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总有妖怪来蹭饭+番外 作者:一只薄荷(上)

字体:[ ]

 
文案:
这年头开个便利店养家糊口就够难了,怎么总有妖怪来蹭吃蹭喝?
还有这只常驻妖怪,请交伙食费住宿费好么?
——这里是‘有一间便利店’,如果无事请勿再来。
-------------------------
这大约是个暖心暖肺的故事——“你不用温柔,我爱你就好”
有点痞叼烟枪大叔非人类攻x三无属x_ing能看见鬼怪受
单元文形式,涉及前世,无虐,鬼怪以山海经+太平广记为主,并非日本百鬼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弥,石屿 ┃ 配角:百子归,童果 ┃ 其它:鬼怪,灵异奇幻
 
 
 
第1章 九尾猫(上)
  “老板,来包红双喜。”一个男人敲了敲玻璃,扔了十块钱在窗口外檐的台子上。然后赶紧把手又揣回了口袋里,低声骂了一句:嘶……这破天气,怎么感觉比出门的时候更冷了。
  没一会,玻璃小窗从里面被拉开。伸出一只骨节分明却白得过分的手,将一盒红双喜推了出来,上面还整齐得摞了三枚硬币。似是感觉到外面的寒意,那只手稍稍抖了一下,而后迅速把那皱皱巴巴地十块钱划拉了进去,就关上了玻璃窗。
  外面的男人把硬币装进兜里,又摸出一个火机,哆嗦着点着了烟,赶紧嘬了两口,搓着手往巷子外面走去了。
  出了巷子口,男人忽然觉得暖和了许多。于是宽了宽肩,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刚刚买烟的那个便利店孤零零的开在深巷里,旁边立了一个有点破旧的牌子。
  男人眯了眯眼睛:“——有一间便利店?啧,什么鬼名字。”
  不过男人也没多加驻足,转过身顺手扔了扯下来的烟纸,捏着烟就大步离开了,心里想着:果然抽根烟就暖和多了。
  然而他却没看到,在他转身的刹那,那个便利店的玻璃窗又被打开了,那只苍白的手推出了一杯热茶,而后热茶一点点在空中消失。最后那只手将杯子拿了进去,关上了玻璃窗。
  而如果那个男人仔细些看那牌子,就会发现旁边还有一排小字:
  ——“这里是有一间便利店,如果无事请勿再来。”
  ————————————————
  “叩叩……”玻璃窗被敲响了,但声音十分细微,像是用指甲的尖端轻轻敲点那般。
  但里面久久没有回应,于是敲点的声音稍稍急促了起来。
  “喵……喵……”原来是一只白猫蹲在便利店窗口的外檐,正用爪子一下一下挠着玻璃。
  里面的人听到猫叫声似是犹豫了一下,而后拉开了窗户,然而——
  “轰”地一下,原本小巧的猫咪居然变得犹如老虎一般大小:
  “你果然看得见我。”是个有些低沉声音。
  那只还扒在玻璃窗上的手迅速想将玻璃拉起来,却被一只硕大的爪子按住了:
  “别动。”
  里面的人顿了一下,随后放下了手,玻璃窗留了一些缝隙,过了半晌,一个略显清冷地声音传出来:
  “你想做什么。”
  白色的大猫呵出一口白气,粉红色的鼻头往玻璃窗上贴了贴:“给我一杯茶,你们人间太冷了,但也不要滚热的水,我有些怕烫。”
  里面的人犹豫了一下,而后就听到起身椅子被推开的声音。
  不一会儿,传来一阵脚步声,一杯水从窗口递了出来,上面还冒着浅浅的水汽。
  那只如虎一般大的白猫幻做人形,是个男人。半侧脸上似是用朱砂画着奇怪的纹路,一双眼睛倒是还如猫眼一般,瞳孔细成一条缝。左边是姜黄色,而另一只是湛蓝色。
  身上的一袭白衣,样式却是有些夸张,袍袖锯领,腰封处挂着许多红色的绳结,而外面则披了一件几乎拖地的皮毛披风。
  他伸手端起杯子,露出了小半手腕,上面缠了白毛圈,指甲十分尖锐而且端微微向内勾起。
  他喝得很慢,像是生怕水渍会溅到自己身上。过了许久,一杯茶才见了底。他浅浅叹了一口气,白色的雾气呼在玻璃上,留下细小的浅痕。
  “可以进去么。我不会伤你。”
  “做什么。”里面的人开口问。
  “我想托你将东西交给一个人。”说着他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一小段毛茸茸的东西,“我可以实现你一个愿望。”
  “我没有愿望。”
  外面的人愣了一下,而后低低说了一句:“他当初也是这么说的……”他的这一句话里像是有着沉寂了很久的时间。
  “你……进来吧。”里面的人迟疑了许久,最终还是将门打开了一些,“你叫什么?”
  “你可以叫我白九。”
  白九进维持着人形,走到便利店里面。光线十分昏暗,但对白九来讲却能看得更清楚了。他的瞳孔放大了些,便看到离自己几步的距离之外坐着一个清秀的男人。
  男人脸上没什么表情,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他,没有泄露一丝情绪,整个人就像是一块石头兀自的立在黑暗中。男人上身穿了一件浅咖色的宽松毛衣,袖口有些长,盖过了半截手指,他的头发盖过了耳朵,软趴趴地贴在脸侧,似是将这尊石像包裹得柔软了一些。
  “我只是想托你将这个东西交给一个人,”白九拿出那一小截白绒毛,向前走了两步,“他……”
  然而,白九刚刚走近一些,就感觉到了一股十分怪异的力量,不过这力量虽然强大但是不会伤人,白九不动声色地眯了眯眼睛,继续说道:“他在你们这里的第二医院,2A-503病房。”
