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勇者大冒险+灵主同人)雨通神途 作者:CIGAR

字体:[ ]

 
文案
若有想,若无想,若无无想。
若有存,若非存,若非非存。
想而无想,无想而想。存而非存,非存而存。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
单雨童坠崖身死后本以为自己已经解脱,却不想来到了几千年后的现代世界,甚至....
安岩:这位蓝发帅哥好生面熟,说起来,这不是车站广告上贴着的那个人气超高的二次元男神么?!
神荼:......
单雨童:......
 
短篇,cp单雨童x神荼 (不可逆)
近期沉迷国漫不可自拔,控制不住地开了新坑。。。
PS.因为勇漫和灵主都没完结,所以作者随时被打脸,私设如山,私设如山,私设如山,慎入!!!有读者大大不想看了千万别勉强自己,右上角离开不送啦。
 
划重点!!!
1.本文主攻,受追攻,攻万人迷,大开金手指,苏爽属x_ing
2.严重ooc,不喜点叉!不喜点叉!不喜点叉!(重要的事说三遍)
好啦,坚持到这里的小天使们,那就请开始愉快的看文吧,么么砸(づ ̄ 3 ̄)づ
 
内容标签: 综漫 强强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单雨童 ┃ 配角:神荼 ┃ 其它:安岩,勇者大冒险,画江湖之灵主
 
 
 
