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综漫同人)死不了的太宰先生 作者:樾玥(下)

字体:[ ]

第86章 没标题的第九天
  这么一来的话人就有点多了啊。毕竟还有几分寄人篱下点自觉,中原中也陷入了沉思, 看来还要找松阳再来一间空房呢。。
  “是在下突然出现让您和太宰大人感到困扰了吗?”烛台切皱着眉, 忧心忡忡的询问, 竟然让审神者大人如此忧心, 可真是太不帅气了。
  藏在暗处的银时不停点头,就是就是,三人行什么的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给军装小哥点赞,是一位难得的清醒人呢。
  “这倒没有。”中原先生示意某位刀子精不要想太多,“一切能用金钱解决的问题就都不是事儿。”他有钱, 可以说穷得就剩下钱了。
  湛蓝的眼中带着一丝笑意,中原中也嘴角勾起一抹笑,看向那片y-in暗,“我说的对吗, 吉田银时桑?”
  “喂喂, 就算中原桑是松下私塾的大金主,但记错了阿银的姓什么的还是不可原谅哦。”被发现的窘迫让银时提高嗓门掩饰自己的心虚。
  “啊呀,我以为银时你相对于坂田更想姓吉田呢,原来是我猜错了啊。”
  这……也不能完全说是猜错了呢。自己内心深处隐晦的小心思竟然就这样被人大大咧咧的戳破了……仔细想想还这么有些难为情呢。
  “要……要是松阳老师不介意的话, 阿银也是不介意黑他养老送终的。”银发卷毛小鬼红着脸别扭的答道,“阿银可是位知恩图报的好宝宝呢。”
  “你绝对是想多了银时!”桂小太郎突然从树冠上跳下, 一木刀的劈向白日做梦的友人,“松阳老师可是要和桂在不久的将来一起感受成熟女x_ing的温暖呢!”
  “你可闭嘴吧假发, 你那些成人杂志是感受成熟女x_ing的魅力吗?”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对于桂小太郎喜爱熟女杂志的特殊癖好, 阿银他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呢, 甚至上次松阳老师来的突击大检查还是阿银来打的掩护呢。
  烛台切对于突然冒出头的两个小萝卜头一惊,随即再一次陷入了深深的自责。这又不是夜战,他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察觉到有外人出现,这是何等的失态啊。
  太宰治将手中的最后一口金平糖咬碎咽进去后,舔了舔嘴角,揉了把突然失去梦想的烛台切,“咪酱不用在意,不用在意,这里不是你能发挥自己长处的地方啊。”侦查值低什么的整顿不是你这把太刀的错啊咪酱。
  “是的,太宰大人,抱歉竟然让您为在下担心。”感受到头顶传来的审神者大手心的温度,烛台切的脸红红的,有那么一丝丝的难为情,却又本能的亲近为刀男们提供赖以生存的灵力的婶婶。
  银时为这ntr现场给惊呆了,看着似乎改没有察觉自己头上已经一片绿了的金主大人,阿银觉得就算是看在那半年份的Cao莓牛n_ai的面上他也该提醒金主大人几句了。
  不顾还在那儿费尽心思卖熟女安利的假发,银时悄悄向中原中也勾了勾食指,示意他过来。
  中原中也眨眨眼,走到y-in蔽之处,看着一幅鬼鬼祟祟模样的银时有些不明所以,“小鬼你找我?”
  金主大人一脸的傻白甜,让银时突然产生了种自己即将染黑一朵小白花的罪恶感。
  “中原桑,你要知道男人的劣x_ing就让他们注定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
  “所以?”
  银时颇为困扰的挠了挠蓬松的卷毛,有些恨铁不成钢,你说那么大一个人了他怎么那么不开窍呢。
  “您觉得太宰桑怎样?像不像是那种三心二意的人?”银时下了一剂猛药。
  中原中也不明所以,“三心二意?和谁?太宰他为什么会背叛我?”
