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游戏同人)(信白)千年 作者:玖萸

字体:[ ]

 
  文案
  千年前,青之民与蛟之民,世代比邻而居。
  千年圣战,青丘族灭,天下太平。
  千年后再见时,他对他昔日的爱人利刃相向。
  ——青丘之族的灵魂不会永远漂泊,因为我在这里。
  ——你的就是我的,记住了,狐狸。
  骄傲龙信x冷漠狐白
  开了篇新文,皇家上将x星际指挥官
  内容标签: 强强 虐恋情深 游戏网游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韩信,李白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第 1 章
  一、
  青丘之民与蛟之民,世代比邻而居。
  与战火纷乱的大陆相比,这片土地似世外桃源,无战争侵扰。两族人民生活平淡安乐却也无趣,于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百年一次的比武就成了约定俗成的事情。两族人民在为期一年的选拔中挑选出本族最优秀的年轻人,双方进行切磋比试,这是关乎两族荣誉之战,因此不论那一方都极为重视,而被选拔上的少年,自然也是意气风发,自信满满,誓为本族夺得荣誉。
  韩信是蛟之民万年来出现的第一条白蛟,他出生时尚为蛟形,通体洁白,鳞片寒光闪闪,周身聚集的灵气所发出的耀眼白光几乎盖过了浓重的夜色,在那时,所有人都知晓,他必将成就一番大事业。
  所谓的大事业,就是这无聊的比试吗?
  韩信叼着半截Cao根,百无聊赖的坐在树上,他的视线所及处,青丘一族的少年们皆在认真修炼,五颜六色的狐气接连出现复又消失,韩信看着那些少的可怜的气息,不禁轻蔑一笑。
  “下来。”清冽的声音猝然传入他的耳里,他略微一怔,而后又扯出一丝他惯有的微笑。
  “什么啊,这么小气,又不是一回两回了。”说着,他轻巧跳下,一个翻滚落在地面,没有惊起一丝灰尘。“哟,狐狸。”
  在他面前的是一位狐族少年,一头淡紫色长发,眉眼俊秀,薄唇微抿,弧度优美的下巴扬起一丝倨傲。
  “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声音平淡,不包杂任何情感。
  “那可不是你说了算的。”韩信挑眉,一脸欠揍的笑意,带着几分挑衅地叫他的名字,“李白?”
  李白拧眉,这个人总能轻而易举打破他自恃的冷静,看着他那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李白真想不顾族里的规定与他决斗一番,但是没办法,任x_ing妄为是小孩子才有的特权,而他,是青丘一族的少族长。
  “无聊。”韩信见他还是没有动手的打算,轻啐一声。
  到底是少年心x_ing,早就听闻青丘一族的少族长与他一样天赋异禀,他等不及百年那么长的时间,每天变了花样地来撩拨李白,为的就是这人能和他切磋一番,但是每次都不能遂他愿,又憋着一肚子不开心回去。
  但是这次,他可不想空手而归了。
  “喂,狐狸。”看见李白瞥向他的眼神,韩信突然有些不好意思开口,无论何时这人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话少不说,表情也少的可怜,每次都好似是他一人在唱独角戏。
  “知道你不敢打架,那么换个比试总可以吧。”视线掠过李白蕴了淡漠的桃花眼,落在他微启的唇瓣上。
  “什么?”
