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从恐怖世界出来之后 作者:暮阁卿

字体:[ ]

 
文案:
从恐怖世界出来之后,世子暮一本正经的发誓,自己这一次肯定是个好人。然后,又开始浪了~怎么破?好久没杀人,手好痒啊!世子暮一天心惊胆战,怀里揣着恐怖世界里的各种道具,就怕哪一天手一滑,把炸弹当萝卜一样扔了出去。然而,他越想清淡,他的生活越是……一言难尽。世子暮:我超无辜的,我就想安安静静撩个妹,听听主播,是他们先动的手!高长官:……我不信然后,恐怖世界的boss盯上他了……这么浪,有没有想过你老攻我的感受作者君的下一篇文文,求支持。*?(???`?)?*在一些快穿小说里,主角穿进了别的世界,那一个世界是由一本小说为本质所创造的。
可是当世子暮觉醒了自我意识后……呵呵^_^!
隔壁右边的小姑娘是《竹马校Cao甜甜恋》的女主,隔壁左边的小帅哥是《修真~世界霸气归来》的男主,楼上的温柔阿姨是《淘气娇妻带球跑》的女主,对面的房间空了一年,才住进来一个男人,正在上演人鬼情未了的戏码……
而他……分别在这几本小说里客串了男二,男三,男四,男五……就是没有男主,气死你!
世子暮:……好气哦,无法保持微笑。
自我意识觉醒的第二天,世子暮登上了一个扣扣群,这是一个只有觉醒了自我意识的人才能登上的扣扣群。
然后,就在他觉醒了自我意识的一年后,一条消息从他扣扣群里认识的朋友里冒出来。
“恭喜你,以你为男主的小说据说已经有人开始写了,你的真命天子就要到了哦!”
世子暮大吃一惊:“真命天子?什么鬼?耽美文啊?”
“yes,听说还是渣攻贱受文哦!”他的朋友微笑。
世子暮再次震惊:“我是渣攻?不会吧?”我一向对爱情忠贞不二,从一而终的!
朋友蜜汁微笑。“你是贱受啊!”
世子暮:?#*#……我去你他妈的忠贞不二,从一而终。这文前面主要是写群里的二三事儿,不喜者勿入。
 
