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恋与制作人]不死之城 作者:一只阿熊

字体:[ ]

 
  文案
  新文已开,小盆宇们点专栏即可看见=3=
  ————————————————————
  X病毒爆发。
  天才科学家许墨被判死刑,却在行刑当日面临末世来袭。
  超级巨星周棋洛真实身份被曝光,失手杀警落入牢狱。
  特警队队长白起深陷危机,警局沦陷只能四处作战。
  华锐集团总裁李泽言公司破产,换了一个神秘身份开拓新的天地。
  但凡你散漫丧尸,暴躁变种,没有一个“帅”字解决不了的事,如果有,那就是恋语市四帅!
  帅,也是一种超能力!
  许墨:“就算是末世,但是能和大家在一起我也很开心。”
  周棋洛:“我有一个愿望,我想变成蝙蝠侠保护我在乎的人。”
  白起:“我是特警,我有责任守护这座城。”
  李泽言:“幼稚,不过是末世而已,大惊小怪。”
  众人:“......”
  排个雷:本文保留了游戏主角的身份以及超能力,但与游戏剧情无关
  本文是纯爱文,cp是这四个野男人,两两一对
  主cp:李怼怼X白飞飞,副CP:许撩撩X周洛洛
  为什么这么组cp呢,是因为李怼怼和白飞飞的x_ing格实在是萌。两人互怼什么的简直可爱,许撩撩那么温柔,给他一个太阳洛洛,刚刚好。
  本文还会有高中霸气不良白起,与他同班的李泽言小盆友
  每晚八点更新
  么么哒,伪科幻,毫无逻辑可言,作者瞎几把乱写,勿喷。
  内容标签: 强强 科幻 末世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起、李泽言、许墨、周棋洛 ┃ 配角:游戏部分羁绊以及专家名字,些许原创人物 ┃ 其它:恋与制作人
 
 
第1章 死刑
  2022年,恋语市,晴。
  靠近地铁站的商业中心人潮来往,远处华锐集团的大厦上正播报着一个让人拍手叫好的新闻。
  让人人心惶惶的惊天案件,A大谋杀三个学生的血案今日告破,凶手为A大最年轻的的教授,许墨。
  其作案手法血腥残忍,属于变态杀人一类。
  封锁了数月之久的A大现已恢复正常上课秩序,市民的心安稳的落回胸膛,不免有些唏嘘,A大教授许墨为人谦谦有礼,笑起来让人如沐春风,怎么就成了杀人犯呢?。
  街上人来人往,行人纷纷看着大厦屏幕上的新闻,有人暗自骂了一句“活该”,也有人叹气。
  只见那屏幕上画面一转,屏幕上出现一张长着胡茬,双目有些淡然却很是俊秀的人。
  他双手被铐着,身边的警官神色凛冽的面对着镜头:“许墨作案x_ing质恶劣,今日下午便开庭宣判他的罪行,请广大市民放心,我们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记者询问:“许墨,你作为A大的客座教授,也算是为人师表,做出这种事情就没有一点悔过之意吗?”
  许墨缓缓抬起眼皮,有些迷茫的看了看镜头,蓦的轻扬嘴角,一身白大褂虽是沾染了些许血迹,却一如既往的温润如玉。
  他正想开口,嗓子却有些发不出声,微微皱眉,终是开了口,声音沙哑道:“我啊,要一直保护他呢。”
  眸中笑意盈盈,可是唇角那抹笑里藏刀的笑却让人心下震惊,记者被他诡异的表情吓得往后退了一步,切换了镜头:“我是本台记者,我们将继续关注……啊!”
  镜头晃了一下,赶紧叫摄影师关了镜头,低头看了看大腿被一个穿着小礼服的小孩撞过留下的伤口。
  现在正是夏季,吴云穿着短裙,还未开口叫住那个孩子,只觉得大腿上传来一阵痛楚,低头看去,腿上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正流着鲜血,摄影师赶紧掏出手帕给她捂住:“小吴,怎么样,没事吧?”
