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黑子说 作者:马烟花儿(上)

字体:[ ]

 
文案: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想改个名儿。
轮椅蔫儿坏复仇少年×忠犬乐儿呵炸毛少年
 
不包甜!打死作者吧还是。 
《震惊!父亲用手铐铐起儿子究竟意欲何为?花季少年为何频频虐树?这之中到底是人x_ing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网瘾少年宋海林被父亲强制流放到老家山沟里,本意改过,殊不知正在被卷入一场y-in谋角逐。
十年前的一场车祸,让小镇少年苏慎失去了记忆,失去了行走能力,也失去了本应该幸福无忧的人生,多年以后,一个快递的到来,悄然改变了一切,如果那场车祸从来都不是意外,如果幕后黑手近在眼前,那么,内心的道德制衡和法制约束,将会碰撞出怎么样的火花?
看下去。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慎,宋海林 ┃ 配角:田喆,潘世呈,朐施然,栾景年 ┃ 其它:悬疑?
 
 
 
第1章 第一章
  宋海林当着他爸的面一脚踢向了学校大门口的一棵树,宋庆没搭理他犯浑,直接把书包甩到了他身上,书包在肩膀上撞了一下,掉在了地上。
  “你在这赖着踢树也没用,你乐不乐意都得待这儿!”
  宋海林没说话,又使劲踢了一下树,枯黄发脆的叶子尖叫着落在了地上。他瞥了一眼破烂的校门口,还有学校门口那块儿摇摇欲坠的木牌子,白底黑字儿,上写着:盛兴县清水乡中学。
  他想回两句嘴,但想了想刚从他手上拿下来还没几分钟的手铐还热乎乎地躺在车后座上,堪堪把声音止在了声带边缘。
  只能一脚一脚地踹着树,老树的腰忍不住发出老迈的“哟呀”声儿,像是哆嗦着一声声喊“夭寿”“夭寿”似的。
  宋庆在一边抱着胳膊看,也不管他。
  心里不忿,又打不过他,只能在这儿冲着动不了的树发泄,宋庆看着他这个“人不大气x_ing儿不小”的儿子,看得挺有兴味。
  滥用职权假公济私道貌岸然暴戾恣睢,宋海林在心里不带喘气儿地骂宋庆,四字成语骂完之后又添了一句滥用手铐使用权,心里想到手铐两个字儿,心里忍不住条件反s_h_è 似的打了一个小颤儿。
  丧心病狂。
  他临时又想到了一个四字成语。
  这天底下有哪个爸爸会像对罪犯那样一个擒拿手就把儿子给撂倒吗?这还不算,还把他个未成年人拷在房间里,逼他保证以后再也不玩儿游戏。
  “不可能!”宋海林被整整拷了三天,好好儿地硬气了一回,不管怎么着就是不松口,“这是我的梦想,我就是要成为一个职业电竞选手!”
  对于儿子的硬气,宋庆实际上还是有点欣慰的,只是这硬气没用到正地儿,高中还没毕业就成天嚷嚷着为了梦想弃学,关键这梦想竟然还是玩游戏。
  没哪个家长会认可这个冠冕堂皇的“梦想”。
  宋庆当时居高临下地踹了他的屁股一脚,“你可别侮辱‘梦想’这俩字儿了,说得好听,不就是想玩儿么你,从今往后你最好一点念头都甭给我有,等你啥时候想明白了啥时候这手铐才能不和你亲密接触。”
  “暴力执法你,我要去你单位投诉你!”宋海林大喊。
  “我们单位一把手就站在你面前,你投吧,我听听,你要投诉啥?”宋庆给了他一个眼神。
  “你,你!”宋海林挣了挣手铐,继续喊:“你……我找爷爷告你状去!”
  宋庆差点气笑了。
  不过这倒给了他一个灵感,第二天就把宋海林打包送来了老家。
  不是要找爷爷么?成全你。