内容标签: 强强 灵异神怪 恐怖 打脸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初始星际
  随行路灯下,模样精致的少年装模作样的叹息一声,黑溜溜的眼珠子仿佛在发光。“唉。”
  他前脚才发誓会是个好人,可为什么这些猎物总是在眼前晃呢?好烦,手痒,想杀人。
  一个人常常做一件事,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喜欢,另一种是习惯。当做的事久了,就分不清到底是喜欢还是习惯做这件事了。
  只觉得,不做,手痒的紧,而且总感觉,身上哪哪都不对劲儿。
  世子暮就是这样的感受,他不用特意去听,就能听到那根本就没有掩饰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还有一个转弯。
  也不是那人没有放轻脚步,而是世子暮过于敏感了,在那个没有法律,无人监管的世界里,每天都有许多人想要他死,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他从一个温文尔雅的学生一步步成为现在杀人上瘾的恶魔,再次回到原本的世界,让他感觉很迷茫,甚至他感觉他不属于这个世界了,他已经被黑暗同化。
  “罗力?”世子暮伸脚一踢,一块小石头悄悄的移到了拐角处。
  身后跟着的人听到了世子暮叫出了他的名字,脾气火爆的罗力立即就想转过弯来,好好揍一顿这人。
  罗力抬脚转弯,然而脚下一拐,踩到了东西,一下子摔倒了。
  “呵。”
  罗力听到世子暮的笑声,立即坐起身,抬起头来,挥舞着大大的拳头,瞪大了眼睛凶狠的看着他,“你丫的敢笑我!信不信我揍你进医院骨折科和脑科去!”
  真是一个美好的梦想。世子暮温柔一笑,一如他以往杀人时一样,一只脚猛地对着罗力的脑门踢过去。
  罗力哀嚎一声,身体在地上移动了好几米,鼻孔朝天,流了血出来。
  世子暮满意一笑,腥红的舌头划过唇瓣,眼中迷漫着淡淡的血气。看来医院的骨折科和脑科又要添个床位了。
  大概是罗力的哀嚎声引来了机械警卫,不远处传来了机械警报,正在快速接近。世子暮不想在回来的第一天就惹上事,便只好收起弑杀的念头,毫不在意的退后几步,悄然融入黑暗之中。
  “不准跑!”罗力以为他要跑,连忙吼了一声,可是,喊出声后,他忽然发现,世子暮不见了,就在他眼皮子底下,就在那处y-in暗的角落,不见了!
  仿佛融入黑暗了一般,不见了。
  罗力的背后出现了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
  “嗒”的一声,随着大门打开,屋里的灯光随之亮起,厨房里传来电子的叮咚声。
  “不用做饭了。”他在外面吃过了。厨房里的声音停了下来。
  世子暮关上门,脱下外套,搭在沙发上,墙壁上的幻视一下子打开,一段文字出现在了上面。
  “尊敬的主人,房屋管家为您竭诚服务。经检测,主人心情愉悦,略有郁闷,房屋管家推荐听以下几首音乐和影剧。”淡淡的电子音响起来。
  幻视上也列出了一些音乐和影视剧。
  “就第一首吧。”世子暮拿出了一瓶红酒,倒了点在杯子里,就这么靠着柔软的按摩沙发,闭着眼,享受着难得的安静。
  在另一个世界里,这样的安静确实挺难得的。
  想着刚才的事情,若不是机械警卫快到了,他不知道他会不会停手,或者就那么玩下去,然后让自己的手上再惹上一条命。总归有那么多了,也不差这一条。
  不行。世子暮一只手盖住漆黑的还带着血气的眼睛,透过手指间的缝隙看着黑色天花板上惨白的灯光,他轻轻一笑,他会当个好人的。离开了那个世界,就不该再惹事了。
  不过,那并不代表着他会任人欺负。世子暮想着今天在校园里遇到的事情和那个脾气暴躁的罗力,嘴角温柔一笑,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光洁的玻璃杯就这么划过他的手,在白色的地板上碎了一地。
  “明天再买一个新的吧。”旧的,该换了。
  “好的,尊敬的主人。”电子音响起。
  “你多久没有换数据库了?”许是享受了一会儿宁静,世子暮现在的心情还不错,竟是头一回问房屋管家数据库的事情。
  “半年前。尊敬的主人。”
  世子暮这时才注意到房屋管家的称呼,尊敬的主人?这是出厂设置吧?还有刺耳的电子音,也是出厂设置。“以后别叫我主人,明天我带你去更换,顺便换一个音色,原版电子音实在是刺耳。”
  也不知道他以前是怎么忍受的。想着,世子暮又迷茫的叹息一声,去了另一个世界一趟回来后,竟是连以前的自己都陌生了。
  世子暮看了看这个房子,都是黑白色一片,地板是白色,天花板是黑色,沙发是白色,桌子是黑色,衣柜是白色,床是黑色……
  在这个黑白的世界里,找不出第三种色彩了。就连他的衣服,也只有黑白两色。
  这是他以前喜欢的颜色,可是现在他不喜欢了,他喜欢的,是红色,是血的颜色。
  
 
 
