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善良的人们 作者:sidewalkends

字体:[ ]

 
文案:
这些和善的男男女女他们聚在一起,就是为了用热乎乎的故事打发漫长的冬夜。还有跟随在亲爱的朋友身后的人啊,他们每走入一户家里,就是为了翻箱倒柜找出一点房子主人和现实的联系。女孩,女孩的梦想是登上通往亚马逊的船只
 
内容标签: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克莱夫埃德加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END
  
  我说:“带我去你工作的地方转转吧。”艾莉莎同意了。我又问她:“你就没点犹豫吗?”艾莉莎把口香糖吐到糖纸里,她奉行一种“至死不渝”的政策。比如,口香糖纸就该裹着糖沉到垃圾桶底部。艾莉莎懒得回答的我的问题的时候,她就会找点别的事情转移注意力。然后我就懂啦,她在说我是个傻子。
  我跟在艾莉莎的后面,她的脑子里应该有一张关于整个城市的地图。地图上连在哪条街上摆了多少个垃圾桶都标注了出来。
  “来吧,见见麦克拉伦先生干净的小房间。我真不知道他为什么需要有人帮他每周打扫一次。克莱夫你看看,我在这基本就是无事可干,噢还是有一件事来着…”艾莉莎径直走进卧室。我像个失明的可怜人,艾莉莎就是我的棍子,她在哪我就跟到哪。艾莉莎打开了一排衣柜。“我的活,来的时候把衣柜打开。这可真是累死我了—我开玩笑的。我爱死他了,我希望我每个客人都只要我每周一次帮他们开开衣柜,散散里面的霉气。”
  “他自己都能干。为什么就要找你呢?”我和艾莉莎并肩站在衣柜前。我看不出这些衣服的好坏,对衣服的了解大概只限于它们的颜色可以有灰的,有白的,有又灰又白的。艾莉莎伸手弹掉了一根粘在衣服上的毛。还记得我开头说过的话吗?艾莉莎又把我当傻子了。
  “如果他弄清楚了,我就要失业了。小甜心克莱夫。你是怎么考上大学的?我当时怎么就没有再多坚持一下呢?搞不好我们现在又能做同学了。”
  “别挖苦我。你知道我就没吵赢过你。”
  艾莉莎暧昧地笑了。当她笑起来的时候,你会真的以为她的心情好得不得了。但是真相是,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你。
  我跟着她回到了客厅,她熟练地翻出水杯,给我和她自己倒了一杯。我们坐在沙发上。现在的时间是星期六上午十点,我们表现地像是上完夜班,跌跌撞撞爬上沙发静静等待灵魂归位的上班族。我抱着水杯,一口水都没喝进去。我爱啃食玻璃杯的边缘更胜于喝水,艾莉莎已经喝完了一杯,左手往空中一挥,其实她是要我看放在电话旁边的照片。
  “这就是麦克拉伦先生。”她把照片拿到手上。照片上的人有一头棕色的头发,抱着狮子狗。我能看出他挺不满,也许是对照相时的大太阳,也有可能是对狗毛过敏。
  “他看起来不太高兴。” “是吗?这不是这年头流行的照相姿势?哎,克莱恩你说我是不是老了?他们说上过大学的人都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要小。” “他们是谁?”艾莉莎顿了一下,把照片放回原位。“他们就是他们呗…克莱恩你可真烦人。”
  好吧,我闭上嘴巴乖乖坐好。艾莉莎斜靠在沙发上把我从上到下看了一遍,伸手推了一把我的胳膊。“噢别这样,你明明知道我有多爱你。我只敢对你这么说话…我妈妈…” 
  “你去看她了吗?她现在还好吗?”
  “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只要没死,什么都是好的。”我对着艾莉莎敞开了怀抱,艾莉莎嫌恶地站起来,嘴里嘟囔着:“虽然麦克拉伦先生只要我开开衣柜,但我不能真的就只是来开开衣柜是吧?克莱恩我后悔带你来了,你把我的节奏都打乱了。”
  艾莉莎絮絮叨叨的时候我就能想象她满头白发的样子。小老太婆艾莉莎。哎呀,全世界话最多的小老太婆艾莉莎。
  艾莉莎在工作,我就把照片拿回来又看了一遍。我对着艾莉莎在的方向喊:“他看起来真年轻。”艾莉莎关上水龙头,说:“你是想说跟你差不多大?” “…嗯…大概吧。”艾莉莎又把水龙头拧开,粗着嗓子喊回来:“克莱恩你真他妈自恋!”