  “那个……不是说越帅气的男人越容易出轨吗?”银时不知道自己这个迄今为止最大的尺度就是到河边偷看隔壁阿花家的小母狗洗澡的小屁孩,为什么要教金主大人预防狐狸精的三十六计。这种生命所不能承受的痛,Cao莓牛n_ai已经不能抚平他内心的伤痛,必须再加两杯巧克力芭菲才行。
  偏偏唯一的学生还是个不开窍的。
  “那位站在太宰桑身边的帅哥是叫烛台切吧?真是相当帅气的人呢。”所以哦,我的金主大人,拜托您拿出一点警戒心吧好吗。
  中原中也彻底不明白了,他在玛丽乔亚接受的教育从来都是什么世界是天龙人的后花园,世界能够和平发展至今都少不了天龙人的付出,作为世界贵族的天龙人理所应当的享有这个世界最顶级的一切。
  对于中原中也来说,太宰治这个男人从里到外都已经被打上了中原中也的印记,他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奴隶主——中原中也赋予的。
  奴隶是不会有任何私有财产的,就算是那些刀子精们,严格意义上来说也是属于玛丽乔亚的老祖宗的私有财产。
  某种意义上三观已经扭曲了的中原中也始终没办法get到银时想要表达的点。
  “您到底对太宰和烛台切怎么看的!”
  “怎么看?”从银时被气得通涨青的脸色上,中原中也恍然大悟,已经隐隐约约有那么几分明白自己的价值观好像在无形中被带歪了那么一点点的橘发青年,恍然大悟。
  “大概就是妾室和他家的陪嫁丫鬟?”
  !!!阿银竟然看走眼了,原来无形渣才是真绝色。
  “什么啊,原来我在中也心中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妾吗?好伤心啊。”
  突然冒出的声音让银时吓了一大跳,“怎么办呢?人家的心好痛,要chuya亲亲才能缓解了。”
  与欢脱的语调完全不同的是太宰治那双鸢色的眼眸深处所酝酿的风暴,他真是该死的嫉妒起就在他不知道的那个世界被小蛞蝓亲口承认了身份的正室了。
  “都说丑媳妇也要见公婆,中也什么时候也让人家带着陪嫁丫鬟一起见见正宫娘娘给人家请个安啊。”
  真是好大一股醋味……
  “正宫?我知道了,原来你们在说那个最近很火的大奥剧呀,里面的素姬发现所托非人,将军已经有了正室之后绝望的表情简直……”不明所以的桂总算是抓住关键词,兴奋的开始分享自己的观后感。
  然后就被银毛小鬼一把捂住了他喋喋不休的嘴,“啊啊,假发你是今天毒蘑菇吃多了吗?都什么时代了哪里还会有什么大奥阿,三宫六院七十二嫔什么的啊。”
  你这不是拿着刀子往人家心窝子上戳吗?
  “不是假发是桂!”
  现在是说这个时候吗?有时候银时也挺佩服像假发这种无忧无虑的单细胞生物的。
  眼看着一场修罗场就要爆发,作为导火索的银时,悄咪咪,悄咪咪的拖着某脑子进水了的桂……这种夫妻打架现场对阿银这个年级段的小孩子来说还是太刺激了。
  就……不打扰了。
  中原先生是越发的不解了,都说女人心海底针,为什么他才多久没见他家奴隶,就跟不上他的桀纣了呢?
  “你到底在生气什么太宰?”
  真是了不得了啊他的小矮子,竟然能看出他生气了的这件事,真是巨大的进步哦。
  “你觉得呢?中也果然是只不开窍的小蛞蝓呢。”十分傲气的一个转身,“咪酱,我饿了,要吃咪酱做的蟹r_ou_大餐~”
  “太宰大人……”莫名躺枪的烛台切咽了口口水,看了看突然闹脾气的审神者大人,又看了看眼底一片迷茫的中原大人,颇有些左右为难。
  “咪酱,真的好饿啊~”
  “作为大金主的Chuya肯定不会像我们这些妾室一样馋那么一口吃的吧。”可以说十分少女的一个转身,哼唧一声走了。
  徒留在原地的中原中也:??所以这个男人到底哪根筋不对了?
