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王者荣耀同人)无药可医+番外 作者:千声

字体:[ ]

 
备注:
     食用说明:
 
1.ooc请注意
 
2.药鱼向,发展不定
 
3.王者荣耀同人文,与历史人物无关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庄周,扁鹊 ┃ 配角:孙膑,墨子,老夫子,鲲,鲲,鲲 ┃ 其它:王者荣耀
==================
 
  ☆、一
 
  “无论付出多大代价,他终究会超越那个人,并给予他致命一击。”
  庄周放下笔伸了个懒腰,他百无聊赖地打着呵欠回忆起梦中的场景,确认没有遗漏的要点后,这个故事就此结束了。“嗯,应该说是梦境中无论事件怎样发展都是合理的,可写下来果然还是荒诞啊。”洗净毛笔后他并没有将毛笔收起挂好,在桌子上拨弄着笔杆看它骨碌着转来又转去,留下一片水渍。
  他抬头看着窗外,四月时节花都差不多谢尽了,绿叶也还没能长成浓郁的翠色,风一吹过呼啦啦露出褐色枝干,他忍不住想到,梦中那个曾经繁华无比的世界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景色。想着想着庄周又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没收起的毛笔骨碌着滚走掉到地上。
  “师兄,该吃饭了。”孙膑敲过房门听里面并没有动静,估摸着自家师兄又是睡糊涂了,径自推开门,踩着机关做的双脚吱呀吱呀地走进去。
  “唉,师兄,这样对着窗户吹风睡觉是会着凉的,不去床上睡至少也要披件衣服啊。”孙膑看着睡得香甜的师兄无奈地叫醒他,“午时,该吃饭了,师兄。”
  “啊,已经是这个时间了吗……”庄周迷迷糊糊地起身,揉着眼睛朝门口走去,说话的时候还带着浓浓倦意,忍不住小小地打了个呵欠,“还有,唔,不用叫我师兄的,叫我子休就好。”
  孙膑听了笑着答应了:“好。”明明已经几十年过去了,师兄还是这么一副懵懂样子,整日地睡觉写书,就好像梦境才是他的全部。“子休今天又梦见了什么?那个被活埋的小医生逃出来了吗?”“嗯,逃出来了,还发现了太古魔道的秘术……”还有后来他遇到了一个人,从此万劫不复,这是子休刚刚梦见的,什么都还没看清就醒了过来,他便没有提这段故事,“我都记下来了,吃过饭你可以来我这里慢慢看。”“好的。”
  虽然这样答应了,但孙膑并没有什么心情去看。之前子休梦见自己的事故后慌慌张张跑来找他。“伯灵你一定要去劝住田忌他,还有墨子那边我会去说的,可是我的梦从没出现过偏差,这要怎么办。”明知道结局却无法改变,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让人心寒,孙膑对这些梦中的故事总是心有余悸,尤其是,子休他梦见的从来都不是什么鬼怪故事,而是将来必会发生的真实。
 
