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新生 作者:虞子酱

字体:[ ]

 
文案:
【不正经文案】:
简单来说,这就是一对冤家做了同桌之后每天不打打闹闹就不舒服的校园日常。
再来说,这又是一个被迫跟着好同桌一起上了贼·船还不准下来的受不断反攻,最终放弃挣扎安然位于人下的校园解谜故事。
 
【正经文案】:
人犹如芦苇,经风不折,经雨不倒,最致命的伤,唯独赋予思想,懂得命握在自己手中。
早川高中的一名女生跳楼,本以为不过是学习压力过大,之后一连串的事件发生,却暗示着不简单。高二(3)班的楼涧和景一渭经过层层推理,最终发现了早川高中的一个秘密。
 
● 1v1,景一渭(攻)×楼涧(受)
● 强攻强受变强攻弱受,年下=w=
● 校园解谜系列文第一篇,主旨就是主角糖!甜甜甜!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欢喜冤家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景一渭,楼涧 ┃ 配角:胡竣然,黄明靖 ┃ 其它:开心解谜
 
 
 
第1章 兔子1
  闷热的气息回转在整个校园,大地上似乎笼罩着一层热浪,就连灰尘都扬不起来,空气中的热度压抑得人能够窒息,整个早川高中经过了两个月的停滞,终于转动起来了。
  楼涧背着个单肩包走在一楼的走廊上,耳朵里戴着耳机,耳机里放着爱格蒙特,一路低头看着路。忽的前边一个学生冲了过来,猛地撞在他肩上。楼涧抬起眼看他,那男生却是倒退着走路,一脸快溢出来的笑,目光侧过了楼涧,看向他身后。当然,这个笑,楼涧没那么自恋以为是对他的。
  楼涧还没等到他的道歉,便听到后边一个声音朝那男生叫:“你小子!以后少闯红灯!每次都被我抓到!”
  楼涧回头看了那人一眼。那个人楼涧认识,好像是哪个班的体育老师,名叫赵易。楼涧虽没被他教过,但是每次体育课都有一群女生喜欢围着的风光人物,他还是有所关注的。
  男生敷衍地点了点头,笑得灿烂:“知道啦赵老师!”
  楼涧眼见着那撞了他的男生就这么跑了,心底掠过一丝不舒服,但是很快他便又低下了头,继续往前走着。
  高二的分科,家里一个老母念叨着男生学文科太秀气了,一个二叔絮絮叨叨男生就是要有一点男子汉的气概,楼涧却是硬生生迎面反抗,选了文科。前几分钟他从门口的名单看到自己被分在三班,便顾自往这边过来了。
  原先自己在的班改成理科班了,所以他猜测这个新班级里应该是遇不上什么熟人的。结果等到他进了三班的门,看着讲台上那个正肆意大喊大叫的人,心底隐隐涌出一种可以称之为绝望的东西。
  那人一看见门口进来的人,见他作势要悄悄钻进来,连忙像突袭的老鹰般扑了下来,抱住猎物十分兴奋:“哇!我就知道你也在这里!”
  楼涧的耳机都被他给扯了下来,他露出怯怯的神色:“是是是。这可不是巧了么。真是我们前世修来的缘分。”
  男生这才放了他,楼涧像是躲瘟神一般,进了门找了个空位就坐下了,连同桌是谁都没有看清,书包一放,耳机一摘,眼神犀利地看着追过来的胡竣然,连忙出口:“行了行了,老师来了!”
  胡竣然贱笑:“别胡说,老师还没进办公室呢。”
  楼涧这才有空转眼看向身边的人,见那歪歪坐着就快要掉下椅子的人正闲散地看着自己,便客客气气打了招呼:“你好啊,新同桌。”
  那人挑着眉朝他说:“新什么新,说得跟没见过似的。”
  胡竣然啧啧道:“对我们楼好凶,你可别在我不在的时候欺负楼楼啊!”