第2章 退学
  人造太阳的阳光并不温暖,撒在人的身上没什么感觉,可即使是这样,世子暮的脸上也忍不住浮现出几抹享受的神色。
  有光,真好。
  世子暮静静地穿过林荫,走进教室,教室里没什么人,唯一一个人正趴在桌子上补眠,旁边放了一个游戏光脑,估计是玩了一个晚上。
  世子暮淡淡的目光扫过那人,转身,向着教学办公大楼走去。
  这个时间,龚教授应该在他的办公室里。
  世子暮的学习成绩在之前哪怕是整个学校,也是排的进前三的,但是在另一个世界度过了两年之后,脑子里只记得杀人不留痕的技巧,其余的知识零零散散,该忘的都忘了。
  他这次来学校就是想退学,他父母的遗产足够他碌碌无为,安心过一辈子了。而且他现在还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杀心和戾气,还是别在人多的地方到处走动比较好,所以思来想去,世子暮决定来退学。这么早来,也是因为想不看到一些糟心人,影响他一整天的心情。
  不过,大概是宇宙对他的恶意突破了天际,世子暮隔着好几米远,就听到了办公室里一道尖锐刺耳的女音。
  “我家罗力都进医院骨折科和脑科了,那个世子暮难道都不该出来给个解释吗?至少也要道个歉,赔个几万星币吧!”
  几万星币?站在办公室门口的世子暮冷笑一声,当他罗力的脑子是用猪脑做的,要几万星币!
  在星际里,受了在严重的伤,哪怕是缺胳膊断腿,只要不是脑袋穿洞,心脏被挖之类的致命伤,只要进一次治疗仓就能治好,最多也就是医治的时间长短不同,几千星币接近一万就能医好,现在居然想着要几万,狮子大开口。不过星际里,原生态食物减少,一个猪脑怎么也要卖几万星币。难不成这罗力的脑子还是用猪脑做的?也对,说不定还真有可能,毕竟这两者之间智商挺相似的。
  “这事不能只听罗力的片面之词,世子暮是个好学生,一向不怎么惹事,更何况他身体先天x_ing多病虚弱,怎么打的赢罗力?”龚教授扶了一下眼镜,严肃的说。“我先把世子暮叫过来,听听他怎么说。”说完,他拿起光脑,正想给世子暮打一个通讯过去,就听见电子门发出“叮”的一声。
  “我可以进来吗?”世子暮温文儒雅的笑着,眼神温柔似水,很容易就让人放下心防。
  “世子暮,你进来吧!刚好这位莫女士要见你。”龚教授说。
  世子暮走进来,身后的门自动关上。“有什么事吗?莫女士。”
  莫女士是罗力的妈妈,年仅七十八岁,正是成熟貌美的阶段,她神色倨傲,身上的衣服是今年最流行的款式,波浪式的大长发遮住了她圆溜溜的耳坠。
  “罗力昨天晚上进医院了,他说是你打的他,你是不是该道歉,该赔钱?!!”莫女士伸出一根大红色的指甲指着世子暮,盛气凌人的说。
  世子暮微微皱眉,似是略有疑惑的说:“可是我昨天晚上没有看见罗力啊,我往海生路那边走的。”
  莫女士大声说:“难道罗力还会说谎吗?我调查过你,海生路到你家,还要绕一圈,你怎么不走最近的娩路,去走海生路?”娩路就是世子暮揍罗力的那一条路。
  这时候,龚教授也有点怀疑了,不过他还是说:“莫女士,请小声一点,我相信罗力没有说谎,可是世子暮不像是那种打人的人,有没有可能是别人打的罗力呢?他也有可能看错了人。”
  还真是抱歉啊,他就是那种打人的人,不止打人,他还杀人。世子暮眼神蓦地一冷,又很快恢复原状,索x_ing无人察觉到他的变化。“莫女士,你若是真的怀疑我,大可去警卫居报警,何必在这里浪费时间,污蔑我,万一打罗力的人不是我,你岂不是面子里子都丢了?”
  “你……不想在学校混了是不是?敢这么和我说话。”莫女士嫌恶的瞪了他一眼,活像看见了什么垃圾似的。“你信不信我让你离开这个学校!”
  世子暮轻笑一声,把手中的资料卡放在龚教授的办公桌上,“正好,我是来退学的。”
  莫女士本来挺得意的,一听世子暮的话,顿时觉得刚才的话没有威慑力,又冷嘲热讽的说:“难怪做的出打人的事,原来是个没教养,要退学的低等货色。”
  龚教授本来就听着莫女士口口声声侮辱世子暮,心里已经很不爽了,没想到即使是世子暮退学了,这个莫女士仍旧是咄咄相逼。他立即就沉声说道:“莫女士,口下留德。”
  “教授不用管她,麻烦先帮我把手续做好,我明天就不来了。”世子暮垂下眼帘,竭力掩盖着眼中浓浓的杀意和血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