  老家这边待在山沟沟里,进个县城都得来一出蜀道难,说是与世隔绝也不算过分。电脑?别说电脑了,连网线都不一定有,手机进了这里,信号都得少一格。不是要找爷爷吗?那就待着吧。
  扎着低马尾的班主任老远就看见了门口虐树的宋海林,赶紧加快了步子跑到了大门口,争取早一步把这棵百年老树给救下来。
  宋庆往前迎了一步,“您就是贾老师吧。”
  “是,是,”贾老师腼腆地抿着嘴笑,“这就是宋海林吧。”
  宋庆把地上的书包捡起来,把宋海林往前推了一下,还警告x_ing地瞪了他一眼,随后变脸似的笑眯眯地跟老师说:“老师,我这孩子不大好管,劳您费心。”
  “应该的应该的。”
  宋海林看着面前这个头发油得发亮的黑脸女人,心里一阵发堵。
  他爸倒是毫无留恋地开车回了家,连一丢丢尾气都没留给他,临走又板着那张半辈子都用来审讯的脸恐吓了他一下。
  贾老师边走边介绍着学校,这么个小破围墙圈了一块儿地,统共就这么一栋教学楼,还是三层的,到底有什么可介绍的啊。
  宋海林蔫头耷脑地跟在新班主任身后往教室走。
  他忍不住低头又看了一眼贾老师脚腕上的一小截r_ou_色丝袜,唉,这么一比,之前学校里的英语老师是多么美丽可爱啊,早知道,当初就不嫌她香水味冲鼻子了。
  走了一路贾老师就喋喋不休说了一路,临进教室了,还在前边说着什么,他也没注意听,就光胡乱昂昂嗯嗯地应付着。
  贾老师推开教室的门,宋海林跟在后边,把书包抡在肩膀上,进了教室。
  前排的同学们不吵也不闹,都趴在桌子上唰唰地写字,贾老师进门他们也没抬头看一眼,直到贾老师拍了拍手,说了句“同学们”,他们才抬起了自己淳朴用功又天真的小脑袋。
  学习习惯这么好?宋海林大吃一惊。
  就是写字姿势不大规范,趴那么近容易近视,这要是他以前的班主任,早一巴掌拍下去了。
  后排那几个在学校混日子的,虽然坐得歪七扭八,互相挤眉弄眼,但是一点儿声音也没有,老师进门之后甚至还坐正当了些。
  “给大家介绍一位新同学,宋海林同学,你自我介绍一下吧。”贾老师慈眉善目地看着宋海林。
  宋海林心情还差着,他捏了捏鼻梁,不大耐烦地开口:“宋海林——您不都说了嘛。”
  贾老师尴尬地扯了扯嘴角,马上又说,“那个……班里空位多,你自己……”
  还没说完,他就冲着靠垃圾箱和窗户的最后一个位子走了过去。
  “找位子坐吧。”贾老师委屈地自己小声补完了剩下的话,随即又拍了拍手,热情洋溢地对着同学们说:“大家继续默写《出师表》,我去看看你们数学老师来了没,来了就开始上数学课。”
  宋海林目瞪口呆。
  《出师表》不是初中就学过的吗?连他这种学习吊儿郎当的都能滚瓜烂熟了。
  什么叫看看数学老师来了没啊?感情默写课文是为了等数学老师吗?
  这到底什么学校啊,还算个高中么,他爸绞尽脑汁让他远离网络,费尽心思办转学,就是为了让他在这么个连数学老师都迟到的学校默写初中课文?
  后来他才知道,数学老师不光是高中这几个班的数学老师,他还是初中部的物理老师、化学老师、生物老师,同时也是体育老师。
  宋海林把书包放在座位上,正要坐下,前边的女生就转过头来惊恐地看着他,用蚊子似的声音说了句方言,宋海林倒不是听不懂方言,但这种蚊子哼哼,实在无能为力。
  那女生急了,更是半天结结巴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他皱了皱眉头,“说普通话。”
  那女生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竟然啪嗒啪嗒掉起了眼泪。
  这……是碰瓷儿吧。
  他看起来有那么凶吗?
