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秀才遇到兵 作者:赖尔

字体:[ ]

 
 
<秀才遇到兵>
 
 
 第一章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这下子,李德元可是真真切切体会到这句话的含义了。躲在桌子底下抱着头的他,实在无法抑止住自己的胳膊和腿脚,只能任由它们哆嗦个不停。虽然用手掌遮住了两只耳朵,可是头顶上“霹雳匡啷”的打斗声,还是传入他的耳中,似乎还有越来越近迫的趋势。李德元有双手合十、大呼“菩萨大慈大悲,救小生一命”的冲动,可又不敢将手从耳边移开,只有紧闭遮双眼喃喃道:
 
    “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小生可不想壮志未酬生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啊。就算要死,也要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忧国忧民到吐血三升,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说着说着,他竟掉下两滴泪来,“啪嗒”掉在地上。
 
    望着地上两滴泪迹,李德元不禁心中大恸:“常言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没想到上京赶考还没有数日,就遇上这等危难,弄到命悬一线。而且,这等情况,分明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嘛……”
 
    没错。李德元本是一名平平凡凡普普通通的秀才,是上京赶考的诸多学子中的一员。今日刚刚路过晋城,他找了家茶店坐下,要了杯香茶,打算休息上片刻再继续赶路。没想到刚刚喝了还没两口,就听门外一声大喝:“拦住他——”那声音大得几乎可以震破他的耳膜。
 
    李秀才揉了揉耳朵,暗道:“哪儿来的人那么粗蛮。这么大的嗓门,且不说伤了自身的元气,也要考虑给路人一个清净啊。”正当他不满地摇了摇头,转而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凶神恶煞的汉子,提了把九环大砍刀,正冲着茶店奔来。他的身后还跟着一名红衣大汉,似乎刚才那声大吼就是他所为。
 
    那凶恶男子桌挡砍桌,椅挡劈椅。见他这副癫狂状态,李德元吓得脸色煞白,抱了头就拱到了桌子底下,战战兢兢地等着恶人离去。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恶人非但没有离去,反而和后面紧追上来的红衣汉子大打出手。登时,茶店里乱作一团,茶客们尖叫着四散逃开,刀剑相撞的声音不绝于耳。李德元想逃,可是想他一介文弱书生,平日中讲究的是谦谦有礼,走路非要昂首阔步,一步一顿才能显示读书人风流倜傥的气派。换句话说,这个家伙,平时一个常人走一个时辰的路,他得走两个时辰才成,更别说是逃“跑”了。所以,他只有认命地躲在了桌子底下,哆哆嗦嗦地祈求孔孟两位老人家天上有知,看在他饱读诗书,也算是第百代门生的份上,保佑他度过此劫。
 
    然而,显然两位老人家正忙着喝茶嗑牙,没有听到他的祈祷——就在李德元颤抖着喃喃自语的时候,只听得“匡啷”一声,一把大刀劈在了他藏身的桌上,硬生生将一张结实的木桌一砍两半。
 
    眼见面前躲了一柄明晃晃的刀子,李德元登时思绪停滞,只是愣愣地抬起眼来,向刀主人望去。只见那是一个浓眉大眼的汉子,穿著一身捕快的红衣。
 
    那汉子也发现了他,撇了撇嘴角,一双黑眸里露出不屑的神气:“切!蠢秀才,还不快滚!”
 
    什么?!他竟然说他蠢?!还让他滚?!李德元登时什么也顾不得了,“噌”地直起身来:“你这个人怎么这样说话呢?秀才是读书人,是懂得孔孟著作的明白事理的人。孔曰成仁,孟曰取……”
 
    然而,李德元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那汉子一脚踹在屁股上:
 
    “滚!少在这儿碍事!”
 
    然后李德元就只好真的滚了。摸着屁股“哎哟哎哟”地被踹到了茶店的大门边,跌坐在地上。这一跌,让他摔了个七荤八素,连该干什么都不知道了,只好怔怔地看着店里的打斗。
 
    那红衣汉子提了大刀,直追凶徒,龇了牙见桌砍桌、见椅劈椅。那凶横的表情,比那提九环砍到的恶人更要狠上一筹。只听“砰——”一声,两刀相接,那红衣大汉一使蛮力,硬劈开了对方刀上的金环不说,还划伤了对方的手臂,登时血如泉涌。
 
    “好……好残忍……”李德元看得呆了,喃喃道。这个时候,他非但没有为红衣的捕快叫好,反而可怜起那个凶徒来。而他的喃喃声被那红衣汉子听了,横了眼睛瞪他。这一眼,吓得李德元头皮发麻。再接下来,只听那大汉冲他大吼一声:
 
    “还不给老子快滚!找死么?!”
 
    “哦哦。”李德元忙不迭地应道。转了身子,手脚并用地向茶店外爬去。可是,没爬个几步,他就觉得有些异样,总觉得手臂上空空的,好象少了什么东西:
 
    “哎呀!”他惊觉道,“我的包袱!”
 
    李德元转而跌跌爬爬地往茶店里冲,可刚跑了进去,就只见那凶徒一手捞了包袱,砸向那红衣捕快,用以拖延时间争取出刀的时机。那红衣大汉哪里会让对方得逞?!想也不想地,他把刀一横,便使包袱被横劈了开。登时,纸张乱飞,纷纷落下:
 
    “啊!我的书啊~~~~”李秀才惊得傻了眼,呆呆地看着碎裂的纸片纷纷扬扬地飘落。想都不想地,他冲上前去,抢救那些书的残片。可当他刚拾了两片,就被一个巨力拉向一边,再然后,脖子一凉。他后知后觉地低头一看,只见一把明晃晃的大刀架在他脖子上。
 
    “……”李德元双眼一翻,就要晕倒。可耳边一阵咆哮,又将他给震得醒了:
 
    “把刀放下!再过来我就一刀杀了他!”
 