  ☆、二
 
  子休出门远游了。
  大概是被来访的人三番五次惊醒,晕乎乎地虚与委蛇后发现目的不过是他可以预知未来的梦这样的事情终于惹恼了,庄周简单收拾包袱后带着鲲消失不见。等到所有人发现庄周的不辞而别想要寻找他的时候,却在稷下学院门口看到了他孩子气一般宣泄的辞别书,众人哑然失笑,能将门都不愿出的子休气到离家出走,这也真是有趣。
  不用再每日三餐去叫醒师兄的伯灵顿感无所事事,整日赖在墨子书房里看他摆弄机关,心里总是放不下子休。“喂,墨翟,你说子休那种整日只知道睡觉的人,如今出了门能照顾好自己吗?只怕他到时候连鲲被人偷了去都不知道。”
  墨翟没有抬头,依旧研究着机关,还不忘分心来回答孙膑的话:“夫子不是已经派人去找他了吗?他那样子肯定走不远,不用担心,肯定很快就回来了。”伯灵却没有理他,自顾自地转移了话题:“……不过子休的那个鲲到底是个什么魔种啊,我从没见过什么鱼离了水还能活得这么自在,他是从哪里捡来的?”
  见此,墨翟闭嘴不再理这个只知道自顾自说话的家伙,看他一副自娱自乐的样子,墨翟安心地看着机关术。
  这边子休还趴在鲲的背上睡觉,竟不知这家伙明明是鱼偏偏脚力却如此之快,一溜烟地跑出了稷下学院,穿过长安城来到秦地边境。
  子休一觉醒来还以为自己只是在稷下学院附近,拍了拍鲲说道:“我在你背上这么久你也累了吧,我去写些东西,你就好好休息吧。”说完子休从鲲的背上下来,喂它喝了水就一齐靠着树休息了。
  鲲不安分地摇着尾巴看着子休趴在地上写着什么,看了一会自觉无趣,打个滚就到树荫下睡觉了。子休趴着写了一会就觉得累了,靠着鲲眯起眼睛看风景。现在是八月底正逢九月初,树冠不再是繁茂的绿色,叶子微微枯卷,一片淡绿中夹杂着黄褐色,间歇地有叶子飘落在鲲巨大的身躯上。子休拂掉落叶抱着鲲,又睡着了。
  扁鹊一路逃出后刚刚在秦地边界安定下来,这天出门准备研究附近Cao药,远远地就看见路边树下一片蓝绿色,走进了才看清竟然是一条……鱼?还有个抱着鱼睡着了的人。估摸着这鱼应该就是传闻的魔种,扁鹊便打算就此将鱼拖走好好研究一番,至于这个人,正好自己如今缺个试药的人,一并带走吧。
  于是扁鹊背上背着个人,手里拖着条鱼,一路下山回到了自己安身的简陋房屋里。扁鹊刚要把鱼拽走,鱼就一个打滚醒了过来,还没发出声扁鹊就开口说:“敢多做一个动作,我就直接在这里解剖了你。”说完指了指腰间的刀,鲲吓得呜咽一声,任由自己被拖走,一路祈祷庄周能快点醒来。然而庄周倒是一路睡得很深,若不是还有呼吸扁鹊都怀疑他是不是已经死掉了。
  到了家扁鹊一把就将鲲扔进水缸里,鲲扑通一声落入水缸撞到缸底,哀嚎了一声蜷缩在这不比自己身体大多少的狭小空间,翻个身都艰难,根本出不去。至于这个人,刚好可以用他试试自己的新配方。扁鹊把这人放到床上盖好被子,便出了房间去院子里熬药。等到药都熬好了这个人都没有醒来的迹象,扁鹊不耐烦地一把拽起这人:“醒醒,该吃药了。”
  子休慢悠悠地睁开眼睛,眼前一片模糊,过了好一会才看清身边情形,打着呵欠问面前的人:“是你把我带到这里的吗?”“是的,我路上看到你在外面睡着了,怕你着凉便把你带回来了,这个药先喝了吧,若是真的感冒了就不好了。”
  “嗯,好。”子休看着面前的人眼熟,一时没想起来是谁,只当自己原先认识便乖乖喝了药。喝过药才想起来一直跟着自己的鲲不见身影了,连忙问道:“你见到我的鲲了吗?就是一条很大很大的鱼,蓝色的。”
  “鱼?我放在院子里了。”子休听了立刻起身,鞋子都没穿好就踉踉跄跄跑到院子里,就看到水缸上露出一节鱼尾巴不安分地摆动着。他跑过去拽着鱼尾巴,废了好一番力气才把鲲从水缸里拽出来。扁鹊靠在门前看着这人被不停打滚的鱼溅了一身的水,装模作样地走过去说:“小心点,一身的水别又着了凉。这鱼就放在水缸里不好吗?”
  子休听了笑着说:“鲲其实不是很喜欢水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包里有衣服的,等下我去换掉就好了。啊对了,鲲是魔种你会介意吗?之前养它的时候夫子就一直不乐意,我不敢对外说,但是它又很黏我……”一边说着一边抹掉鲲身上的水,一番折腾下来身上的衣服从里到外s-hi了个通透。