  白九正是因为感应到这附近有一位开了y-in阳眼的人才寻过来,只是没想到这人竟还不是y-in阳先生之流,这正合他心意。所以才不惜在外面吹了半天冷风,也要将事情托付给这个人。但是……一个只不过是有y-in阳眼的青年,怎么竟有这般奇怪的力量?
  青年站起身,接过白九手里的东西。虽然远看只是一小节毛茸茸的东西,但是拿在手里仔细看一下,这样子倒是有些像缩小版的猫尾巴,细而长,尾端的毛也格外柔软。
  青年似是觉得手感不错,便拿在手里把玩,还时不时地捏一捏那软软的尾巴尖。
  白九站在一旁看着,觉得r_ou_疼……那是我自去灵力化作的祥符啊,你不要这样蹂、躏啊!!而且,你顶着那一张石刻一样的脸,做这种小孩子一样的举动真的好么?!
  但白九觉得他所托与人,所以只是轻咳了一声,说:
  “请你将这个送到我说的地方,那人叫柏陆。”
  “为什么?”青年停下手里的动作,看着白九。
  “那人生病了,这是祥符,可保健康。”白九解释了一下。
  “可是,为什么?”青年继续问道。
  白九愣了一下,这是要追问到底么?这个故事太长也太久了啊……只有他一遍遍地经历一世又一世,始终在那个人身侧徘徊,连他自己都说不清,这一切到底应该从哪里算起呢。
  于是白九往屋子里面走了走,坐到电暖炉旁边,脱去外袍,青年这才发现,那厚实的皮毛披风下竟有九条猫尾,从白九的尾骨处伸出来,垂到脚踝。
  白九看到青年紧紧盯着自己的尾巴,轻声呵笑了一下:“如你所见,我是九尾猫。”
  “你可知,世间万物皆可修成仙?”白九坐了下来,向青年问道。
  青年也坐回椅子上,拿过茶杯握在手里,没有张口,只是看着白九,似是只是想听他继续讲下去。
  “我们猫啊,八尾为妖,九尾则仙。可这最后一尾,却不是靠修炼而来,而是要满足人类的一个愿望。可为了满足人的愿望,我们又必须自去一尾。所以这就是一个死循环。”白九往暖炉上又靠了靠,大半个身子都贴在了上面,这才眯起眼睛,觉得暖和了许多。
  “我听过太多的愿望,人类的欲望太多了,钱财寿命权力情爱。我也不知这样的修为到底意义何在,但仙道一直说‘你遇到了,就知道了’,于是我辗转人间几百年,只是想求一个答案。直到我遇见了他。”
  “他那一世只是个孩童,他看见了我,我便问他有什么愿望,一如之前几百年我所做的事情一样。他却说,他没有愿望。”
  “人怎么可能没有愿望呢,于是我继续逼问他,可他只是笑嘻嘻地和我说,‘要不,你先和我回家,等我想到了,就告诉你’,我也不知为何,就这么跟他回了家。”
  “他总是像逗弄野猫一样的逗弄我,什么狗尾Cao毛线球,真是蠢透了。于是我便想,还是走掉算了,小孩子真是麻烦。可他似是察觉我的不满,于是就抱着我晒太阳,一边为我梳毛一边小心翼翼地道歉。于是我就原谅他了,你看,我们猫其实并不记仇。”
  “我就这么和他呆了一年,他家的冬日的壁炉,可比你们人间现在这些东西暖和多了。”白九一边这么说着,却更加放肆地抱着电暖炉。
  “可有一天,他忽然问我‘是不是所有愿望都能实现’,我当时想着,终于要来了啊,也对,人怎么可能没有愿望呢。但不知怎么,和以往不同,这一次,我竟有点失落。”
  “他抱起我,让我与他的眼睛平视,他开口,一字一句地说‘那,我的愿望是你可以长出第九条尾巴’。”
  “我还来得及反应,就恢复了原形。哦,就是你刚刚看到的那个。然后我发现自己有了第九条尾巴。我想和他说些什么,虽然我也不知道到说什么才好,人类的语言真是太麻烦了。当我好不容易决定好要说什么了,却发现自己已经飞升了,仙道传音说‘那孩子,已经看不见你了。’”
  “我最后一眼看到他时,我觉得他是哭了。你看,人怎么可能没有愿望,要不然,怎么会哭呢。可是我已经不能实现他的愿望了。”
  白九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而后低下头:“原本啊,九尾猫的故事到这就应该结束了。你们人间也都是这样传说的,可是,对我来讲,这才刚刚开始啊。”
  “我也不知怎么了,我飞仙后却始终惦念他。我觉得,我一定要实现他一个愿望。于是待他转世后,我自废一尾修为,又回到人间。可他的愿望却还是希望我长出第九条尾巴。于是就这样,我追了他一世又一世,我见过年幼的他,少年的他,青年的他,甚至老年的他。”
  “我问他‘你的愿望是什么’,他说‘我没有愿望,要不然……等我想到了再告诉你’。于是故事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
  “这一世,他叫柏陆。我不想再自废修为了,也不想再问他的愿望了,这人间啊,我真的走够了。”
  青年坐在椅子上,依旧是双手抱着茶杯的姿势,静静地听完了,而后开口,说了一句:
  “所以,为什么呢?”
  ————————————————————————
  白九有些烦躁地甩了甩尾巴:“我刚刚不是都说了吗,就是这样啊,你——”
  “你……离电暖炉远一些好么”青年打断白九,屈起自己的膝盖,穿着毛线袜子的脚缩到椅子上,一双手扒着自己的膝盖,下巴也搭在了上面,“你抱得太严实了,暖气过不来,我有些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