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歌剧魅影同人)魅影的夜莺 作者:狼琊

字体:[ ]

 
  文案
  具有万能之力的巡守神巡视大地,为土地带来丰饶。如果巡守神恋爱了,而对方也对其有好感,巡守神就会变成和对方相同的物种。
  如果歌剧魅影中的埃里克(魅影)遇到了一只夜莺·巡守神·梦神
  如果夜莺和埃里克都深深地为对方的声音而着迷。
  有了夜莺陪伴的埃里克,结局还会那么悲惨吗?
 
  ps:夜莺这个角色的灵感和设定来源于一本日漫《麻羽里与龙》里的“常春的猎人”一章。
  pps:剧情主要跟随音乐剧,某些细节补充自原著。
 
  不需要看过原著或者电影或者音乐剧,不会影响对故事情节的理解(没看过最好,这样就不能捉我的bug了哈哈)。当然,我强力推荐你们去b站看看歌剧魅影25周年纪念版的视频,真的超级好听超级好看。joj其实也唱得非常好,只可惜我只找到他和Gina的表演视频,看过sierra(25周年)的表演之后,我真的有点接受不了Gina的表演。
  《麻羽里与龙》也是一部非常有趣的漫画,里面巡守神的设定真的特别萌,推荐你们去看看。
 
  内容标签: 西方名著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埃里克、夜莺(梦神) ┃ 配角:水神、克里斯汀 ┃ 其它:
 