  景一渭依旧是歪着身子,懒洋洋道:“他有什么好欺负的。”
  “……”
  楼涧一把推开了胡竣然,道,“老师真的来了。”
  “你少骗……”
  “那位同学还黏在人家身上干什么呢?”颇为调笑的声音响起,胡竣然立马便离了楼涧,端端正正跑回了自己的座位,坐好了。
  景一渭这才坐正了,看向台上。新来的男班主任似乎挺年轻,看上去意气风发,说话也中气十足。楼涧趁着他还在深呼吸适应紧张气氛的空档,前后左右的人都给认识了一遍。果真,除了那个在高一跟他同桌的胡竣然,这个班还真的没有他认识的人了。
  他和景一渭坐在第三排,前排左边是一个个子不太高的男生,叫陆双行,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书生味十足。右边则是一个个子小小的女生,叫杜以珊,同样也戴着一副眼镜,楼涧不禁怀疑这两人是商量好了的要坐在一块。
  后边的左边便是那胡竣然,右边据说是大学霸,叫黄明靖。这个男生虽然看上去很man,但是却是瘦瘦的,还有点白,嘴巴一抿,大大的眼睛一眨巴,看起来还有点好欺负。楼涧坐在他前边,反头一看便看到他低着头正在写字呢,心里暗暗佩服,这高二的教科书都没发下来,他就在写作业了,果真是学霸呀!
  而左边的景一渭,两人不过是在高一的元旦晚会上被安排唱了一首情深深雨蒙蒙,之后便没了联系。楼涧都快忘了这人,没想到景一渭还记得,看他方才的口气,似乎还跟他挺熟的。楼涧腹诽,看来这人戏挺多。
  楼涧正百无聊赖,班主任在讲着注意事项,他便撑着头,看着前边那杜以珊,见她竟然在认认真真地听班主任说话,不禁好奇了,也不知这到底有什么好听的。他瞄了一眼身边的景一渭,才知道还有更新奇的,那景一渭竟然拿着一本本子在涂涂画画,也不知道在画些什么。
  楼涧跟他也不是很熟,便也不好去问他,只斜着眼睛看了一会儿,就觉得眼睛疼,刚要闭眼了,台上传来中气十足的声音:“那位同学,你偷瞄你同桌干嘛呢?”
  说罢,楼涧明显看到景一渭抬起眼看了他一眼,随即又低下头去画画了,似乎根本就不关心是不是他在看他一般。楼涧被班主任点名问名字,他只好回答:“楼涧。”
  话音刚落,楼涧又是明显听到身后传来一声轻笑。不用回头看,他也知道是胡竣然在笑他了。
  班主任又问:“你同桌叫什么呀?你偷看他干嘛?”
  楼涧无语片刻,干脆出卖了他:“景一渭,他在画画。”
  班主任一听,这还得了,在他讲话的时候不听,还在画画!他一走下来,那景一渭立马将自己的本子送上。楼涧正要奇怪他怎么这么主动,便听到班主任的声音:“这哪是画画?人家明明在做数学题!”
  楼涧看向景一渭,却见他正噙着一抹笑看着他,似乎在说:傻眼了吧傻逼。
  楼涧白了他一眼,辩解:“老师,那是Cao稿,你哪里看见题目啦!”
  班主任轻咳了两声,放下了本子:“你们好好听我说啊,别做别的事。”
  楼涧只瞄一眼那本子,伸出手刚要飞过去,又听到他的同桌小声说:“你要看?要看送给你好啦,拿去拿去。这么一点小礼物,就当是送给我的新同桌啦。别客气。”
  楼涧心底骂了他一遍,脸上笑嘻嘻:“多谢你的礼物,我不要。”
  说罢就要推过去,景一渭连忙拦住他,一脸恍然大悟:“不想要啊?是不是被老师看过啦?不然我再写一张给你?”见他还不想要,景一渭戏更多了,“你别跟我客气!都是同桌了!你说说你!怎么这么害羞呢!”
  “……”
  胡竣然在后边道:“喂!老师一直看着你们呢!”