  吴云摇摇头:“我没事,只是刚刚那个孩子脸色很白,看着不大正常。”
  摄影师转过身看过去,那个孩子早就没了人影,有些恼怒:“谁家的孩子也不好好管管。”
  吴云朝他笑笑:“咱们继续。”
  镜头再次恢复,吴云姣好的脸再次出现在大屏幕上:“许墨杀人一案现已告破,本台记者将会继续关注,在第一时间告诉大家最新的消息,我是本台记者,吴云。”
  做完现场直播的记者收好工具,吴云瘸着腿走到一边坐下,低头看了看腿上的伤口,脸色发白。那伤口四周竟然有些泛紫,腿上的血管也浮现出来。
  吴云大惊,赶紧用手帕捆住,朝众人说了一句先去医院。
  一声惊雷在天空炸开,吴云抬头看去,原本还晴朗的天气顿时乌云密布,庆幸自己带了伞,拦了一辆出租往市医院而去。
  恋语市中心上空出现一个黑色的漩涡,众人抬头看去,三五成群的指指点点。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在城中的一个小巷子边,一个身穿淡蓝色衬衣,白色连帽外套,衣袖上有着蓝色的条纹,黑色裤子,裤脚塞在军靴里的人靠在巷口一言不发。
  帽檐遮住了他的眼睛,只能看见他高挺的鼻子和紧紧抿着的薄唇,唇上叼着一根烟,双耳上的黑色耳钉散发着微弱的光。
  此时正是放学高峰,路过的高中女生看到他,捂住胸口淡然的从他身前走过,然后一路小跑,兴奋的凑在一起议论着他,猜测他的一身装扮会不会是哪家侦探社的侦探,也有人说他肯定有了女朋友,奉劝伙伴不要白日做梦。
  女学生们打打闹闹的继续往家里走。
  白衣人双手c-h-a在裤兜里,估摸着过了五分钟,他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将嘴上的烟扔在地上踩灭。
  迈开步子与人流相反的地方走去,风雨欲来。
  许墨躺在监狱的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他下午三点准时出庭,他的狱友都是一些抢劫犯或是小偷,突然进来一个听说是连环杀人的变态杀人犯,众人对他避之不及。
  一个染着淡金色头发的男生缩在角落静静的盯着他。
  许墨天生敏锐,感受到有人正看着他,起身看过去,正好撞上那个他投过来的好奇目光。
  有意思。
  许墨穿着拖鞋走过去,蹲在他身前:“你好像不怕我?”
  周棋洛撇过脸去不看他,抬手扯了扯自己的衣领,许墨看过去,领口上有一个小小的蝙蝠侠标志:“我为什么要怕,你和我都是一类人。”
  许墨面带微笑的注视着他,发现他长得很乖巧,抿起嘴的时候脸颊上有一个小酒窝。
  周棋洛悄悄的又瞄了他一眼,发现他正看着自己,迅速的移开目光。
  许墨觉得有些好笑,抬手在他毛茸茸的头顶上揉了几下:“小子,你长得挺像我弟弟,脾气也像,我叫许墨,你叫什么名字?”
  周棋洛一巴掌打掉他的手:“我叫周棋洛。”
  许墨眉毛一挑:“周棋洛?有些耳熟,好像是那个……超级巨星。”
  周棋洛闻言双目一亮:“哇,没想到我进来这么久还有人记得我!”
  许墨与他并肩而坐,白大褂沾了灰尘,索x_ing脱下他搭在肩上,漫不经心问道:“你是犯了什么事被关进来了?”
  周棋洛反问他:“你又是为什么进来?”
  许墨见他一副天真的模样,一双大眼睛里毫无半点在这牢狱之中应有的麻木,不禁觉得他是个有趣的人,对他有了一些好感:“我说了可别吓到你。”
  周棋洛笑道:“大家都是要死的人,我有什么可怕的?”