  “吐珠。”
  说来奇怪,青丘与蛟族本是两个不同的种族,一个幻而为狐,一个化而为龙,一族舞剑,一族弄枪,两族同时拥有的一个相似之处,便是吐珠。
  无论是龙珠还是狐珠,皆是由人元神所产生的灵气所聚,元神越强大,所聚的珠子也越大,在外停留的时间也越长,虽然至今为止都没有人知道这珠子有什么用,但是由于吐珠的难度所在,就使它成了另一个证明自身、比较实力的方法。
  “可以。”
  “好。”见李白答应,韩信不禁松了一口气,眼睛里仿佛溢出点点星光,“那我们就按时间长短定输赢。”
  “恩。”李白应下。
  两人席地而坐,微闭双眼,调动元神聚起灵气。
  片刻,二人皆吐出一丝气息,这气息越聚越大,逐渐形成一颗珠子的形状,而它自身仍在不停地旋转着,绽放出微小的光芒。
  韩信睁开眼,看见自己面前纯白的龙珠,咧嘴一笑,抬眼看向李白的方向。
  然后他怔愣了。
  李白的面前是一颗淡紫色的珠子,与他的除了颜色上其他别无二致,但是光是看着那颗狐珠,他感到内心有一种奇异的感觉,视线怎么样也无法从那颗狐珠上移开。
  余光中瞥见李白望向他也是同样的神情,那副波澜不惊的面孔染了一丝迷茫与微讶。
  这是……怎么回事?
 
 
第2章 第 2 章
  二、
  回到家中,洗净了一身的尘土气,韩信把自己摔在床上,看着窗外悬挂的一轮皎月,思绪又漂泊到了白天所发生的事情上。
  那时他和李白互相注视着对方的珠子,无人说话,无人动作,时间仿佛在那一刹那静止,待他回神时,是各自的元神耗尽,珠子又化为一团灵气归于体内。
  韩信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心中那种奇异的感觉还尚未散去,他看向李白,那人的脸上苍白了几分,起身也是吃力。二人站定,相对无言。
  最后是一声龙吟打破了平静,韩信神色一变,化为龙形打算向声音的方向离去,但也许是元神消耗太多的原因,他形还定型便从半空中摔了下来,在触地的一刻还原成人的形态。
  那一下摔的可以说是结结实实,一切发生在瞬间,他甚至来不及动一下更别说是施展法术,整个人就趴在了地上,狼狈不堪。
  头顶传来一声嗤笑。
  韩信还以为自己是幻听了,这么久,他都未见李白笑过一次,他抬起头,看见那人的唇扯开一丝几不可察的弧度,整个人都柔和了几分,如同拂面而过的春风,化了山间的冰泉。
  青丘一族一向以貌美闻名,他们族里的少女妲己与人间帝王的传说被大陆上的人反复传唱,足见其美貌与魅力,韩信也曾见过那位少女,确实堪称绝色,但是与面前的这人相比,一切都霎然失色。
  韩信本该为自己的出丑感到懊恼,按他骄傲的x_ing格,他该狠狠教训一番这个不知天高地厚胆敢嘲笑他的狐狸,但是一对上李白的笑颜,什么懊恼什么怒火,都被他统统抛在了脑后。
  不正常,真是不正常。
  韩信在床上翻了个个,一跃而起,安定心神聚起龙珠,缓缓将其吐出。
  月光下,这颗透白的珠子似被笼上了一层白纱,泛起温暖的色泽。韩信拿起龙珠,反反复复观察了个遍,也没发现什么所以然来。
  不行啊,他想,有机会得再看看李白的珠子。
  他真是厌恶极了这种迷惘和无力的感觉,还有……他抚上自己的胸口。那时内心的奇异感觉细细品来,混杂了痛楚与温暖,是苦涩占了大多数的喜悦。
  “啊,不明白!”韩信收回龙珠。
  窗外夜色如水,万籁俱寂。
  一抹白色的身影掠过黑夜。
  青莲山中,溪水淙淙。
  狐族少年靠在玉石上,任凭溪水流过自己的身体,淡紫色的长发肆意倾泻,几缕发丝遮住他略微向上挑起的眼梢。他半阖双目,“出来。”
  “我……我不是故意的。”说话间,韩信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这种唯诺的语气自打他从娘胎出来就没用过,他一面嫌弃自己的怂态,一面移动脚步从藏身的大树后走出。
  “真是不知道韩将军有偷看的爱好。”是嘲讽的语气。
  听见这个称呼,韩信更加窘迫了。那时韩信方是不懂事的年纪,凭着自己的天赋成立了一支小分队,让队里的人叫他韩将军,成天到晚地去欺负族里的其他孩子,有时候手长了还会去s_ao扰青丘族的小孩,小狐狸打不过他就哭着找少族长告状,不过还未等少族长出手,韩将军就被真正的韩将军狠狠教训了一顿,散了他的白龙帮,一开始韩信还偷偷摸摸打算重振帮派威风,后来随着年龄逐渐增长,自己先觉得不好意思了起来,这个白龙帮和他的韩将军就被埋没在了光y-in里,在这种情况下被李白提起,自然更让韩信无地自容。
  “你……你……”韩信张了张嘴,也没你出个什么来,倒是李白扬起眉,脸上带了狡黠的笑容,“你是不喜欢韩将军这个称呼吗?我看你说话支支吾吾,重复来重复去的,那不如就叫你重言吧,恩?”
