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渡劫老祖是炮灰 作者:公子优(上)

字体:[ ]

 
文案:
药师都是神经病?
别人未必,容祁肯定是。
不然他怎么会为了个莫名执念逆天而行,还成功把自己作死了?
渡劫老祖重踏轮回路本只想老老实实的休养破损神魂,哪知谁都想把他当成炮灰踩两脚。
简直欺人太甚!
容祁怒!
轮回路向来孤独,不如诸君结伴同行?
本文主攻。
容公子VS萧先生,外和内黑师父攻X深情明睿徒弟受。
 
内容标签: 强强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容祁 ┃ 配角:萧景 ┃ 其它:
 
 
 
第1章 雷劫
  层叠的雷鸣从远及近,似如战鼓,震天动地,透入心扉。碗口粗的闪电像是舞动的厉鞭,把墨色的天际撕裂开道道纹痕,狰狞恐怖。暗色的云层不知何时聚在一起,形成了无数颜色氤氲的巨大旋涡,天色灰暗沉郁,云起风涌时如同野兽大张的嘴,似要癫狂的将世间的一切都吞噬。
  而在紫电环绕的旋涡正下方,一个丹药炼制守护大阵正散发着若隐若现的光芒。
  容祁小心候在丹炉旁边,他神态倦怠,却似惊鸿照影。他墨发凌乱,却难掩卓绝风姿。
  容祁着一身窄袖玄袍,衣袍被天雷带来的狂风不停地撕扯着,发出猎猎响声。他的神情凝重认真,似乎除了炉中丹药,其余均不能入他眼耳。
  容祁眉心微微蹙起,双手快速结印,终于在最后数道仿佛越过亘古的雷劫到来之前打出一个繁复古朴的阵法,他将阵法推入丹炉中之时雷劫累至,只听得‘轰’的一声,阵法光芒大乍,丹炉在雷劫的威势下瞬间爆炸开来,三枚泛着莹莹光辉的丹药缓缓升了上来。
  他的还生丹成了!
  容祁欣喜若狂,他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想要将才成的还生丹握在手中,不想刚触及丹药,紫色玄雷便霹雳而来。容祁来不及庆幸,他僵硬的抬起头,就见另外几道婴儿手臂粗的闪电也正朝着他劈来。容祁骂了一声天,再顾不得许多,一把将还生丹抓在手中,又祭出法器阻挡闪电,然而……
  三道累积而至的紫芒玄雷让容祁来不及周全应对,只得眼睁睁看着其中一道打碎他祭出的数道法器。又硬生生以血r_ou_身躯受下一道,身死道消。至于最后一道……似是也被人承下了。对方是谁,容祁没有机会看清,也来不及思考。
  容祁逆天行事,为天道不容,道消身死。
  然而,谁也想不到,容祁竟会在一片灰白雾绕之地重生,就像容祁也从未想过他还有睁眼的机会,被九天玄雷击中,本该灰飞烟灭,不曾想即将消散的破碎神魂竟是被还生丹生生留住。
  真是死也还生丹,生也还生丹。容祁也不知还生丹于他来说,究竟是福还是祸。
  容祁已经不记得炼制还生丹的初衷了,也知依他渡劫期的修为炼制还生丹是有悖天道,但印刻在神魂中的执念驱使着他所有思绪行动,让他不忍停下。他或许是想要复活什么人,复活一个已经在他的记忆中消失无痕的人。
  容祁在这片灰白之地修行已逾百载,勉强将神魂凝合,但依然不稳定。
  神魂不稳定,他根本没办法重修血r_ou_身躯,只能像鬼一般在这片雾气萦绕的地方沉浮。
  而且,容祁缓缓低下头,凝视着几乎透明的斑驳身躯,他也是死后才知道,他不仅神魂不稳,他的神魂还不全。
  容祁终于下定决心到小世界凝练休养凝练神魂,希望能早日重塑血r_ou_身躯。
 
