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相亲 作者:虞子酱

字体:[ ]

 
文案:
校园推理第二弹!
 
【不正经文案】:
“你说咱们是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好同桌?”
“咱们在谈恋爱!”
“可是我不早恋。”
 
【正经文案】:
微妙的关系只要受到一点的猜测,或许就可以土崩瓦解。
这一次,一个学姐莫名其妙受到跟踪,本以为是色·情狂的无聊,没想到由此却引出了一系列关于学姐的身世问题。
一个绝顶聪明的妹妹,到底会是怎样的一个角色呢?
 
↓↓↓食用指南↓↓↓
● 1v1,景一渭(攻)×楼涧(受)
● 强攻强受变强攻弱受,年下=w=
● 校园解谜系列文第二篇,主旨就是主角糖!甜甜甜!
 
◇◇◇这次是从两个角度叙述,故事是独立的,时间线和感情线还是接着上一部的。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欢喜冤家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景一渭,楼涧 ┃ 配角:胡竣然,黄明靖 ┃ 其它:校园开心解谜,相亲
 
 
 
第1章 楔子
  这是个安静祥和的村落。
  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归,天西边的晚霞一渲染了整片整片湛蓝的天空,河边传来一声声思归的呼唤声,炊烟的那头响起了清脆的答话,一声一声,像是争抢什么般,银铃一般的笑声顿时充斥着整片村庄。
  隔开几个不同姓村庄的衣带是散发着现代气息的水泥路,但是乍一看,水泥路上零零散散地铺上了点缀般的牛屎,被鲜少出现的小汽车压过,连轮胎的花纹都出来了。
  但是仔细一看,路上积了少许的水渍,这是因为,今早刚刚下了今年的第一场雪。
  几个小孩子结伴走在马路上,一个唱着童谣,一个忽然发现后边有个相识的孩子坐在水牛上赶回家,立马起哄,一群孩子叽叽喳喳叫了起来,讨论着今天的新鲜话题。
  女孩搭乘最晚的一班公交车到了村门口,沿着熟悉的路一边哼着歌儿一边愉快地想着今晚n_ain_ai做了什么好吃的等着她呢。路过的几个正赶回家的老n_ain_ai见了她都乐呵呵地招呼她:“小清,这么晚才回来啊?”
  被称为小清的女孩立马回以一个大大的灿烂笑容,声音清脆好听:“马上中考,没多少假!”
  她一路蹦蹦跳跳地,直到看见了熟悉的房屋,她进了大门,前边是一个小小的院子,n_ain_ai翻了一块地出来,种了一些冬天的蔬菜,绿油油的很是好看,不过这些蔬菜在不久前被人践踏了,如今已经剩下了一些残枝败叶。小清不忍直视,踏过了仍有些s-hi润的青石板,欢快地叫唤:“n_ain_ai!我回来啦!”
  平时,院子后边的小厨房里一定会传来n_ain_ai做饭的香味,可是今天小清却一点都没有闻到。她不禁怀疑是不是n_ain_ai不记得她回来的日子了。
  小清往厨房那边走去,推开了虚掩着的门,却并没有如意料中般看见n_ain_ai做饭的身影。女孩有些疑惑,退出了厨房之后,转头看了一圈,在菜园子里也没有看见n_ain_ai。难不成——
  小清脑海里闪过什么不好的念头,她连忙退出了院子,往内室走去。她慌慌张张地推开了离得最近的储藏室的门,看了一眼,没有人。
  她出来了,看了一眼半开着的房门。她没有一点犹豫,急急忙忙过去拉开了门——
  她看到n_ain_ai好端端地盖着被子躺在床上呢。
  “吓死我了。”
  小清松了口气,明白过来,n_ain_ai应该是睡午觉睡过头了。她欢快地叫了一声:“n_ain_ai!起床啦!小清回来啦!”
  可是,没有回应。
  小清上前几步,发现正面对着自己的n_ain_ai的脸有些发白,但是一派祥和,那安然的睡颜,像是熟睡一般。
  小清心里疑惑,试探x_ing地推了推n_ain_ai,发现n_ain_ai没有动静。
  女孩忽然瞪大了眼,使劲地摇了摇她的n_ain_ai,并呼喊:“n_ain_ai!n_ain_ai!”
  可是,没有人回应她。
 