  如果说从白天那奇怪的经历开始,韩信的心里就埋下了一颗怒火的种子,那么李白这句话,无疑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Cao,韩信内心愤怒的小火苗噌地一下就燃烧了起来,这也不奇怪,少年本是骄傲的,被如此接二连三的嘲讽戏弄,若是不生气,他也就不叫韩信,也就枉费他的白龙血脉了。
  “李白!”
  伴着一声怒吼,电光火石之间,白蛟冲入水中,激起水波一片荡漾,然后——翻起巨大的波浪。
  狐族少年以玉石为借力点,腾跃而起,在半空中幻为狐形,避开浪尖,翻身落地,一气呵成。
  白蛟在水中支起身体,怒视着悠闲自在地舔爪子的三尾狐,若是怒气能化为实体,那只狡猾的狐狸早就会被他的目光刺个对穿。
  韩信这时才发觉自己的愚蠢,什么绝色什么冷冽,都是假象,他差点忘了狐狸的本x_ing,狡猾j-ian诈!
 
 
第3章 第 3 章
  三、
  青莲山是青丘族族长世代修炼的地方,千年万年的灵气积累自然使这座山与众不同,青莲山自带的结界为守护族长而生,当它感受少族长受到白蛟的攻击后,便调动了结界将这不怀好意的入侵者困在了泉水里,此时的白蛟不似开始时的意气风发,无论怎样努力只能拍起几片水花,蛟之族本是与水相伴相生的,而在这里,他们引以为豪的控水能力却被绝对压制,这个认知让韩信更加恼怒。
  他被这只狐狸算计了。
  不管韩信怎么不想承认,这就是事实。
  “还需要历练啊,重言。”狐眼一眯。
  果然y-in险,狡诈!
  韩信恨得咬牙切齿,这只狐狸早料到了他带着火气,所以才用言语撩拨,为的就是让他被怒火烧没了理智,忘记这是一片禁地,然后……自投罗网。
  但是,原因呢?
  他突然又想到自己先前的行为,神色一变,“你不会……是在报复我吧。”
  李白又变回人形,不置可否。
  “好,狐狸,记住你今天的所作所为。”
  少年怎可忍辱负重?今夜所发生的一切,他必将奉还。
  李白好似没听见他的话一般,手一弹去了禁锢他的结界,看向他的依旧是一副平淡的面孔,“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我们互不相欠。”
  其实仔细想想,确实是这个理,姑且不论韩信小时做的混账事,单就近段时间他一次次挑衅来说,李白一次次退让,而这人却变本加厉,也难怪李白要耍些手段。
  但是知道又怎么样呢,他偏偏骨子里带了这股不讲理的劲,李白所做深深挫败了他的骄傲,而那是他的逆鳞,众星捧月成长起来的全族希望的寄托,何曾尝过这种滋味?
  “比武那天,我要打败你。”少年扬起高傲的下颌。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自那以后,蛟之族发现他们的继承人变得不一样了。
  之前的韩信虽然也按时参加训练,但是总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使不出三分力,哪像现在?如果不是加了咒术,那些用来训练的铁人就要被他砸成一堆破铜烂铁了。
  “这训练强度太小了,换一个。”砸完,哦不,打完最后一个铁人,韩信淡淡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