聚餐时间定在萧云深离组的前一天,周导带着剧组的工作人员,容祁陪着萧云深,其他演员也各自结伴。
  作为东道主,周导先是敬了所有人三杯清酒,这才让人自便。
  容祁喜茶不爱烟酒,除非必要,他通常是滴酒不沾的。
  周导敬完众人之后,端着酒杯行至容祁和萧云深跟前,说道:“云深,这杯酒……我单独敬你。希望你能在演员的路上越走越远,也希望我们以后还有合作的机会。”
  萧云深端起酒杯,说道:“我很感谢周导还能记得我,能给我这次参演的机会。若有机会,我也希望能与周导再次合作。”
  说罢,萧云深和周导酒杯一触即离,各自饮尽。
  周导敬完萧云深的酒之后,又满了一杯对着容祁:“小容啊,这杯我敬你,我真切希望我们以后还能有合作的机会。”
  容祁端起酒杯,说道:“多谢周导看得起,以后定然会有合作机会的,先干为敬。”
  周导多喝了几杯清酒,圆滚的脸越发红润,他拎着酒杯与容祁萧云深告辞,又去了别桌敬酒。
  娱乐圈从来都是新潮旧浪,没颜值没本事的人很容易被巨浪湮没,有颜值没本事的人也很容易被遗忘,可是有颜值有本事的人定然能在娱乐圈走出前途掀起风波。
  萧云深相貌出色,演技方面更是有目共睹,这样的人迟早发光发热,宜交好。
  在周导走开后,许多参演配角的演员都陆续上前与容祁和萧云深敬酒。两人推脱不得,在聚会结束的时候灌了满肚子的酒水。
  容祁不喜酒,却能凭借神魂力量千杯不醉。萧云深酒量还未练出,几杯之后就神态恍惚了。好在萧云深酒品很好,喝醉了不哭不闹不吐不耍酒疯,只呆愣的坐在椅子上,做个安静的美男子。
  应付完众人之后,再看看安静的萧云深,容祁的唇边有温柔划过。
  “云深,我们回去了。”容祁站在萧云深身边,弯腰去扶他。
  萧云深歪着头用迷糊的眼睛打量容祁,咧嘴露出乖巧的傻笑:“我在等人。”
  还不等容祁问他等谁,萧云深就自顾自抬起双手,手掌微曲,食指相对,说道:“我在等人,不能和你走,阿祁会生气。”
  萧云深幼稚可爱的动作取乐了容祁,他轻咳两声,忍着笑意道:“我叫容祁,你现在要和我走吗?”
  萧云深表情认真的抬起手,要去捏容祁的脸,他嘴里还嘀咕道:“你给我捏捏脸,给捏捏脸我就知道你是不是我的阿祁,阿祁的脸,我偷偷捏过,阿祁的脸……手感可好了。”
  容祁无奈,顶着众人古怪的目光把萧云深的手拿下来紧握在手中,说道:“云深,听话。”
  萧云深所求未成,委委屈屈的望着容祁,但被容祁微凉的手拽着,也没有再闹,安静的由容祁带他离开。
  回到酒店,容祁才知道萧云深根本不是醉酒不闹,他只是不在外人面前闹。才刚进房间,容祁就被萧云深缠着要抱,不然他就背对着他,四肢大张,整个人跟条大型壁虎似的把身体紧贴着房间的门,怎么也不肯动。
  萧云深的无赖让容祁只得弯下腰把他抱了起来,萧云深环着容祁的脖子,兴奋得左摇右晃,差点把容祁晃晕。
  好不容易行至沙发旁,萧云深又死活不肯离开容祁的怀抱,嚷着要亲,要热吻。
  抱过,亲过,帮他清洗干净,再安抚着他睡下,容祁已经累得精疲力竭。
  不过,看着携笑入梦的萧云深,容祁又觉得累有所值。
  别的不提,嫩豆腐管饱。
 
 
第88章 影帝重生8
  翌日, 容祁醒来的时候萧云深还睡得正熟, 他虽然期待看到萧云深醒来后神情,又不忍心叫醒他。
  容祁等了萧云深很久,确定他短时间不会清醒, 这才起身洗漱换了衣服去楼下买早餐。
  果然如容祁所想,萧云深醒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容祁在萧云深睡下之后帮他揉按处理过, 所以萧云深醒来后没有宿醉后的头昏脑涨。昨夜的事情他已经记不太清楚了,但他怎么对容祁耍流氓耍无赖却是记得清明。
  萧云深脑海中不停歇的播放着各种画面, 越想脑中的画面就越是清晰。萧云深若有所忆的垂着眼睑, 俊美的脸上写满了遗憾。
  明明都流氓到不给亲不给抱就耍赖了,明明都对阿祁上手动脚了,他为什么要不争气睡过去呢?要是能一鼓作气, 该多好。
  萧云深伸出手, 摸了摸身侧的位置,那应该是阿祁睡的地方, 现在还残留着些许温热。萧云深凑近深呼吸几次, 眉眼轻弯犹如玄月。
  容祁拎着早餐回到房间的时候萧云深已经洗漱好了,虽然他故意装得十分从容,容祁还是一眼就看到了他垂在身侧微握的双手,红透的耳根,以及飘散无定的目光。
  现在的萧云深, 比容祁想象中更加紧张。
  考虑到回程的时间,容祁暂时放弃了调戏萧云深的打算,他装作没有看到萧云深的不自然, 扬起手中的食物,说道:“云深,过来吃早餐。”
  萧云深飘散的眼神飞快扫过容祁,缓步而行,久久不入座。
  容祁已经把早餐摆好,见萧云深还在半路踌躇,直接开口:“现在距离回程飞机起飞还有不到两个小时,用餐二十分钟,收拾十分钟,去机场的时间算不堵车用一个小时。”
  萧云深抿着唇,表情控诉。明明让他心神不定坐立不安的人是他,现在倒是嫌他浪费时间了。
  萧云深心里憋着一口闷气,三两步行至餐桌前,飞快吃完早餐,开始收拾东西。前后加起来,用了不到十分钟。
  萧云深收拾完毕,容祁面前的早餐还剩一半。
  容祁和萧云深的运气不好不坏,他们拎着行礼赶到机场的时候正遇上检票。经过几个小时的飞机,两人平安站在了首都机场。
  萧云深刚拍摄完一部电视剧,容祁并没有急着给他安排新的工作。倒是萧云深自己,回京后接到了几个邀请他试镜的电话。不过那些试镜电话,在容祁的干预下都被萧云深委婉拒绝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