    这下子,李秀才终于搞清楚状况了:原来,他是给歹徒劫持了啊。还好还好,只要那捕快按照歹徒的话去做,凶徒还是会放了他的。
 
    在心中做出如此分析,李德元以无限期待之眼神望向那红衣汉子。可这一望,却让他登时傻了眼:
 
    只见那红衣捕快横着刀比划着砍法,一边狰狞地笑着道:“好啊!你杀了他吧!”
 
    什么?!李德元震惊地张大了下巴,合不拢嘴了:这个人到底是不是捕快啊!呜呜呜呜,天要亡他!看那家伙一脸凶恶的样子,狞笑着,分明这个人才比较像坏人嘛!
 
    就在这时,只听见外面一片纷乱,一群官兵纷纷提刀剑而来,站在那红衣汉子之后,似乎是在等待号令。
 
    “别过来!让开!”凶徒左手勒着李德元的双手,右手拿着大刀作势划他的脖子,“再靠近我就杀了他!”
 
    那些官兵们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是好,一齐将询问的目光投向红衣捕快:“张头儿,怎么办?”
 
    “张头儿”想也不想,一撇嘴:“围上!”
 
    “是!”一群官兵将凶徒和李德元团团围住,持刀摆阵,等待下一步命令。这幅景象是凶徒万万没有想到的,登时气急败坏地下了重手:
 
    “信不信?!我真的会一刀杀了他!”
 
    李德元只觉得脖子上一疼,然后就有一种暖暖湿湿的液体顺着脖子往下淌。他觉得自己快要昏了,只有将求救的目光投向那个“张头儿”,期待对方能够良心发现。可是,他的期待再一次落空:
 
    “杀啊!你杀了他好了!”那“张头儿”斜斜地咧了嘴角,瞥了眼睛看那凶徒,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你砍了这个蠢书呆最好!老子早看你不顺眼了。本来老子最多只能关你个十年八年,你砍了他,老子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要了你个狗崽子的小命了!”说到这里,他眼一横,竖了刀子就作势要劈——
 
    “等等!”李德元惊叫,见到对方的动作稍有迟疑,立刻声泪俱下地劝解道,“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所谓‘上天有好生之德’,你身为官府中人,也算是朝廷命官了,怎能如此草菅人命?!你见人质被擒却无所顾忌,是为‘不仁’;身为一介捕快,你不但不规劝凶徒放下屠刀、立即成佛,反而怂恿对方杀人,犯下更重大之罪孽,是为‘不义’。呜呼,如你这种不仁不义之徒,怎能担当维护百姓安危的捕快?!呜呼,朝廷如此用人,长此以往,国将不国!”说到最后,李德元更是清泪长流,势如泉涌。
 
    “国你个头!”听他一番话,那“张头儿”额前青筋直爆,青白了脸色,大吼道:“格老子的!你个兔崽子不杀他,老子杀!”
 
    话没说完,就一跃而起,作势一刀劈下,正对着李德元和歹徒。那歹徒见形势不对,一把推开人质就要落跑,谁知那“张头儿”竟然在空中将手腕一翻,转而横砍下去,硬生生地在凶徒的腿上开了一个大口子。只见那恶人腿一软,一骨碌跪在了地上。众官兵趁势一拥而上,十多把明晃晃的刀子架在了犯人的脖子上。
 
    “……”李德元原本吓得闭上了眼睛,等待那刀子将自己从头到脚劈成两半。可等了半天,也不见预期中的痛感袭来。半晌之后,他小心翼翼地睁了眼,只见那凶徒已经给众人七手八脚地捆了跟个粽子似的,而那“张头儿”正一脚踹在对方受伤的小腿上:
 
    “叫你个兔崽子跟老子斗!”咧嘴邪笑着,那凶狠的眼神看得李德元倒吸了一口冷气:
 
    “你你你你……”李德元一手指向地上那个只有出气没有进气的家伙,“跟他比,你才比较像是土匪恶霸!”
 
    “没错啊!老子就是土匪!”那“张头儿”都没正眼看他,只是满不在乎地瞥了一眼,“你没听过‘官匪一窝’么?当官兵的不像土匪怎么行?”
 
    李德元气得直抽气,拍了半晌胸脯才让自己顺过气来,义正言辞道:“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当官者,若不能以身作则端正态度,怎能做好统帅作用?!更何况‘官匪一窝’,这种词儿竟从你一个捕快口中说出来,更是大逆不道!你们将百姓之生死置于何处?!俗语云: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
 
    “收起你的大道理!滚!再不滚,信不信老子割了你的舌头?!”那“张头儿”横了眼来,亮出大刀正点在李德元鼻梁前,惊得他出了一身的冷汗,只得闭了嘴,灰溜溜地往外走。可走了几步,却又觉得不对劲儿:想他一介读书人,最是明白事理的,怎么能被几句恐吓就吓得夹着尾巴逃了呢?!孔曰成仁,孟曰取义,书中早有教导:‘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书中还有教导……等等!他的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