  呵呵呵。
  克莱夫·考尔德在公交站反省自己的失误。他不该在有个人说:“嘿,小子你想听听我的故事吗?”之后下意识地点头。过了九点之后,回家的班车就变成半个小时一趟。上帝保佑啊,他可不想再来一次重感冒了。
  他把自己想成一个热乎乎的j-ir_ou_卷,外面有层暖和的面皮护着他。他想车站要是有个人和他一起等情况就会好很多,至少能给他点安慰。只要一想到孤独,克莱恩就会打个颤。冬夜该是个多么骇人的恶魔啊,就连月亮与星星都不愿在天上与他遥遥相望。但是克莱夫又仔细想了想,他觉得一无所有的夜空要更好。这就跟人不会为已得到的东西流泪,而会为抓不到的东西哭得撕心裂肺一样。所谓的向往都是建立在虚无缥缈之上的。
  克莱夫靠着思想生出的火才不觉得太冷。他看见有个人影走过来,昏黄灯光下渐渐显出的人脸是个年轻人的样子。
  “那个…”年轻人怯懦开口的姿态使克莱夫联想到自己找朋友讨一百块的欠款时的畏缩。感情上的共鸣让克莱夫觉得年轻人如此亲切,他好心地自己走近,听听年轻人有什么请求。
  年轻人揣着一摞传单,寒冷暗淡了传单上缤纷的色彩。他见到克莱夫主动靠近他,脸上的喜悦藏都藏不住,他要是感情再丰富点,也许立马会跳到克莱夫身上来几个激烈的感激之吻。
  “我们这有个活动。您能看看吗?不收费的。”克莱夫二十几年的人生里,第一次听见有人称自己为“您”。他多少有些震惊但心里上却不觉得有负担。被人尊敬从来都是件好事,就不要深究它背后的寓意是不是要你买上一套十八件的厨房餐具了。再说他又说了“不收费。”那就更谈不上会有什么损失。克莱夫要他把手上的传单给自己看看,这样克莱夫手上又多了一件打发无聊等车时光的事。
  “薄伽丘之夜。”克莱夫念着传单上几个最显眼的大字。这短短几个字刺激了年轻人的神经,他滔滔不绝地讲起活动内容。“就是大家坐在一起讲讲自己的故事。你…噢不是您。您看,冬天的夜晚还有比围在一起讲故事更有趣的事吗?”“有啊,躺在被窝里看个肥皂剧什么的。”克莱夫忍不住想打断年轻人烫人的热情。一方面是他觉得看人被噎住的表情是件乐事,一方面是他觉得年轻人的宣传太烂了,还有一个更y-in暗的理由是他听见了年轻人不小心把“您”说成了“你”。年轻人如克莱夫预想的那般,把还要说的话都梗在了喉咙里,他又变回了最初那种瑟缩的模样。他创造出的那片炙热的也瞬间熄灭了,只有风在刮:呼啦啦,呼啦啦。
  “我开玩笑的。这听起来很不错。”克莱夫观察着年轻人的神色,在它就要完全进入绝望的灰暗的前一秒,迅速地为他可怜的油灯里添了一把火。他还用老熟人的样子拍了拍年轻人的背,像个循循善诱的人生导师。
  我们该说年轻人是太急于拉人入伙,他巴望着事成之后许诺的酬金,以至于平时的精明都投入了灰烬里,看不出克莱夫恶劣的把戏。他就听到克莱夫说这活动不错。单单是“不错”这个词在他身体里走一圈,反馈给大脑就变成了“我会参加。”他捏紧克莱夫的胳膊,就如同捏着一桶金子,他说:“您可一定要去啊!记得说是丹尼·戈布尔叫您来的!”
  克莱夫被吓着了。巴士的车灯正巧落进克莱夫的眼睛,他僵硬地扒开年轻人的手,为了逃脱他只好说是。上了车,克莱夫还看见年轻人在车窗外挥舞着手,嘴型说的是“谢谢。”和“丹尼·戈布尔。”
  克莱夫坐在座位上反省自己的错误。他不该只为躲避孤独就Cao率地寻求人的陪伴。他发现自己手里还捏着传单,他告诉自己下车后就要扔掉。
  我要艾莉莎继续带着我去她工作的地方。我是说给人上门打扫的那份工作。
  “我请你吃蓝莓派,还是烤小羊排?我还会做弗斯滕伯格蛋n_ai酥。我能做给你吃。你会是第一个吃到我亲手做的东西的人。或者你告诉我你想吃什么?你带我再去一次吧!”