 
一、相遇
  一个华贵的鸟笼里一只其貌不扬的橄榄褐小鸟正忧郁地站在横木上。这鸟儿有道白色的眉纹,嘴角的延长线也是一道同样粗细的白纹,在这两道白纹之间的则是黑色的,这上面点缀着一对灵动的褐色双眼。这鸟儿唯一的还算漂亮夺目的便是那因为通体灰褐而显得格外突出的亮橙色脖颈。如此朴素的外表不禁让人觉得这鸟儿和那奢华的鸟笼并不般配。其实不然,这鸟并不是因为它的外表出名的,它的名字变得令人耳熟能详是因为它的歌喉。在众多西方文学作品里,它迷人的歌声多次被作家们细细描绘。而这一只鸟则更是不凡,因为,它正是本书的主角, 一只与众不同的夜莺。
  此时,我们的主角正烦着呢!本来正在夜里高歌的他,不知怎的就被人捉到了笼里。这可要如何是好,今晚的任务都没有完成呢!本来正因为他的歌声而正做着美梦的人们却忽然清醒了。夜莺一脸苦恼,作为梦神,他每晚的职责便是用歌声伴人们入眠,如今却被捉到笼子里,虽然人们因为戛然而止的歌声惊醒了,但他也没了那个唱歌的心情了。虽是个神,但他也只是个小神,被人捉了却也是无计可施的。难不成让他唱首歌使捉他的人做个噩梦?可那又有什么用处?而且还会殃及池鱼伤及无辜,其他听到他歌声的人也一样会陷入梦魇。他还学艺不精,没法把他的法力范围缩小到只一人而已。
  想了又想,夜莺最后只好又唱起歌来,用法力让他的歌声传到他所能达到的最大范围,试图托梦给所有能听到他歌声的生物求救,看看有谁会相信自己的梦,前来救他。
  夜莺边唱着歌边想,最有希望的还是看看他的好友水神能不能前来营救,只可惜水神是条蛇,没有听觉,如果他醒着,是听不见夜莺的歌声的,但如果他睡着了,因为他在夜莺歌声的笼罩范围之内,倒是会梦见夜莺想让他梦见的东西。但是水神是个喜欢昼伏夜出的家伙,此时他正在睡觉的几率极为小。
  唱了一夜的歌,却毫无收获,夜莺也被捉鸟人转卖给了四处兜售鸟儿的商人。此时,商人正在歌剧院的门口叫卖,想着喜好听歌剧的人,应该也会喜欢一只有着绝好歌喉的小鸟吧!夜莺也很给面子的一直在唱歌,他觉得这都已经早上了,水神总该睡了吧?快点入睡快点入梦了解了我的情况之后快点来救我!
  剧院的地底下,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正奋笔疾书写着歌谱,昨晚他听见了一个美妙的歌声,长久以来第一次做了一个美梦,虽然那个歌声忽然戛然而止,但那个梦带给了他无限的灵感。于是他在惊醒后,不顾还是深夜便立马从床上弹了起来,冲到桌前记录他的灵感。一直写到了早上,却不知该如何结尾,总不能像他的梦一样,让这歌就这么突兀地断在那里吧?男人正纠结着,却又忽然听到了昨晚的那个歌声。啊!那歌声是那么的美妙,让人如痴如醉,里面的无力与哀求,被困住的无奈和对自由的渴望是那么的……嗯?歌声的主人是在求救?男人立刻站了起来,顺着歌声找了过去,一直找到了歌剧院门口的地底下。嗯,是这里没错了,那歌声就是从他头顶传来的,看来他的灵感他的缪斯正在歌剧院的门口,而且正在向人求救。
  他从密道的某个通向地面的出口走出去,躲在无人能看见的角落里窥视着,看到了正在门口商人,以及那只在唱着歌的夜莺。就是它了!那就是他的缪斯。哦!那随着歌声振动的亮橙色喉咙是那么的耀眼,那歌声是如此的悦耳。
  男人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着,嗯,还算得体。忍着暴露在阳光之下的不适,从角落里走了出来,目不斜视地向着小鸟走去,毫不理会街上的人们对他脸上的面具投来的好奇目光,只有他紧紧攥着的双手透露出他不安的心情。他一直走到商人面前,直勾勾地盯着笼里的小鸟。
  商人看着这气场惊人的怪异男人,本有点不敢上前。但看他一直盯着笼里的夜莺,便鼓起勇气开口道:“这位先生,你看这只小鸟虽然其貌不扬,但那亮橙色的喉咙也是颇有亮点的。而且这鸟儿最大的妙处,便是它的歌喉,这可是只夜莺,而且是只极品。你听听它的歌声就知道了。”
  但笼里的鸟儿像是被男人的目光吓到了,极不配合地停下了美妙的歌声,不安地跳动了一下。男人的身体僵住了,他的缪斯莫不是被他可怖的脸给吓到了,又想起了脸上那从未摘下的面具——母亲给他的,也是他唯一收到过的“礼物”——这才定了定神,收敛了一下自己的目光,试图让自己看上去柔和一点。
  商人被不合作的鸟儿气到了,低声咒骂了一句,对男人赔笑道:“这鸟怕是有点怕生,不过它可是百里挑一的极品,歌声极为动人。先生你买回去一定不会后悔的!”说着,他还大力拍了一下鸟笼,试图让夜莺叫几声。
  夜莺被这商人的粗暴给吓到了,受惊地在笼子里跳来跳去。男人狠狠地瞪了商人一眼,甩出一沓钞票便连笼带鸟地提着走了。等商人从那凶狠地瞪视中回过神来时,男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回到了熟悉的昏暗的地下,男人按了按因为处在人群之中的紧张而有点过于活泼的心脏,长舒了一口气。低头看了看笼子里的夜莺,只见夜莺正歪着头,好奇地打量着他。男人僵硬地勾起了嘴角,试图给鸟儿一个微笑,鸟儿却被那僵硬的表情吓了一跳,炸了毛。男人只好恢复了面瘫脸,带着鸟儿向他的住处走去。
  男人把鸟儿放在他的桌上,静静地注视着夜莺。夜莺感觉到他没有恶意,炸起的羽毛渐渐收了起来。
  男人开口道:“昨晚我听到的那个歌声是你的吗?那个歌声让我做了一个好梦,一个我有记忆以来唯一的好梦。我为这个梦写了一首歌。可是因为我的梦戛然而止了,我写不出歌的结尾了。你能再给我唱首歌吗?”
  夜莺听到男人既有磁x_ing的低沉嗓音,感觉他说话像唱歌似的,不由得听入了迷。等回过神来,却看到男人正板着脸看着他,眼中却是无限的期待。夜莺疑惑地看着男人,男人刚刚说了什么吗?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男人等了一会,却见夜莺只是看着他,叹了口气道:“唉,你怎么可能听得懂我说的话。”说着便又伸出修长的双手,打开了鸟笼说:“你走吧!你应该在夜里自由地唱着小曲儿,而不是被关在鸟笼里。”
  夜莺喜出望外地飞出了鸟笼,向着刚才男人带他走进来的入口飞去。男人见鸟儿毫不留念地飞走了,有点意料之中的失望。他在想什么呢?向往自由的鸟儿怎么可能喜欢待在这暗无天日的地底下。只是不知道自己要到何时才能又听见鸟儿美妙的歌喉。
  男人又低头看起了歌谱,却还是想不出一个完美的收尾。男人又走到钢琴边,照着歌谱边弹边唱,试图找找结尾的灵感。
  本文的灵感来自于歌剧魅影,很久以前看过原著,后来看过一篇还不错的道林魅影同人《致命美学》。之后在百老汇看过现场,又在b站找了人鱼拉面版和joj版来看之后,就忽然有了写文的念头。
  大家要不要猜一猜文里的夜莺具体是什么鸟?根据我的描写,有技巧地搜一搜还是能找到的。
 
