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办公室有鬼 作者:50武

字体:[ ]

 
文案
戴然在办公室里等着他们的到来,因为他们会跟戴然说:我不平,请帮我。
本是高级白领的元一来到这里,他好像很适合这个地方,哪怕这里有很多诡异的案件。
母女相互伤害、抄袭者被杀、小岛老人失踪女人消失……背后都有什么东西在看着他们?
戴然猛地发现,元一似乎天生适合干这个工作,也天生适合——他!
 
 
 
这个文,我是打算一直写下去的,前面三个案子是开文时就有清晰的大纲,后面的案情暂时没有明确的结构,所以没办法写,等到整个案件有规划了再继续更。
也就是说,有合适的案件灵感就会一直写的。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恐怖 天作之合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戴然 元一 ┃ 配角:粥粥 甜瓜 曹cao ┃ 其它:暂无
 
  我叫元一
 
  一张相片静悄悄的飞进一部手机,照片中的女孩嘴角轻扬,笑的很漂亮。
  两只修长的手指轻捏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戴然正面朝枕头梦游八方,独特的“呜呜呜呜”的电话铃声,很像正在梦里伏在他肩头的美女的呜咽声,以至于戴然好一会都没醒过头来。
  打电话的人似乎对戴然的德x_ing了若指掌,到这一轮电话的铃声全部响完,停顿了一会,另一轮又不依不饶的响了起来,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气势。
  也许是在梦里和美女聊够了,戴然猛然睁开了眼,“呜呜呜呜”的电话铃声在静谧到空洞的半夜里显出一丝怪异来。
  “喂。”半睡半醒之间接电话的声音总是不同于日常,电话那头的人好像是说了什么话,戴然一下子从床铺上蹦了起来,嘴里骂道,“胡说个屁。你喊上田瓜和曹cao他们两个,我马上就来。”
  随意把手机扔到床头,对着镜子照了两下,伸手使劲在自己j-i窝状的头发里挠了几下,随后冲进洗手间。
  此时正是城市里一天之中最安静的时候,即便是一些习惯过夜生活的此时也大多做自己的私事去了,因此戴然穿着一件加厚的黑色卫衣往办公室赶的时候,除了偶尔呼啸而过的几辆车,他一个人也没看到。
  “真冷。”戴然把卫衣的帽子套到头上,两只手揣到裤兜里,他的住所离办公室步行就十分钟,他一直都是走路过去。
  办公室已经近在眼前,一栋三层小楼孤零零的亮着灯,矗立在漆黑的夜色里,楼顶上,“办公室”三个大字招牌特别显眼。
  戴然三步并作两步的冲进大门,森冷的寒意被木门挡在身后。
  三层小楼占地不大,一层楼大约两个办公室,此时每个办公室都亮着四十瓦的白炽灯,明晃晃的十分热闹,奇怪的是办公室里并没有人,只有两张办公桌和配套的椅子整齐的排在屋里。
  戴然一鼓作气冲到三楼,推开左手边办公室的门,快步进去:“都到了?”
  这间屋子稍微大一些,正中间一张长方形的会议桌,旁边已经围坐了三个人,听到戴然的问话,齐齐抬起头:“到。”
  戴然直接坐到会议桌顶端中间的座位上,那里放了一叠纸,纸上放了一张大约两寸的彩色照片,他拿起照片仔细端详。
  “戴头,大约两个小时之前,甜瓜的手机收到一张照片,我本来想把照片打印的尺寸大一点,但是由于像素问题,现在这个尺寸打印出来效果是最清晰的。”
  距离戴然最近的一个女孩率先开口,二十多岁,肤色白皙,眼睛大而圆,嘴巴也是圆圆的,扎着利落的露额头的马尾,看上去可爱中额外有一份干练。
  戴然盯着照片里的女x_ing:“粥粥,目前有多少这个女孩的信息?”
  圆眼睛的女孩——也就是粥粥点点头,站起身从戴然手里接过照片,放到一边的投影仪上,立刻,女孩的样子显示在了那块屏幕上:“我已经查过了,这个女孩子叫康璐璐,家住本市xx路xxx号,如果按照户籍显示的出生年月,康璐璐今天应该正好满18岁。”
  跟粥粥的位置面对面的是个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的男x_ing,鼻梁高挺,眼睛被遮在眼镜后面,看不太清,嘴唇很薄,看上去显出一丝刻薄,他伸出右手的食指,刮了刮自己的下巴:“今天?”
  粥粥看着他点头:“是的,根据登记的信息,康璐璐的生日就是今天。”
  戴然微微皱眉。
  粥粥看向原本跟她坐在一起的另一个女孩:“甜瓜,你收到信息的时间具体是几点?”
  被称作甜瓜的女孩留着大波浪卷发,双眼略为细长且眼尾上挑,右边的眉峰上方有一颗棕色的痣,看上去非常的妩媚,她脱口而出:“半夜十二点零四分。”
