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星际八卦时代 作者:上灵(下)

字体:[ ]

 
 
第58章 【他是谁】当时房间里还有谁?
  “完美的措辞。”首席的声音在庭中响起:“那确实不是定罪的理由。”
  纳伦垂眼盯着脚下的地板, 睫毛掩盖住眼底得逞的光芒:是了, 这场无妄之灾早该结束了。他本就是无罪的, 迄今为止,就连权杖的边都没摸到过,只是摸了几把食金虫的小肚子而已。
  “……却也不是脱罪的依据。”
  纳伦猛地抬起头。什么意思?
  老者目光直视纳伦, 出口的话语十分具有分量。
  他精准地指出了纳伦的破绽:“自始至终,你都在以辩驳否认罪行,却从未谈论过在这些罪行发生之时, 你身处何地, 正在做何事。”
  纳伦瞳孔一缩,很快察觉出了问题。
  当一个人被无缘无故告知“他在某个时间做了某件事”的时候, 他的第一反应,应该是回忆“那个时候自己真正在做的事”, 而不是以“你说的没有实证,是假的”来进行反驳。
  老者又说:“即便你的辩驳全部属实, 所有的事情都是巧合,就连这场审判都是无辜受累……”他对纳伦此前的一番辩驳做出了全面的概括,表示:“但有些事无法避而不谈。”
  纳伦抿了抿因为多言而有些干燥的唇部, 认识到一个事实——首席的态度从未有过动摇, 在他一番看似有理的辩驳中,始终保持清醒。
  纳伦很清楚自己的软肋,而此刻,他一直“避而不谈”的东西却被要求公之于众。
  这怎么可能?
  权杖被盗的那天,他正在塞尔斯的床上。
  朗顿街上的人影, 也的确是他本人。
  甚至与岚虫密谈那次,是因为他已经可疑到“享誉虫星”。
  ……
  这些都是需要用谎言才能填补的漏洞。
  首席说:“口舌之争并不能证明什么,审判还是需要就事论事。”
  他边说边从口袋里取出一副金丝边框的眼镜,开始翻看起手边的某份文件。
  “公主晚宴那天,你在庭院中散步,撞见了博纳尔先生与情人幽会的事,但是博纳尔先生否认有此事。”
  这是纳伦在第一波盘问中的供词。
  首席道:“或许你该先和他交流一番。”
  纳伦道:“一个有着专一美称的男人,诬陷他还不如诬陷其他臭名昭著的人。”
  首席点点头——确实如此,博纳尔的否认充满了破绽,但是:“他宣称你扯出他只是为了掩盖自己的丑闻。”
  纳伦眯起眼,似乎是在深思。
  说话间,博纳尔黑着脸被带入了审判庭,眼角余光经过纳伦的时候,隐隐窜出了暗火。
  在此之前他都努力维持着深爱妻子的名声,那是一个漂亮听话,却有着雄厚家族背景的女人,他并不想和对方有任何不愉快。可现在……被传召入庭的那一刻,他简直不敢去看妻子震惊受伤的脸。
  “我亲眼目睹了亲王从某个房间离开的画面。”
  博纳尔语气y-in冷。
  “那时我刚好想去休息室小憩一会儿,看到他之后就拐去了庭院,遇上了不当心扭伤脚的某位小姐,出于好意扶她去长凳坐下,没想到却被人误会了。”
  他扭头望着纳伦,一字一句道:“亲王殿下应该是向宅院后门去的吧?可是庭院所在的方位正好与之相反,难道您中途改变方向了?”
  从听到第一句话时,纳伦的心就悬了上来,等听到博纳尔的质问,他却平静了下来。
  两人隔着不远的距离相互对视,彼此都在对方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有着拼命掩盖的秘密。
  纳伦忽然有点后悔多此一举提起这件事。
  他没想到自己溜出房间时会被人撞见,而且那人恰好就是博纳尔。如果对方出于好奇,往房间里探看,就能看到衣衫不整陷入沉睡的某位元帅。
  不过……纳伦暗中打量博纳尔,猜测他应该没有这么做。
  博纳尔应该是打算和他的情人找一间房间联络感情,但是意外撞上了纳伦,于是才改道去了偏僻的庭院。
  年轻法官听到这里,皱眉:“当时房间里还有谁?”
  审判庭里出现了s_ao动,旁听席有人惊叫出声。
  “是元帅!”
  纳伦脸一僵:“……”
  卧槽他们怎么知道的?!
  “啊,真的是元帅!”
  纳伦:“……”
  他转身看向身后的旁听席,想看看是谁说出了真相,结果发现大部分人的目光都齐齐望向同一个方向。
  塞尔斯不知何时已经到达审判席,并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入座旁听。
  纳伦:“……”
  《旁听纪律》隐隐快要压不住激动的人群了。
  塞尔斯淡淡地看了他们一眼,做出“嘘声”的手势。
  乖巧的人们立马端正坐好,庭内一片肃静,比法官的断法槌更加一锤定音——除了莎莎公主。她提起裙摆,迈着小碎步坐在了塞尔斯的身旁。
  塞尔斯:“……”
  众人:“……”
  虽然隔着一定的距离,但纳伦却从塞尔斯毫无变化的脸上捕捉到了郁卒。
  纳伦调整好表情后,重新看向审判席上的法官们。