 
第2章 废太子谋略1
  容祁还未彻底清醒,就听得一阵喧闹嘈杂的声音,他忍着浑身的疼痛睁开眼睛,就见数名着青衫华袍的男人围在他的周边讨论争吵个不停。
  他们的身上都有浓重浑厚的药香,想来是药师之流。
  容祁实在不愿意继续听他们唠叨,咬着牙道:“都给我闭嘴,再闹就都滚出去!”
  几人听容祁说话,像是听到鬼开口一般,满脸的不可置信。
  也不知道是不可置信他的清醒,还是在不可置信他的开口。
  “侯爷醒了,现在可还有哪里不舒服?”其中一名药师颤颤巍巍的询问。
  “无。”容祁闭了闭眼,开口说道。
  他其实全身没有一处是舒服的,但他是能够炼制出圣品还生丹的炼药师,他自信本源世界都无几个能在医药方面超越他的,更不用说是灵气匮乏的小世界了。
  众太医面面相觑,他们不知道温雅随和的前太子殿下怎么忽然转了x_ing子,不过想想也是,任谁遇到这种事,也难以承受。
  容祁暂时还没有原主的记忆,他也不想在这些人面前露出什么马脚来,便在众人开口之前说到:“都出去,方子你们商量着开,没事儿别来打扰。”
  众太医还想说什么,但见容祁满脸疲倦,一副不愿再开口的模样,也都闭了嘴,退了出去。
  待偌大的屋子安静下来,容祁才开始调动神魂力量,接收原主记忆,并查看此小世界本源。
  这个小世界的本源是一册书籍,其中记录着小世界的人物和大致走向,小世界的人物以辰国皇三子为主,书写了皇三子从低位庶子行至最高位的历程。
  辰皇三子名唤容安,生母是低等宫娥,因为皇帝醉酒爬上皇帝的床,不想竟是结上龙胎,自此山j-i跃上梧桐树,风光一时。
  只是,容安生母并无大富大贵的命格,在生皇三子容安的时候因难产去世,皇三子容安无生母疼宠,x_ing子安静内敛,并不讨喜的他过了很长一段透明人的日子。
  皇三子容安崛起是在他加冠那年,他一夕之间变了x_ing子,懂诗词会策略,因为提出治理淮河水灾而被宣帝看重,自此皇三子容安以不世之才名声初扬。
  容安是个很有野心的人,在名声初扬之后,他开始亲民,于朝堂之上提出‘民贵君轻’的思想,大受清流一派朝臣赞赏,与此同时,他提出处理贪污受贿的官员,受到民众支持。
  容安是个聪明的人,他懂取舍,会计谋,能打仗,他利用一些在这个时代不曾出现的策论和物件,大肆收揽人心。
  在历经朝堂的尔虞我诈,宫廷的钩心斗角之后,容安快速的成长着,他脚踢炮灰,拳打敌对,终于抱得美人,登上高位。
  而原主,就是被容安踢走的炮灰之一,辰国前太子容祁。
  原主是宣帝嫡子,自小被着重培养,是为太子人选,原主也不负宣帝所望,成长为一个德才兼备的皇子,又于弱冠之年加封太子。太子品x_ing颇佳,为人更是温润谦和,在朝堂和民间都有不错的名声,然而他在朝政和战场上却无大的建树,以至于人心不齐。
  从原主手下几员重要官员被连续打击落马之后,原主在朝堂中的势力就被削弱许多,这时候再传出原主对宣帝不敬不满的流言,更是让已经对原主心生隔阂之意的宣帝真正疏远了原主。
  而使原主从太子落到平安候的最后一根稻Cao是宣帝锦妃,其实原主是被设计了,他喝了一杯带料的酒,又恰巧遇上了宣帝的锦妃,而宣帝等人又恰巧在原主对锦妃动手动脚的时候到来,锦妃又恰巧哭得梨花带雨对此不作任何解释,太子私德不佳与宫妃有染一事又恰巧迅速传遍朝野。
  宣帝名声落地,原本是想将原主直接削成平民的,好在追随原主的朝臣不停求情,再加上皇后及其家族从中斡旋,宣帝这才只废了太子位,降为有俸禄无实权的平康候,自此再与高位无缘。
  原主的心x_ing虽然不错,但一时间也难以接受云泥落差,在被废的当日于醉红楼买酒消愁,不想竟是遭遇刺客追杀,弄得不生不死,心脉俱伤,成了活死人。
  按照书册发展,原主被刺杀之后没挺几天就去了,容祁就是在原主去了才夺舍成功的,所以他的清醒才会让那么多太医不可置信。
  容祁一边检查身体,一边思考未来的出路,他想要借用原主的身体修养神魂,那么原主的身体里定然是不能有y-in怨之气存在的,那么对于完成原主的渴望就很重要。