  戴然抱起胳膊,手指头敲了敲桌子:“也就是说,康璐璐的生日时间刚到,甜瓜就收到了照片和那个字。”
  甜瓜点点头,从自己面前的一叠纸里抽出两张,在桌子上分别滑到戴然和黑框眼镜男面前:“戴头,曹cao,这是目前能查到的所有康璐璐相关信息,除了出生、求学、工作等信息,暂时没有其它有用资料,这方面得靠曹cao了。”说完冲着曹cao飞了个媚眼。
  曹cao似乎早已习惯,对美女抛过来的迷人眼神恍若未觉:“戴头,今天来不及了,明天给你消息。”
  戴然知道这几个同事都是极其靠谱负责的,从收到信息到现在也就两个小时左右,能收集到的资料有限:“行,辛苦大家。”几个人整理着自己的东西打算暂时结束这个会议。
  “对了,我之前跟上头打报告说办公室人手不足,请他们大发慈悲给我们多派个人,你们猜上头怎么说?”戴然忽然来了一句。
  甜瓜粥粥和曹cao同时露出一个求知欲旺盛的好奇表情。
  “你们那个办公室啊,整天y-in森森的,没人肯来,我也要尊重人家自己的选择嘛。这样吧,什么时候有人自愿过去,我一定立刻批准。”戴然学着他们的顶头上司汤局的语气,边说还边比划着手势。
  几个人同时笑了出来,汤局说话的时候动作比语言还多,肢体语言之丰富,堪称广播体cao现场教学,戴然学的十分像,语气里夹杂着惋惜和一丝可疑的看笑话的意味,将办公室刚刚还十分肃穆的气氛一下子轻快了不少。
  尽管知道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都会很辛苦,还很有可能遇到一些匪夷所思的怪事,但几个人心里都轻松了不少。
  笑的差不多了,四个人打算就在小楼的宿舍休息一下,戴然忽然站起来,手指举到嘴唇中间“嘘”了一声,压低声音道:“有人上来了。”
  这个办公室,大半天来的人也极少,这么深更半夜的,会是谁呢?
  四个人,八只眼睛,有大有小,还有两只的前面挡着一副眼镜,一起盯着会议室门口。
  轻缓的脚步上“咚咚咚”的越来越近,四个人不由屏息,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门。
  脚步声在门口停住,一个脑袋探进来,微笑道:“请问哪位是戴然?我是新来的,我叫元一。”
  八只眼睛对着这人的两只眼睛,没人先开口。
  元一似乎有些不知所措,他往门里移了移,整个人都站到了会议室,伸手做了个敬礼的姿势:“你们好,是汤局让我来报道的。”
  八只眼睛的主人正在一齐打量着这个人,起码一米八的身高,十分瘦削,但是站着的时候背腰挺的笔直,看上去很有精神,略有些卷的短发,双眼皮的眼睛,鼻子算高挺,嘴巴眉毛单看都没什么特别,组合在他略显方形的脸上竟然意外的和谐,好看的同时还添了一抹异色,令人过目难忘。
  对面四个同事的眼神让元一觉得此刻的自己像一头正在被评估价格的猪。
  “哎呀,新同事啊,你来的真是时候,大家正好在开会。”粥粥最先回过神来,她热情的走过去拉着他的胳膊,“来来来,先给你介绍下我们。这是办公室的老大,戴然;这个是曹cao;我叫周舟;这个美女叫田瓜。”
  元一对每个人略微弯弯腰,算是打招呼:“大家好。”
  戴然作为这里的老大,自然是要代表所有人欢迎一下新人,但看了看时间,鉴于天亮后大家还有不少事要办,没多少时间浪费在目前的寒喧上,因此他对元一点点头:“我们开完会了,打算在这里的宿舍休息,你打算……”
  他说到这里顿住了,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元一。
  “我休息好了来的,现在距离天亮没多久了,我先熟悉一些资料。”元一主动道。
  甜瓜走到会议桌旁,拿起自己的那叠文件:“正好有一个新案子,我们刚刚开会了解了一下基本情况,天亮后正式处理,资料基本都在这,你可以在这熟悉一下。饿了外面路上有大排档,渴了可以去隔壁烧水喝。”
  元一伸出双手,接过文件:“谢谢。”
  其它几个人打算先去休息,戴然走在最后一个,他走到门外,想到了什么,又探头进去问道:“你怎么到这来上班?”
  元一正打算坐在椅子上研究材料,戴然的问题让他愣了一下,随后笑了:“我知道这里是做什么的,是一个朋友介绍我来的,放心吧戴头,我不怕。”
  “哪个朋友?”戴然继续追问。
  “陈安。”元一没有丝毫隐瞒的说了出来。
  戴然的眉毛跳动了两下,没再继续问,转身走了。
  几个小时后,所有人又都坐在了会议室里,不同的是,之前是四个人,这次是五个。
  “这次事件的基本情况大家都了解了,废话不多说,跟之前一样,曹cao负责所有那头的信息和线索,甜瓜你和粥粥去查一查康璐璐生前的社会关系等,至于你。”戴然说着指了指元一,“你刚来,跟我一道。”
  没人表示异议,都迅速行动了起来。
 