 
第2章 第一章
  入了十二月之后,日子过得飞快。
  “好像今天开始元旦艺术汇演的报名了耶。”高二三班一米八的班主任蜷缩在小小的讲台上,手里的笔敲着桌面,“说起来,我们班上有没有要参加的呀?”
  鬼灵精怪胡竣然出声:“我好像记得,去年楼你跟景渭还合唱过是吧?”
  楼涧反过头小声说:“那都是多久前的事了。”
  景一渭一直低着头,忽然用手肘戳了戳楼涧:“诶,学姐给我发消息了。”
  楼涧低头看了一眼名字:“李清言学姐?”
  景一渭收了手机,看向他:“她邀请我们俩再合唱。”
  楼涧眨巴眼睛,心底还带着一点点的期许:“你的意思呢?”
  景一渭一脸骄傲自豪:“当然是拒绝她了。”
  “……”
  景一渭看他不乐意了,连忙问他:“怎么的,你想啊?”
  楼涧面无表情:“谁说我想了,我说了吗?”
  胡竣然在后边说了一句风凉话:“话都写在脸上了。”
  景一渭笑:“你要是想的话,我去跟她说好了,反正又不是没有合唱过,你说是吧。”说完,还看了后边的胡竣然一眼,两人不知道是对上了什么眼,诡异地一笑。
  楼涧没理他。景一渭又顾自给自己加戏了:“那好啊,我答应她好了,反正这是学姐最后一次组织元旦晚会了,给她一点面子嘛,你说是不是。说起来,你是怎么认识李清言的?”
  楼涧喜滋滋:“还能怎么认识,我长得帅,人家自然注意得到我呗。”
  景一渭嘿嘿笑:“是看你染发,觉得你胆子大得敢跟校长叫板吧!”
  “我没染发!”楼涧义正言辞,“我真是天然的!”
  景一渭摸了一把他天然卷的毛,笑得非常敷衍:“嗯嗯嗯,是天然的,我们楼楼最好看了。”
  然而,这一笑,在后边两个男生看来,就是基情四s_h_è 的一幕了。胡竣然砸吧了一下嘴,碎碎念:“谈恋爱了不起啊。酸死了。我觉得可能长了蛀牙。话说现在拔牙贵不贵啊?”
  身边的黄明靖弱弱地说了一声:“找个男朋友挺贵的。”
  胡竣然:“……谁问你这个了!”
  过了一会儿,景一渭拿出手机,被微信的消息给炸开了。景一渭点开一看,都是李清言的消息:
  —景渭景渭我跟你说我找到了一个小帅哥!高一的!声音也超级好听!我要去勾搭他来汇演!
  —我的妈他回我了!他微信回我了!
  —我的妈呀他答应了我诶!我成功了!
  ……
  接下来的一大串,景一渭都不想要往上滑,直接回:知道了。
  秒回:他叫徐晨舒!高一一班的!
  —哦。
  —那你们合唱什么呀?我觉得你们□□豆肯定特别好听!
  —嗯。
  —景渭你是个x_ing冷淡吧[微笑/]
  楼涧往他那边随便一瞄,就看到了最下面的那句话,也不管是不是在上课了,憋着笑推搡景一渭:“我的妈呀,她是怎么知道你是x_ing冷淡的啊?你怎么她了?”
  景一渭面无表情:“滚。”
  楼涧顺毛摸:“嗯嗯,你不是x_ing冷淡,你可狂热了,对不对。一夜x次郎。”
  景一渭促狭地看了他一眼:“你是不是想试试。”
  楼涧还没听懂:“试试什么?”
  后边的胡竣然实在是听不下去这个对话,c-h-a嘴:“我说,你们的私房情趣能不能不要聊得这么火热啊?我们很尴尬的好伐!”
  景一渭没再逗他了,朝他笑笑,继续回学姐的消息去了。楼涧后知后觉,这才反应过来刚刚景一渭跟他开了一个什么颜色的玩笑,顿时大为恼火,朝他胳膊上打了一下:“变态!”
  莫名其妙的景一渭:“……”
  第二天,景一渭和楼涧今年要继续合唱的消息立马就传开了,就连那个敏感的班主任都笑嘻嘻过来问:“你们俩一起唱歌啊?”
  楼涧觉得他的笑有些莫名其妙:“是啊。”
  “我听说,”他忽然凑近了两人,假装他是在悄咪咪地说,“我看到了安排,你们是第一首呢。”
  楼涧点点头:“我们知道呀。”
  一米八的班主任顿觉没意思,逗学生不成,一个人苦闷地上了讲台,耷拉着脑袋。过了一会儿,又开口:“今天16号了吧。应该还有一个月就要期末考试了,你们准备好了没有啊?”
  底下一片痛彻的“没有”。
  胡竣然扒拉了一下他的同桌:“我的妈呀马上期末考试!今年这个年可怎么过啊……”
  黄明靖默默地说了一句:“说得好像去年你好过了一样。”
  胡竣然怒:“你什么意思!你讽刺我!”
  “我我我我没有!”
  “你结巴了!你就是有!”
  “我我我我真的没有!”
  “你还结巴!”
  楼涧:“……”
  景一渭忽然面色严肃地推了楼涧一把:“你看。”说完,把他的手机凑到楼涧面前。楼涧低头看了一眼,立马抬起头来看景一渭,景一渭给他慢慢往下滑。
  所有的消息来自一个人,他们共同的学姐——李清言。
  —景渭景渭,我跟你说,我昨天晚上回家的时候觉得好像有一个人一直在跟着我,吓死我了!
  景一渭:谁?你认识吗?
  —我不认识啊!我看了好几眼,确实是看到一个人影了,但是他没上来,我就小跑着回家了。真的是吓死我了!
  景一渭:你跟你妈妈说了没有?
  —说了,我妈让我跟同学一起走,可是我没有同学在这边啊。
  景一渭:你跟老师说一下看看。
  —我等会儿就去说。
  楼涧看完了,重点有些偏了:“奇怪了,跟别人比起来,你对这个学姐算得上是非常热情了,怎么她还说你x_ing冷淡呢?”
  景一渭:“……你看重点好不好?”
  楼涧点点头:“学姐被人跟踪了?”
  景一渭收回手机:“应该是吧。”
  楼涧跟这个学姐不过是几面之缘,他回忆了一下李清言的样子,砸吧了一下嘴吧,笑了:“学姐长得还不错,是不是别的班的男生喜欢她啊?小说里不都是这么写的吗。”
  景一渭无语:“说得好像你很有经验似的。现在喜欢谁不都直接表白么,还用得着跟踪?这不是要吓死人吗。”
  楼涧用眼神示意:“你问问会不会是这样,可能是呢。你以为所有的男生都跟你一样是x_ing狂热吗。”
  景一渭幽幽看了他一眼,楼涧立马噤声,就会朝他笑了。景一渭还真的把那话发出去了,接下来,李清言没有再回他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