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在世界中寻找柏拉图真爱能成功吗 作者:屿秋

字体:[ ]

 
备注:
       一方雅的混乱本丸生活。
 
  一方雅:来自18X一样的世界中谜一般阳痿人士。
 
  本丸:差点被前任审神者开后宫的混乱本丸。
内容标签: 甜文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一方雅 ┃ 配角:刀剑乱舞 ┃ 其它:
 
==================
 
  ☆、全文与书名无关
 
  一方雅,如今24岁,在步入大学后,一方雅被强行打开了新的大门,先是父母迅速的离婚然后带着各自的情人见一方雅并介绍这是他们的真爱。
  然后是在学校的宿舍中,三位舍友突然进入神秘修罗场,每天晚上他都只能带着耳机把声音开到最大玩游戏假装没听见隔壁上铺摇晃的声音。
  接着就是同学A和同学C一大清早在教室里鼓掌被逃避宿舍修罗场的一方雅看见,当场想戳瞎自己的眼睛。
  甚至在某天越演越激烈,他一出校门就被学校著名女装大佬壁咚,强行被摸了一把,被一方雅一拳打倒蹲在家里十天没出门,被辅导员打了七个电话找上门,辅导员进门后把一方雅按在地上摩擦。
  各种意义上的摩擦……一方雅下意识高抬腿踢过去,辅导员GG。
  之后,一方雅成功被女装大佬和辅导员吓到成……又坚强的靠着拳脚本领成为了大学一霸无人敢动。
  校园生活结束了,他凭着一颗坚强的心步入了社会。
  虽然入职公司实习第三天被前辈邀请参加奇怪PA,虽然入职公司实习第一个月被后辈邀请去家里玩,虽然入职公司实习第三个月被上司暗示后拒绝,失去实习工作,反而是一同实习的同校傻白甜上位当助理。
  但是实习不成后,一方雅还是通过继父的关系找了一份新的工作,志愿者,远离奇怪环境而且福利完善,工作大致就是把最近街上随时随地发情破坏社会和谐的男男女女抓起来。
  干了五个月后一方雅成为升职最快、奖金最多的志愿者,让一干群众闻风丧胆。
  但是好日子结束的很快,两年后志愿者这个伟大的职业很快就被上头宣布解散了,临走之前一方雅抱着行李,被同事B拍了一把肩膀送了一个神秘的微笑,一方雅起了一身j-i皮疙瘩。
  躺在合租屋里,一方雅百无聊赖的翻着网页求职,习以为常的无视了网页上白花花的边框。
  突然房门嘭的一下响了起来有人撞到了门上,门外断断续续的传来一个女声:“……不……不要……”
  一方雅走过去拍拍房门:“我要睡了,麻烦你们回房间好吗?”
  “抱歉……”门外女孩子怯怯的说,一方雅回答:“没事,注意一点吧。”
  “别管他。”另一个女声不满的说。
  一方雅微笑:“那你就别喊不要啊。”
  门被对方踢了一脚发出巨响,好在算是结实没有倒下来。
  和一方雅合租的是一个大学里出来的傻白甜,傻白甜的现任女友就是当初想……他的上司。
  那时候一方雅一点都不担心傻白甜会吃亏,傻白甜当初可是学校里出了名的白切黑,看起来超级可爱甜美的外表,x_ing格也非常胆小的妹妹系女孩,但是一关系到那方面就会变的异常鬼畜,没人敢上她,只有她上人的份。
  说实话两人能在一起到现在,还真是让一方雅意外。
  一方雅重新坐会自己用了三年的椅子上,现在市面上都买不到正常的椅子了,各种奇怪功能又廉价的椅子包括家具冒了出来把正常椅子之类的家具挤出了市场不见踪迹,想买正常的家具还得亲自去工厂定制一张……
  在网上翻了半天,一方雅想起上大学之前很流行的纯爱电视剧,在视频网站上把它翻出来,一方雅难得享受了三个小时没有有关衣服的纯洁剧情,剧情就是女主在一个寒冷的傍晚,因为大学毕业寻找工作的压力到江边大喊大叫吐槽周围各种事情包括自己的奇葩男同学,然后发现自己吐槽的男同学就在自己旁边围观的搞笑纯爱。
  一方雅一边看的笑出猪叫,一边幻想自己要是能遇到女主这种真正可爱的女孩子就好了。
  还在看视频,网站突然弹出一个消息,是之前他挂在网上的求职信息被人关注了,是一家叫做刀剑乱舞的私人保镖公司。
  几秒后,对方私聊了他:“您好,请问您是擅长近身攻击和防身术吗?”
  一方雅犹豫了一下回复:“是的。”
  “是这样的,我公司对您的简历非常感兴趣,您的要求我公司也能实现,如果您有意向的话,是否愿意参加我公司本周星期五下午2点的面试?”
  一方雅一看到能满足他的要求,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他忘了他想要的职位是文员,为什么要问他关于近身格斗和防身术的事情。
  到了面试的那天,一方雅难得穿了身西装,把头发梳的一丝不苟带着金边平光镜,配上妈妈送的黑曜石领带夹和袖扣,希望自己能显得职业一点。
  可惜他遗传至母亲的粉色头发和父亲的眼睛把气势全都压了下去显得有点忧伤颓废,戴上眼镜更加不伦不类了,穿着西装比起说是文员更像是夜店小王子,放弃眼镜还能看一点。
  等到了公司,公司在一家普通的写字楼第十到十三层,面试地点在十楼,面试人员只有他一个人,不过他也不在意了,他在意的是这里的工作环境。
  面试内容很简单,就是看一下他的毕业书和资格证书,以及过去履历,看到一方雅当过两年的志愿者,面试官多看了他几眼,似乎非常满意。
  一方雅没看出来,他还有点紧张,他读的是经济学科,但是毕业两年工作和这个一点关系都没有,反而各类格斗培训的很溜特别拿手,当初学的什么早就忘的一干二净了,特别贴切网上那句苦读四年毕业就忘的话。
  面试官对着一方雅露出亲切的微笑:“关于你对于工作中的要求我公司都能满足,就是我们公司给你安排的岗位可能有点不符合你的期望。”
  一方雅提心吊胆起来:“是什么呢?”
  “嗯,一般是做一些报告整合材料之类的文员工作,但是有特殊情况需要外勤,不过轻松的是我公司不像其他公司要做周报告,只需要三个月报告一次。”
  “是什么外勤?”一方雅大胆猜测不是要□□吧?
  “就是去当看板娘一样,出外勤的奖金是是平时工资的三倍。”面试官笑眯眯的,透出一股诱拐人的气质。
  “你可以先来我们公司实习一个月考虑一下,满意我们就签订合同,不满意再说可以吗?”面试官看出一方雅的犹豫,通情达理的说。
  一方雅点了点头。                          
作者有话要说:  就是想取个长名字就按了个长名字的书名,其实内容和书名无关,嘻嘻嘻嘻嘻。
本文短篇,下一章不知道什么时候发,嗯就是这样。
被锁了emmmm
 