  我和艾莉莎站在她家的厨房里,她正在把黄瓜和胡萝卜往榨汁机里塞。我欣赏不来这股味道,但艾莉莎说每次喝完她就觉得自己变得“非常干净”。她一定要我喝一杯。“不然就没得谈。”她态度坚决,那我还能说什么呢。不要妄想和艾莉莎讨价还价,艾莉莎自有她的一套世界观,那是任何人都不可能撼动的坚固。
  “你为什么想去?你只会给我添麻烦。像个鼻涕虫似的黏在沙发上,椅子上。”她仰着头一口气喝完,我就只把杯子拿在手里转来转去。她看着我,问我怎么还不喝。“我喝了你会让我去吗?” “嗯….不一定。”“艾莉莎…”“喝掉。”
  我痛苦的表情是艾莉莎愉悦的来源。她居然能笑出眼泪!“你给我个理由,我听着不错我就让你去。” “给论文找点素材?” “要写什么?下层阶级如何苟延残喘在污垢里抠出钞票?克莱夫,你不能因为我没上大学就嘲笑我的智力。我记得你学的跟这个毫不相关。”
  “你就说让不让我去吧。”难喝的蔬菜汁严重影响了我的心情,我知道是我在求艾莉莎带我去,可还是用重了语气。管他的呢,我肯定没自己以为的那么想去。
  “噢你又这样了。小克莱夫一不高兴了,就会用这种让人以为他满不在乎其实在乎得要死你就直说了吧你就是喜欢在别人家里走来走去的感觉我说的对不对克莱夫。”
  “…你怎么没被憋死?”
  “那是因为…这样的话,谁来带去满足你这变态的小癖好呢?”艾莉莎捧起我的脸,把两边的r_ou_往中间挤,我的声音于是变得可笑起来。“你是我要跪下来吻你的脚,说感谢您的仁慈吗?”
  “不需要,不需要,克莱夫。宽容的女神只是想吃你做的蛋酥。我是不是太善良了?”
  对,艾莉莎太善良了。恶毒的克莱夫是依靠着压榨艾莉莎的生命活下来的。我揪了一把艾莉莎的手腕,她放开我,晃到电视旁边,打开的电视上正放着一起沉船事故。
  “艾莉莎,别看电视了,你不先处理一下这里面的渣滓吗?”我敲着榨汁机的塑料外壳,想让她过来。
  电视里的东西勾起了艾莉莎的一些回忆,她用着占卜女巫的口气说着:“等我攒够了钱…我要去亚马逊…那里据说是个看彗星的好地方…克莱夫,彗星真的会带来死亡吗?我听过这种传说。”
  我关掉了电视。艾莉莎站在我旁边,还呆呆地盯着漆黑的屏幕。
  “那不是传说。艾莉莎,那只是个迷信。艾莉莎你是答应我的要求了吗?”
  克莱夫听了一整堂关于巴泰克诸神的课。他想下课铃再晚一秒,他就会晕在里面。他确定自己身体里没有一丝腓尼基的血。他是从哪里得来的根据认为课的内容会有趣的呢?他一个可爱的女x_ing朋友在小时候神秘地跟克莱夫说:“我想我有两个自己!这就是为什么我总是找不到我的东西的原因!”克莱夫想这个理由相当有说服力。
  克莱夫穿过学校的树林,他太过于专注于未来了导致没看见树下坐着一对就要吻上去的情侣,他踩着了女孩的裙子。女孩“哇!”地怪叫了一声。克莱夫还以为自己是踩上了一只老鼠。他给人道歉,人要他赶紧滚,然后克莱夫就滚了。他滚到学校的食堂,买了一杯咖啡和牛角面包。他找了靠窗的位子,能看见球场上一群人在踢足球。难得的晴天,要好好抓住才是。他在口袋里找擦手的纸,却摸出来那天晚上的宣传单。折成方形好好留在荷包的传单。克莱夫忘记扔掉。他在日光的照耀下重新读起上面的东西。经历过巴泰克神灵的洗礼,克莱夫突然就对“薄伽丘之夜”有了兴趣。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