  “我喝醉了。”他很快想好了说辞:“醉酒后身体不适,所以去房间里休息了片刻,但陌生的环境下,我很难真正得到安歇,想了想又去庭院里吹了会儿风。”
  “然后就撞见我和别人偷情?”博纳尔凉飕飕地说:“说到偷情,我觉得亲王殿下更加符合,因为您当时衣衫不整,形色匆忙,很难不令人多想。”
  纳伦冷笑:“休息时脱下外套并不奇怪,相反,已婚人士和某位单身小姐纠缠不清才更可疑。”
  博纳尔:“你……”
  首席制止了两人的互怼。
  这两人一个说看到对方与人私会,一个说发现对方形迹可疑,总有人在说谎。但今天的重点并非争论于此,而是在于撬开纳伦?夏尔维的嘴。
  他问:“朗顿街上,食金虫被人救走了,那个时候你在哪里?”
  灰绿色的眼睛闪烁了片刻,余光不自觉地瞄向塞尔斯所在的方位。
  纳伦说出了实话:“我也在朗顿街。”
  旁听席上的众人开始小声议论起来。但法官们已无心去理会。
  其中一名问:“所以照片上的人是你?”
  纳伦瞥他一眼:“当然不是。”
  法官被噎,不满道:“可你承认自己在朗顿街上了!”
  纳伦点点头:“是的。那天我约了人,全程都和他在一起。虽然身处朗顿街,但并不代表我就是劫虫者……我总不可能同时做两件事。”
  年轻法官的脸上露出“哦,又是巧合”的冷漠表情。
  就连开场时被纳伦气场所摄,隐隐觉得他不会是嫌犯的听众们也开始动摇了。
  世上不可能有这么多巧合?过多的巧合就成了必然。
  如果夏尔维亲王多次碰巧被牵扯进同一件事里,那么即便他没有叛国,也很难让人相信他是无辜的。
  首席眯眼,问:“他是谁?”
  纳伦转过身,绿眼睛迅速瞄准某人,叫出了他的名字。
  “塞尔斯?蒙特。”
  这个名字刚吐出口,全场的视线便转移到了名字本人身上——
  被点到名的元帅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朝着审判席点头示意。
  “嗯,我可以作证。”
  众人:“……”
  纳伦满意地点点头,一瞬间思路变得无比清晰。他表示当天还去商场里消费了一次,约饭地点也应该有消费记录,这些东西都能作为实证……
  “消费?”有法官好奇,“你消费了什么?”
  纳伦说:“哦,一只男式表。”
  不远处,塞尔斯配合地卷起袖口,露出了手腕上的金属表。
  众人:“……”
  说好的一向不和是政敌呢?
  政敌原来是这样的关系吗?
  纳伦当时背对着旁听席,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只听到后方一阵嗡鸣声响起,回过头正好对上塞尔斯朝自己投来的视线——元帅坐姿端正,左手闲适地搭在右手手腕处。
  旁听席上的议论声在他回头的瞬间忽然戛然而止。
  ——看起来并没有任何异常。
  纳伦:“???”
  他回过头,压下心中的狐疑,打算开口继续自证清白。
  首席却制止了他的滔滔不绝,用笔在本子上记了几笔,显然是打算将其列入待查名单。
  “狩猎节当天,你被人发现同岚虫在月牙湖附近密谈了很久。”首席继续发问:“那里鲜有人至,你是怎么到达的?”
  月牙湖?
  旁听席上的一部分人陷入了短暂的迷茫,片刻后反应过来,纷纷激动了!
  全国顶级景点!传说中的神秘之境?
  谁会挑这么神圣的情人地来商量叛国啊?!
  那样会画风不符的!!!
  无数人的心中有无数个月牙湖。但无疑,它神秘而优雅,是情怀,有着美好的寓意和动人的景色。
  吃瓜群众们实在无法想象在这种传说级景区内,会有人煞风景地商量重事。
  难道不该是这样那样再那样这样吗?
  纳伦皱眉:“有人带我过去的。”
  他的眼角余光再次飘向身后塞尔斯所在的方位。
  首席问:“谁?”
  ——于是,塞尔斯·蒙特的名字再次从这位亲王的口中蹦了出来。
  众人:“……”
 
 
第59章 【巧舌如簧】——这是某人即将使坏的征兆。
  金丝眼镜在日灯下反s_h_è 出奇异的光芒。
  “你的意思是, 无论是朗顿街, 还是月牙湖, 你都与塞尔斯元帅在一起?”
  纳伦略一思索,便点头承认。
  “是的。”
  一瞬间,事情变得豁然开朗:此前他怎么没想到, 比起费尽唇舌摆脱罪行,其实他还可以搬出塞尔斯作为人证。
  看了眼旁听席上正襟危坐的某位军装男人,心想, 这位可是多数帝国人眼中的完美化身, 正直代表。如果他的话尚不可信,那么加上一个塞尔斯……
  首席询问:“他说得是真的吗?”
  审判席上的其他法官齐齐将目光投了过去。
  塞尔斯站起身, 不动声色地避开了半边身子靠过来的莎莎公主,迈步朝着审判庭会堂中心走去。
  “嗯, 朗顿街那次,我和纳伦一起相约用了午餐, 那家店比较平价,味道却很不错。”他站定在纳伦身旁,笑了笑:“消费中心里应该能查到我们的记录。”
  纳伦:“……”塞尔斯的出声作证, 对他非常有益。不过……回答问题的时候请看着提问人, 谢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