  ☆、烂梗用不老
 
  在公司实习的日子正常的让一方雅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每天的工作就是跟在前辈的身后接待一些客户然后熟悉一番业务,没有任何带着颜色的行为,健康的如小学一般。
  前辈还特别可爱的每天都给一方雅带一个扭蛋玩偶,里面都是不同的人偶,一方雅第一次收到扭蛋的时候还有点不好意思又有点想多了,还是前辈看出来主动解释这是公司的周边产品,一方雅还看着人偶纳闷,怎么保镖公司还周边。
  快乐的实习期过了,上司问他要不要正式上岗,一方雅自然是一口答应了下来。
  上司拿出正式合约给一方雅签订,一方雅看待遇和工资都很可观便爽快的签订了下来。
  正式上班第一天还挺高兴的,一方雅早饭都没吃就提前来到办公室,坐在自己的小隔间里打开电脑熟悉cao作。
  令人疑惑的是,电脑上的公司系统图标和前辈的完全不同,前辈图标是蓝底红色汉字的公司名字下面画了一只小狐狸,而他的图标却是粉底黑字中间还c-h-a了一把刀。
  他刚想站起来问问别人,身体却感到一阵无力,他刚缓过来就发现周围的环境全都变了,办公区域的格子和格子里的同事全都消失不见,墙壁和地板变成了他只在电视历史剧里看过的样子,就连面前的办公门都变成了日式拉门。
  现在他只有两个想法,这是新的欢迎入职惊喜还是他带着工作桌穿越了?
  一方雅重新坐下来出神的想,突然面前的拉门发出咔咔的响声。
  “啊?”
  外面的人把拉门拉的快要烂了一样却怎么拉都拉不开。
  一方雅眨眨眼:“啊……那个?请问?”
  外面停止了拉门的行为,安静了半晌后外面想起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抱歉,请问是新来的审神者吗?”
  “审……神者?”
  不知道从哪里发出了咔哒的响声,拉门自动打了开来,门在站着一个和一方雅一样发色的男人,整个人站在那里就是文字忧郁的拟人化。
  一方雅看着觉得他有点眼熟,他的视线移到桌子上放置盒里的扭蛋上。
  “人偶……成精了?!”一方雅震惊无比的说出了这句傻话。
  “…………”
  时间转回五分钟前,宗三接到时之政府重新分配给他们审神者的消息,因为大家都被之前那位色中饿鬼般的审神者弄出了y-in影,对于新式神有点忐忑不安。
  为数不多的打刀太刀组商量了一下,决定先让最受过去审神者喜爱的宗三左文字去打探消息,本来打算是让宗三左文字在房间里等待审神者到来,没想到审神者提前到达,宗三有些尴尬的站在门口看着一脸三观碎裂的审神者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也不知道要不要过去扶一把。
  如果是过去那一位……估计会顺坡上动手动脚什么的,不知道这一位是什么x_ing格。
  “…………”
  “…………”
  审神者打破了沉默:“那个……能扶我一把吗?没吃早饭有点腿软来着……”
  宗三:“…………好。”
  一方雅被对方扶着做到一边的软垫上,两人对坐着,一方雅干巴巴笑了一下:“那个,你叫什么名字?”
  “……宗三左文字。”宗三暗自打量着新来的审神者。
  “我是一方……”一方雅刚要说出名字,头顶不知道被什么砸了一下,抱着头就瘫了下去,吓了宗三一跳。
  “非常抱歉,审神者大人我来晚了!!”一只狐狸站在一方雅背上左右看着却只看到一位在发呆的宗三左文字:“宗三殿下?审神者大人呢?”
  “……………”宗三指了指狐之助脚下,狐之助跟着低头。
  “啊!!!!审神者大人!!!!”狐之助站在上面发出惊天动地的大喊,吓得楼下待机的大家全冲了上来还以为宗三忍无可忍手刃了新来的审神者。
  一阵j-i飞狗跳之后,一方雅吸躺在榻榻米上委屈的碎碎念:“这是哪年的少年漫情节啊,天降系被砸脑袋这个梗用了都会被读者吐槽剧情老套。”
  狐之助乖巧的蹲在一边听着审神者的抱怨,后面黑压压跪了十几个人,一方雅已经从狐之助那里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三观已经碎的干干净净了,再怎么震惊都比不过腿软跪在地上扭到脚有被十几斤的狐狸砸在脑袋上额头又磕在茶几上的痛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