  你跟我一道
 
  戴然领着元一到停车场取车,边走边向他解释了一下几个同事的分工:“有些已经去世的人无法投胎,会有魂或者灵在人间行走,曹cao负责向这一部分群体征集线索,当然前提是这部分群体不会打扰到人类的生活,曹cao也会尽量帮助他们或者多给他们烧点吃的用的。”
  元一边扣着安全带边疑惑道:“不能投胎的那部分是因为什么原因?”
  “原因很多,但有一部分是自己不愿意。”戴然摇摇头,“人总说'人死如灯灭',但人死了还有其它的念头呢,活着不容易,死了一样不容易。”
  车子迅速驶出办公室的停车场,拐到了外面的大街上,如织的车流,世界一下子热闹喧嚣了起来。
  “甜瓜那个手机是专门接收那头的信息的,我们处理的事情大部分都是她的手机上显示过来的;粥粥负责信息收集和整理,还负责一些外联的工作。”戴然简单介绍了下每个人的分工,“但是我们这边每个人的工作没有区分的很死板,能做什么就做什么,平时面对的也不是人类,所以没那么多条条框框繁文缛节,我们的目标是解决每一个案子。”
  这个城市总是在堵车,戴然的车子被夹在一溜汽车里缓慢移动着,他从自己外套的口袋里掏出一盒东西,往手掌里倒了两下,伸到元一面前:“太慢了,吃一个。”
  元一看过去,是薄荷糖,他道了声谢,拿起一个放进嘴里,微辣的带着甜味的气息直冲天灵盖,因为堵车而略有些烦闷的胸口顺畅了很多:“对了戴头,我们部门为什么直接叫办公室?”
  戴然正往下吞那颗薄荷糖,他吃糖果类的东西有个习惯——嚼碎了直接往下吞,闻言有一小粒卡了一下,他咳了好几下才把所有碎块咽下去:“咳咳,当时汤局让我们自己起名,我们开了一个星期的会,起的名字都不能全票通过,索x_ing直接叫办公室,简单明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