  等到换好衣服收拾妥当之后子休才开始考虑目前的状况,这才想起来这个面熟的医生是以前梦到过的扁鹊。仔细回想一番,似乎有从秦王宫逃出来之后x_ing情大变这个片段,不过看他的样子,似乎事情还没有发展到那个时候,于是开开心心地抱着鲲去找扁鹊。
  “扁鹊扁鹊,是我,庄周,你可以叫我子休的,谢谢你带我回来……”扁鹊正在看书,忽然听见脚步声顿时警戒起来,手按向腰间的刀和毒瓶,正思考是将毒瓶丢出去还是直接用刀,转身看见一个乐呵呵地跑着鲲跑进来的家伙,轻叹一声放下警惕。
  “那个,我不知道怎么说好,就是告诉你要小心徐福,你的师父,他会害你的,秦王宫是个陷阱。不过你放心,最后你会逃出来的,要记得随身带着药,好像是麻醉药……”扁鹊不明就里地听着他说以前的事情,不满地问道:“你跟我说这些以前的事情做什么?”
  “啊……已经发生了吗?对不起啊,”子休听着收起了笑脸,低头道歉,“我只是能梦到以后的事情,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生,原来已经……对不起啊,我没想到这次会这么快就……”
  “庄周?”听到扁鹊叫自己的名字,子休安静下来听他讲话,“就是那个会梦到未来的庄周?”“嗯,是我,其实你可以叫我子休的。”子休现在满脑子都是事情已经发生了自己还这样揭人伤疤该怎么道歉,小心翼翼地看着面前的人。“你梦见过我?”“嗯,梦见过,一直到你从秦王宫里逃出来,逃到朝歌遗址那里,还有……”
  扁鹊听到这番话并不开心,那种“我知道你全部的过去哦”的感觉让他对面前的人充满厌恶,他带着带着一肚子不满开了口:“先生您既然会梦到未来,那先生您可曾梦见如今被我抓来做药人的这番光景?”
  药……药人?子休想明白这两个字的背后意味着什么后脸都白了,现在满脑子想的已经不是如何道歉而是之前那碗药里都是些什么了,他顿时有些反胃。“嗯?先生,您可曾梦见过啊?”扁鹊好整以暇地看着这位高人,看他脸色煞白的样子真是好笑。“不曾梦见过,”子休摇了摇头,不敢不回答,“我的梦里,从来都不曾出现过自己。”迟疑了一会,子休继续说:“我能梦见其他人的未来,却独独看不见自己。”
  接着便是一片沉默,子休低着头,到底没忍住,开了口:“今天的药里……”“嗯,是的,说是防着着凉都是骗你的,那时我新做的配方,看你没什么反应,看来效果不错。”子休听了只是含糊地应了一声,扁鹊没看到意料中的惊恐的样子,有些失望:“怎么,不肯开口求我为你解毒吗?”“没什么,只是觉得有些无所谓了。”一旦接受了自己会死于这人之手这个结果,子休突然有些释怀了。
  既然我所梦见的皆是未来,我梦见它,记下它,然后看它出现,那么死亡也不过是一场长眠,它依旧会出现。不管哪一种,都没什么区别。
  扁鹊觉得自己挥出的一拳轻飘飘地落了空,恼火地想:原来做梦做多了连生死都不知道了吗?他看着这个站在自己面前半天都没有变个动作,依然抱着鲲的人。嗯……鲲?扁鹊突然想起之前庄周说的话了。
  鲲它很黏我……
  抱着试探的心态扁鹊开了口:“你不在意自己的生死,那你也不在意鲲的生死吗?”子休蓦地睁大眼睛瞪着这个怪医,一步冲上前去伸出手,却又堪堪停住慢慢收回来。“你对鲲,做了什么?”扁鹊很满意这个反应,笑着说:
  “留下来做我的药人,不然我就引爆它体内的毒。”
 
  ☆、三
 
  如此,过了一月有余。
  其实与从前也并无什么差别,自己本就是睡觉写书,除此之外并无什么要紧事情,子休抬起左手,铁链发出哗啦啦的声响,虽然隔着层衣服,但是时间久了手腕还是被镣铐磨得红肿,隐约有小小的伤口。铁链很长,绷直了可以一直走到院子里,能看到鲲在院子里四处游走。见到主人了,鲲会亲昵地蹭上来,子休就会把梦中的事情讲给它听,讲累了就趴在鲲背上睡觉,醒来接着讲,一人一鱼经常一坐就是一整天。
  原先扁鹊并不放心将鲲直接放在院子里,想用笼子或者镣铐什么拴住,子休求情了半天,扁鹊才退一步选择铐住庄周,放任鲲在院子里游走。有时候子休也会想起从前梦中那个天真善良的小医生,也许是这次背叛带来的打击太过沉重,如今他事事都要绝对掌握,不能容忍半点偏差。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