  被脾气见长的奴隶冷暴力了是什么样的感受?
  连续三顿了,中原中也面前放眼望去一片绿油油的春意盎然,无r_ou_不欢的中原先生觉得自己此时的脸色应该也和这几盘菜差不多了。
  然后本该是王子和公主过上幸福快乐生活的happy
 
 
第87章 没标题的第十天(修bug)
  这场无聊至极的谈话从琼瑶式的你听我解释, 我不听, 我不听开始。
  到中原中也震碎了一张樟木桌子截止。
  仿佛是被人按下了暂停键的太宰治看着中也皮手套下的那一片碎木渣, 乖巧坐姿.jpg。
  “这样安安静静听我说不好吗?”
  “没问题的中也, 你慢慢说。”
  中原中也轻轻一吐气, “首先我并没有所谓的正室。”
  这个锅请允许他郑重的拒绝谢谢。
  “不可能,你明明对着银时说我跟烛台切只是小姓!”太宰治无害的微笑。
  果然啊, 问题就是出在这儿了。肯定了自己猜测的中原中也有点心累,一时间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
  但他的这番沉默却被太宰治认成了做贼心虚,内心里怄得要死的太宰治脸上的笑是越发灿烂了, “中也没关系的,你跟我说实话就好,我知道中也家大业大瞧不上我这样一穷二白的穷小子也是正常的,只要……只要中也你心里还有我一席之地……”
  可以说十分的委屈求全了。
  但这种恋爱脑一样的痴情好男人模样可把中原中也给恶心坏了, 他还不了解这个男人吗?
  看上去人畜无害, 不与天地争的淡泊名利无害小白花模样, 别以为他不知道自己身边伺候起居的奴隶从成熟知x_ing的女x_ing变成了清一色的小萝莉、正太。
  还不就是吃准了他那可笑的道德感,以及——
  三年起步最高死刑的《未成年保护法》。
  可以说太宰先生是一位十足十的心机boy了, 这个时候你给装什么清纯无辜恋爱脑?
  “你知道的太宰, 自从有了你之后,我的眼里就再也看不见别人了。”
  “真的吗?那…那位正室?”就像是一只受惊的小鹿一样s-hi漉漉的眼眸怯生生的望向中原中也。
  你可千万别以为就那么一句甜言蜜语就能让我放松警惕, 他可不是那种随便的人,这种甜言蜜语至少要再来三句, 再加一个么么哒才差不多。太宰治可是很挑的人呢, 哼唧。
  有点新奇于太宰治委屈巴巴的小表情, 但不得不说露出这种神情的太宰治,诡异的戳中了中原先生的萌点。
  真的是无愧于他心机boy的人设,太宰先生作为男人可是很懂男人间不可言说的隐晦的萌点呢。
  刚刚还满腔怒火的中原中也,就连说话的声贝都降低了不少,他柔声安慰道不安的小奴隶,“当然,我不会骗你了,哪里会有什么正室。”
  “我就知道中也对我最好了。”一下从奄哒哒的小白花进化成迎风招展的大丽花。
  “那你还耍小脾气吗?”
  得到满意答案后的太宰先生一脸幸福的都要晕厥的模样,小小的摇头,小鸟依偎,“不,不会了。”
  十分自然的将高出自己整整一个脑袋的男人揽进怀里,“乖~”
  可以说是十分宠溺了。
  两位影帝相视一笑,无言的默契尽在其中。
  谈开之后的第二天早上,银时早有准备的将一早准备好的墨镜带上,麻木的看着松下私塾最大的狗粮生产厂家。
  我们不生产狗粮,我们只是狗粮的搬运工。
  松下私塾最近有点冷清了,太宰先生在看到连一半座位都没坐满的教室,发出感慨。
  “那也没办法啊。”吉田松阳微笑着接话,最近局势开始乱了,“学生们也有自己要走的路啊。”
  松下私塾信奉的是有教无类,他的学生并非全是激进派,更多的还是和番主一样的稳健派。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