 
二、相伴
  夜莺飞着飞着,快要到达出口的时候,却忽然听到了男人的歌声。他停了下来,静静聆听,那男人的声音唱起歌来果然更加动人,他都舍不得走了。正听得入神,那琴声和歌声却忽然停了下来。夜莺被勾得心痒痒地,诶呀!怎么没有结尾,好难受啊!下意识地顺着之前的歌声开口唱了下去。
  男人也正看着歌谱苦恼呢!却听到了夜莺的歌声,发觉这正是他冥思苦想了良久的完美结尾,立刻提笔在五线谱上记录下那完美的旋律。等他写完,一抬头,便看见夜莺正站在钢琴上,嘴巴随着最后一个音的落下而缓缓闭上。唱毕,夜莺站在钢琴的边沿,探出身子伸长了脖子,正好奇地看着男人手里的歌谱。
  男人给手里的笔盖上笔盖放到一旁,拿起乐谱转到了一个方便夜莺看的角度,夜莺看了两眼便也不看了,他看不懂。男人见状便整理了一下他的歌谱,排好顺序收了起来。
  放好了乐谱,男人压抑了一下因为激动而有些不稳的双手,对一直好奇地看着他动作的夜莺“嘴角抽搐了一下”道:“你回来了!”虽然他的表情有些怪异,但是夜莺能从他的声音里不易察觉的颤抖感受到他惊喜的心情,从那双不知为何在昏暗的地底仿佛在发光的眼睛里也能看见同样的情绪。明明刚刚在外面能看到男人的眼睛是黑色的,怎么现在那两只眼睛却像是点燃的火,夜莺在心里暗想。男人的目光虽然十分火热,但却与夜莺保持着一定距离,并没有让夜莺感觉不安或者警惕,虽然夜莺能够感觉到男人其实很想扑上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夜莺上下打量着男人,看了看他得体的衣着和遮住了半张脸的面具,有点好奇那面具下是什么,为何要遮起来。男人没有遮住的半张脸虽然说不上英俊,但颜值也算是平均以上了。不过,另外半张脸嘛,估计是不太好看的,不然又何必遮住。但这地底下这么昏暗,又只有男人一个人,怎么还戴着面具,都不会觉得很难受的吗?
  夜莺忽然发现男人的手好像离自己近了一点,警惕地转过身子看了那只手一眼。男人缩回了手,夜莺感觉到男人好像有点懊恼。男人站起身走开,不一会就端着一盆水回来了,对夜莺说:“你的羽毛有点脏乱,要不要洗一洗?”接着又后悔自己为何老是对着夜莺说话,夜莺又听不懂。
  不料,夜莺在他放下水盆并退开一步后便飞了过来,就这昏暗的烛光端详着自己在水中的倒影。夜莺左转转右看看,发觉好像确实有点乱。一定是被捉住的时候的挣扎导致的,便低头沾了点水梳理起了自己的羽毛。等梳理好了之后,夜莺抖了抖因为s-hi润而重了一点的翅膀,飞了一圈却没找到什么好的落脚处,只好停在了男人的桌上。
  男人一直看着夜莺,见他梳洗好了,又把那盆水拿走了。
  夜莺有点饿了,便又向出口飞去,想去找点吃的。找到了一处鲜花盛开的灌木,兴高采烈地吸食花蜜,又捉住几只小昆虫吞下肚,却忽然发现自己身后有条蛇,吓得他浑身炸了毛。
  “嘿!小鸟儿,淡定点。是我!”那蛇吐了吐信子说话了,“大清早的我睡得正香呢!却梦到你被人捉了要被人用热水烫了拔了毛吃了,害我担心地要命,匆匆忙忙地赶来了,却看见你毫发无损地在哼着小曲儿吃着小虫儿。”
  “你在胡说什么啊!在你眼里被人捉了就是要被人吃掉了啊?”夜莺咽下嘴里的食物道。
  “因为你看着很美味的样子啊!”
  “你!”夜莺被他噎了一下,想起了他俩初次见面的情景,正是水神趁着他唱歌唱的入迷,在他身后不怀好意地潜伏着。待他一曲唱毕,一回头便是一张血盆大口,可把他给吓个半死。幸好俩神说上了话,后来还成了朋友。
  “谢谢你前来救我,不过一个奇怪的声音却出奇的好听的男人救了我。所以我现在已经没事了。”
  水神晃了晃脑袋道:“那我回去睡觉了。你好好保重。”接着便慢悠悠地爬走了,边爬还边絮絮叨叨地,“声音出奇地好听?小鸟儿不是一直自谓自己的歌声和嗓音是天下第一吗?怎么会这么夸一个人类?该不会是恋爱了吧?他要是恋爱了,岂不是不回来了?我又要变成孤家寡人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