  宋海林尽量让表情温和一点,说:“姑娘啊,你大点声成吗?”
  “这是班长的位子。”女生眼里还包着一大泡眼泪,就等着宋海林脸色一变的那一刻,再彻底打开泪腺的闸门让它们往外冲。
  宋海林都快被气笑了,也不敢用太凶的语气说话,只能翻了个白眼儿,“当演电视剧呢,你们班长姓上官啊还是慕容啊。”
  “@#”女生抽搭着说。
  “什么?”宋海林提高了声音问。
  “姓苏。”
  门口传来了一个声音。
  清清凌凌地响在了本来起了一层毛毛小声儿的教室里。
  宋海林慢慢转头看着教室门口,慢动作似的,只是看了一眼门口那个坐在轮椅上的人,竟然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人间啊,竟然会有这样的人。很多年后的宋海林再想起他见到苏慎的第一眼,最先冲进脑子里的就是这句话。
  那人用手滚着轮椅,手抓住轮子往前一用力然后顺着力道张开手往前一送,快要停的时候再重复,从门口顺顺当当地慢慢移到了最后一排,说:“这是我的位子。”
  他抬头扬着下巴看着宋海林,脸色很温和。
  蓝白相间的校服陷在黑色的轮椅里,中间那个穿着校服的人,肤色被映得越发白,嘴唇扬着一个弧度,把中间的美人裂给扯得平平整整的。
  “你知不知道这个角度,看人会显得特别好看?”宋海林想戏弄他。
  坐在轮椅上的人像是没听清楚似的,脸色沉了沉,问:“你说什么?”
  宋海林没再说一遍,或许只是宣泄一下自己被压制了这些天的愤懑,把书包拿起来又甩在了桌子上,“这个位子没写你名字吧?没写,那就是我的。”
  那人没说话,又把轮椅往前划了一下,手从宋海林的腰划过去摁在了桌沿上,宋海林往一边挪了一步,桌面的右下角用黑色签字笔赫然写着两个字:苏慎。
  字很工整,没什么个x_ing,就像是小学生学过的最原始的字体,一笔一划。
  他一愣,但是奇迹般地没感觉到生气。
  “苏慎。”宋海林念了一遍,拿起书包放在了隔着一个过道的位子上。
  苏慎的桌面上干干净净,靠着窗台的地上放了两摞书,书脊露在外面,清清楚楚地把各自的名字亮在外边。
  他把数学书抽出来放在桌面上,轮椅滑到桌子跟前,没再搭理和他只隔了一个小过道的宋海林。
  这个小c-h-a曲过去之后,班里又响起了小声背书的声音,当然,里边也不免混着打闹闲聊的杂音,不过声音都不大,虚虚地浮在空气里,挠得人心烦意乱。
  数着日子,今年的全国联赛就还只有两个月,他爸早不发疯晚不发疯,偏在他准备着参赛的时候给他来这一出儿。赢了全国联赛,就能代表国家队参加明年的亚洲联赛,前途不可限量,偏在大人嘴里说起来就是不务正业。他们所谓的正业就是老老实实跟着高考大军一块儿挤独木桥,然后在大学逃课谈恋爱混上四年?
  周围这些背着初中课文的灰扑扑的同学,更是让人看了就烦。
  宋海林烦躁地踢了一下桌子腿,不大不小的声音没影响到前排背书的同学,倒是后边一个从一开始就端着碗泡面“哼哧哼哧”吸溜的胖子也踹了一下桌子,那不怎么结实的木头桌子晃了晃。
  “新来的。”他语气不怎么客气,“挺拽嘛。”
  宋海林没搭理他。
  眼看胖子把泡面往桌子上一墩就要站起来找事儿,旁边一个黑脸瘦子摁下了他。
  “顾燕你干嘛!”胖子说,“你不是说……”
  还没等他说完,顾燕就做了个手势打住了他,看起来,是个头头的角色。
  他转脸笑着对宋海林说:“新来的……是吧?城里来的啊?我们也没什么别的意思,大家以后都是同学,你在我们这儿不得靠着哥儿几个照顾着你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