  楼涧看过去,那班主任果真时不时就往他们这边看过来,于是他果断收了他的那本本子,藏进抽屉里,双手摆正,一派认真模样。景一渭看他那样子,差点就笑出了声。
  *
  “楼楼啊,快来吃饭啦,你那二叔又在外边不知浪什么!我们先吃了!”
  “哦!”
  楼涧从房间里出来,边问:“二叔最近很忙吗?怎么好几天都没见着他啊?”
  吕书极其嫌弃:“忙什么忙,忙着跟女孩子约会去了。”她把筷子摆好,但是楼涧明明看见她摆了三幅筷子。
  “妈,上次我看见他明明跟着一个女孩子手挽着手一起走呢,还说没有女朋友。”
  吕书摇摇头,说:“谁知道呢,三天两头没个正经,都这么大的人了。”片刻罢,她又补充了一句,“坐吃山空。”
  楼涧觉得好笑,又不敢笑出来,只能忍着笑吃饭。吕书看他要笑不笑,拍了他的头一把,骂:“快吃,吃了去上晚自习!”
  “哦。”
  过了一会儿,吕书又问:“今天几号了啊?”
  楼涧掰着手指算:“好像六号了吧。”
  吕书点点头,露出一副讨喜的神色:“要不,乖儿子,你过几天放假,陪妈妈去买衣服好不好啊?”
  “……”楼涧差些一口饭噎死,“妈,让二叔陪你去嘛!”
  “那不是他整天找不到人吗。”吕书啧了一声,摇摇头说,“再说了,他陪我去买衣服,不是盯着人家女店员看就是盯着走在路上的女孩子看,眼珠子转都不转一下。”
  楼涧连忙拒绝:“妈,我接下来全是课,一直上课到十号,今天上午才通知的!真的,没骗你。”
  “……”
  一吃完饭,楼涧跟避瘟神一般,立马跑回了学校。一回班里,便看到那胡竣然正坐在他的位置上,手里把玩着一封信。楼涧上去就挖苦:“那不会是别人写给你的约架信吧?”
  胡竣然却没怎么在意,连忙伸给他看:“快看,是有人写给你的情书!”
  “我的?”楼涧不可置信问,“不会是你看错了吧?怎么可能有人给我写。是不是给景渭的啊?”
  坐了几天的同桌,大家都混得差不多了,连景一渭的小名都传遍了。
  胡竣然正反看了看,说:“没可能啊,我看着在你桌上的呢,再说,景渭还没回来,肯定不是给他的。再说了,凭什么就是给景渭的,不是给你的?”
  楼涧没理他的话,奇怪地看了看那封粉色的信,一把抢过来,边拆边说:“管他呢,先看了再说。”
  胡竣然打了个激灵,急匆匆凑过来看内容:
  明天中午的时候,来楼顶一下,我有话跟你说。我等你。
  字是很娟秀的字体,一看就是女生写来的。落款也没有,写给谁的也没有。楼涧看完了马上撕成碎片,朝胡竣然说:“看来应该是表白。”
  胡竣然愣了一下,拍了他一下:“是表白啊!不然谁那么恶心用粉色啊,明知道你最不喜欢粉色了。”
  “你最不喜欢粉色啊?”
  身后一个声音响起,把两个人吓了一跳,楼涧反头一看,嘴角抽了抽:“你能不能别偷听别人说话?”
  “做贼心虚啊你们?”景一渭耸耸肩,“你们在我这里说话,我还不能听了?你定的霸王条款啊?”
  胡竣然连忙坐到了后边去,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一派祥和。楼涧坐下来,手里的碎纸片还在,景一渭一看,笑了:“你这是撕了什么啊?”
  楼涧一把塞进了书桌里,凶:“关你屁事!”
  景一渭也不在意,撑着头,贱笑:“你不喜欢粉色?为什么呀?”
  楼涧没好气回:“没有为什么,就是不喜欢。”
  景一渭问:“那是看见了会不舒服的那种不喜欢吗?”
  楼涧警惕地看着他,问:“你要干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