  许墨抬起手,目中自己的手骨节分明,明明是一双救人的手,闭上眼实却还是清晰的记得它曾经沾满了别人的血,动了动手指:“我啊,我杀了三个学生,碎尸。”
  周棋洛愣了一下,喉头动了动,不着痕迹的往一边挪了挪,嘴上却是有些倔强:“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杀人嘛,我也是。”
  这下换许墨愣住了,将他的脸扳过来仔细的看着。
  这才发现这个孩子有一双澄澈如水的眸子,很是好看:“这么小就杀人?看来我得拜你为师啊。”
  周棋洛摸摸后脑勺:“其实我已经二十二岁啦。”
  许墨笑笑:“看来你得叫我一声哥哥,我二十六。”
  周棋洛并不想被占便宜,装作没听到,半晌靠在墙上轻飘飘的说:“监狱里没有薯片吃,好无聊啊。”
  许墨:“......”
  周棋洛下意识的摸摸领口上的蝙蝠侠:“你为什么杀了你的学生啊?”
  许墨反问他:“你呢?”
  周棋洛打了个哈欠:“我是个黑客,逃开警察追捕的途中失守杀死了一名警察。”
  许墨道:“听起来很厉害。”
  空气一时静了下来,其他犯人凑在一起议论着角落里的杀人犯,决定以后更加不要靠近二人,特别是那个一副少年模样的周棋洛,表面上像个孩子,实则内心是个变态!
  周棋洛看了一眼交头接耳的犯人们,默了默,问道:“你猜我是怎么杀的?”
  许墨不答,只眼带笑意的看他。
  周棋洛漫不经心道:“一刀封喉。”
  许墨一听,笑出声,“如果你是我的学生,我一定推荐你读博士。”
  周棋洛斜睨他:“读书都多了就成傻子了,听说被我杀死的那个警察也是个博士。”
  许墨靠在墙上闭上了眼。
  周棋洛又打了个哈欠:“读什么博士啊,我倒是愿意一辈子在这监狱里待着。”
  就没见过这么有意思的人。
  许墨睁开眼看了看监狱大门:“不如我带你越狱吧,你以后就跟着我。”
  周棋洛“哈哈”大笑道:“许墨先生,跟着你?干什么?我们两个杀人犯出去了不也是被人追着打。”
  许墨沉思,心想他说的也对,正欲开口,狱警来了,警棍拍拍铁门:“6298,6298.”
  周棋洛朝门口努努嘴:“叫你呢。”
  许墨起身又摸了一把他的头:“等着啊,以后哥哥带你吃香的喝辣的。”
  周棋洛抚平被他揉乱的头发,噘着嘴喃喃道:“我不喜欢别人摸我的头!”
  许墨回身朝他摆摆手,出了监狱大门。
  周棋洛侧头看到地上的白大褂,将它拾起摊开盖在自己身上:“唔,科学家吗?我曾经也想当个科学家呢。”
  狱警给许墨戴上手铐,冷笑道:“许大教授,希望咱们还能见面。”
  许墨笑道:“先生,你喝酒了?”
  那狱警浑身的酒气,双目浑浊,许墨看过去,他的脖子上浮现出青色的血管,不禁好言相劝道:“先生,你肝脏不好,以后还是少喝点吧,要是以后得了个肝硬化晚期,挺着个大肚子,穿着这身衣服可就不好看了。”
  狱警一巴掌呼在他的脑门上,嘴里的酒气险些将许墨熏晕过去:“你小子,挺有趣,如果你不是杀人犯咱俩还能交个朋友。”
  许墨笑道:“杀人犯怎么了,杀人犯就不能有朋友?”
  狱警不耐烦的推了他一把:“别废话,赶紧走,马上就到你出庭了。”
  许墨乖乖闭了嘴,途中遇见一个耷拉着脑袋被狱警搀扶着与自己擦肩而过的犯人。
  那犯人脑袋沉沉的垂着,许墨悄悄侧目飞快的往他衣领看去,只见他的脖子上爬满了乌黑的血丝,皱紧了眉,这是什么病的症状?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