  天理昭昭,因果循环。
  就算是为了不结业果,他也得想办法实现原主的心愿。
  容祁有些苦恼,原主的心愿要怎么实现?
  容祁努力回忆着原主去世前几天的所思所想,原主心系黎民百姓,心系母后亲弟,心系河川大山……
  查完身体之后,容祁眉心微微蹙起,好在原主的心愿里没有要做好皇帝这一条,他的心脉俱损,便是好生调理也只有五六年的命数。至于黎民百姓,母后亲弟,他会帮他照看着的。
  容祁精神不济,才清醒没多长时间就又昏昏沉沉的了,他也不与病魔睡意斗争,遵从意识,沉睡。
  容祁作为本源世界的渡劫老祖,已经很多年没有睡觉了,现在这一睡,竟有种不知今夕何夕的错觉。
  容祁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他从原主的记忆中得知,现在外面是有人在守着的,他微吸了口气,道:“来人。”
  容祁话音刚落,便听得推门的声响,紧接着便有两个太监装扮的人小跑进来,来人是原主的贴身太监,小平子和小安子。
  小平子是个忠厚本分的,原主死后,小平子守满百日,便随着去了。倒是小安子,原主死后便另寻他主,新主正是皇三子容安,后他坐上了一宫总管的位置,还算被新主重视。
  说起来,原主这次被废,小安子也是‘功’不可没。
  小平子看起来十七八岁,面容平凡,眼含担忧:“殿……侯爷,您可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太医就在外面候着,奴才马上去叫。”
  容祁的视线缓缓从小平子和小安子身上扫过,小平子面含关心紧张,小安子则是面色苍白眼神慌乱,好在容祁只是安静的看了他们一会儿,就挪开了视线。
  “我有些饿了,小安子去厨房吩咐,让他们准备一些吃的。”容祁淡淡开口道:“小平子给我倒杯水来。”
  容祁吩咐过后,两个太监才松了口气,立刻去执行容祁的吩咐了。
  小安子离开之后,容祁把小平子招到跟前,先问了具体时候,暗自算了书籍中所谓剧情的发展,摸约着该到时候了,这才又询问道:“河阳暴民一事是怎么处理的?”
  小平子小心道:“回侯爷话,暂时还未有任何消息。”
  还未有任何消息?那就是这事儿宣帝还未着人处理?
  容祁眸光微沉,尽量吐词清晰道:“你现在去帮我做两件事情,亲自去。第一,马上去通知户部周大人,处理暴民一事让他务必揽下。第二,告知八皇弟,最近京都的天气莫测,让他尽量别出门。”
  小平子忙道:“奴才立刻去办。”
  “把太医叫进来。”
  太医来得很快,为容祁把脉之确定他的x_ing命暂时无忧之后就出去开方备药了。容祁虽然看不上太医的医术,但相较于小世界的其余大夫,这些太医也算是佼佼者了,相信要暂时调理他的身体是没多大问题的。
  屋子里很快又变得寂静,容祁再次陷入沉思,在书册中,河阳暴民是由容安一行处理的,因为朝堂中并没有几人愿意前往河阳。那些暴民其实并无多大罪孽,因天干欠收而奋起,他们为的,只是一口吃的,极好招安。
  在河阳暴民发动的时候,京都也是云起风涌,危机四伏。
  皇八子容鸣是原主的同胞兄弟,也因为被风雨侵袭而失去宣帝的最后信任,碌碌几年之后便被打发到了边远荒凉地。
  容祁的思绪是被扑鼻而来的香气打断的,他转动僵硬的脖子,正好看到小安子带着数名丫鬟蜂拥而入,他们的手上都端着盛着美食的托盘。
  “侯爷,饭食已经备好。”小安子躬身行至容祁跟前,恭谨开口。
  容祁道:“粥。”
  依着容祁现在的身体状况,要自己吃饭是绝对不行的,所以伺候他用餐的活就落在了小安子的身上,好在小安子对他还是有几分敬畏的,伺候用餐也算仔细小心。
  用过餐,太医熬制的药也差不多了,容祁只略微一嗅,便辨析出了其中用药的成分和剂量,虽然不甚理想,也差不多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