第1章 缘起之时
  佛法将世间分为欲界、色|界、无色|界三种。其中色|界四禅天中有一处天,名无想天。是外道修无想定者命终所生之处。受五百大劫心心所灭,而身亦如枯木死灰,他们误以为乃真涅槃境界,岂知过了五百大劫之后,又复动念,再入轮回。
  ......
  “单雨童,你不会有好下场的。”昔日同伴愤恨的话语仿佛又回响在耳旁。
  崖顶一战,避无可避最终被百里登风打下悬崖时,单雨童心里终于微微松了一口气。
  凛冽的谷风呼啸过耳畔,他放松地闭上眼,水色的羽睫仿佛不堪重负而终于落翼的蝶翅,优雅却脆弱地划过极美的弧度。
  终于,结束了啊,作为离枯极灵徒的使命。没有好下场也无所谓了,随便吧......
  七七四十九天后,还阳谷里,所有人应该都会醒来。雨真,你,也会醒来的吧....只可惜,哥哥可能看不到了....还有玄霜,这个像妹妹一样的姑娘,没有自己保护,希望她也能好好生活下去....
  为了让御灵团等人不再为离枯的灵愿所控,他完美地担任了反派的角色,将所有人推下山崖,因为只有在高速坠落中使得魂魄离体,才能让灵愿离开灵徒的身体,活人才能不再被死人的意志所左右。
  他暗中运力将每个人在落地的前一刻救起,再运往还阳谷,只等四十九日后众人复苏。他们咒骂他,憎恨他,怀疑他。只是那些人中,没有一个人知道,他这么做其实是在救他们。
  他们早已成了三百年来御灵团自己一直主张杀掉的灵徒而不自知。
  也有人一直问他到底想要做什么,但是,从始至终,他也没有说出这么做的原因。
  因为....单雨童在黑暗降临前最终叹了口气。
  灵徒是不能在活着的时候说出灵主的灵愿的啊!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一道惊雷划破黑暗的世界,而且,似乎有人在喊他?
  “大哥哥....哥哥....”
  雨真?单雨童猛地睁开眼,不对,这里是....
  “喂,大哥哥,你醒了?”黑发黑瞳的男孩瑟缩在长桌下的另一角,眼瞳里半是期待半是焦虑,甚至还掩埋着一些或许连他自己都未曾发现的畏惧与惊疑。
  “你..你知道,这里怎么出去么?”
  他指了指面前,一道透明薄膜挡住了他的去路,任凭他如何使尽拍打也无法穿过。
  “我要去救我弟弟,还有我的父母,他们被坏人抓走了!”男孩焦虑不安看着眼前微微皱眉半靠在桌角,蓝发蓝瞳的俊美青年。这个大哥哥这么好看,应该,应该不会是坏人吧?
  这名蓝瞳青年正是已经坠崖的单雨童。只是,刚刚经历死亡的他,此刻却尚且不能完全回过神来,一向灵敏的大脑像是久不运动而生锈了一般,难得有些转不过弯来。
  这是什么情况?自己不是已经死了?现在这是在哪里?y-in曹地府?如果y-in曹地府怎么还有这种乱七八糟的事?
  黑发男孩焦急地等待着单雨童的回应,拳头在背后渐渐握紧。除了暂且相信眼前这个人,他已经别无选择,爸妈和弟弟已经被不知名的团伙抓走,他却被残片的力量击中,滚进了桌子下,只能眼睁睁看着弟弟被抓走,自己却被困住,别人无法看见他,他也无法离开这里。
  但是,不久前一道惊雷闪过,桌脚的另一边下却突然出现了昏迷不醒的蓝发青年,他的外表极为俊美,虽是男儿之身,但花容月貌,不输于任何绝色女子。
  男孩心想,这般异于常人的样貌,这种奇怪的出场方式,不是天使,就是恶魔吧,也只能赌一把了。
  就算是恶魔,只要能帮他穿过这个透明牢笼,救出家人,那又如何?想到曾看过的童话书里的警告,祈求恶魔的人类会被吞噬掉灵魂。男孩咬紧唇瓣,只要能救家人,他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单雨童察觉到身旁男孩渐渐焦躁不安的心率,放弃了对当前情况的无谓思索,不管这里是哪里,肯定不是y-in曹地府就对了。他默默伸出手,运力向前试探着挥出一掌。透明的屏障在男孩期待的目光中剧烈地抖动了几下,又慢慢恢复平静。
  力量不足。
  强行运功后,果不其然,单雨童感到心口一痛,一口鲜血冲上喉头,从嘴角慢慢渗出。百里登风那一掌近乎震碎了他的心脉,然后又从高处坠落,离枯的灵愿之力也已经消失。他如今功力大减,大概只有六重山巅峰之力,而且身受重伤。这屏障在他巅峰时期不过随手之间就可劈开,今日却是有些难办了。
  “大哥哥,你怎么样了?实在出不去就算了,你,你没事吧?”男童被单雨童口中源源不断溢出的鲜血和愈加苍白得可怕的脸色吓了一跳,颤抖着伸出手想扶住他,他本x_ing善良,并不愿看到别人因为自己的请求而付出某些他难以想象的代价。
  “没事,我可以帮你打开它。”单雨童看了他一眼,伸手拂开男孩沾满灰尘脏兮兮的小手。他闭上眼,重新运功,透蓝色的光辉在他戴着白手套的指尖流转,在这样昏暗的角落里衬得他美得更加梦幻而不真实。
  就像下一刻会变成泡沫消失一样。
  男孩看着他不由得想到,却在下一秒发现心中所想竟变为了现实。单雨童重新重重地拍出一掌,终于击碎了眼前的屏障,身体却逐渐变得虚幻,如同梦幻泡影一般渐渐消失,这是几乎积聚了他目前所剩无几的全部力量的一掌。
  看着眼前渐渐化作光点的指尖,单雨童眼眸微微一沉。果然,他所料不差,现在的他,是由自身灵力所维系的灵体,一旦力量用尽,灵体便会消失。
  “大哥哥!”男孩冲上前,伸手想抓住渐渐飘散消失的光点,却发现一点用也没有。掌心的光点毫不留恋的缓缓消散,本已干涸的泪水再次汹涌而出。大哥哥,难道你也是要被我害死了么?
  单雨童看出男孩心中的自责与痛苦,出声安慰道“别担心,我没事......”
  不过是要变成灵魂状态沉睡一段时间恢复力量罢了。尚未来得及说完,熟悉的黑暗再次降临,只是这一次,单雨童心想,却是由他自己选择的结果了。
  男孩难过至极的闭上眼,对不起大哥哥,都是我的错,如果我没有请求你打破那屏障,你就不会死了……只是如果重来一次,我恐怕还是会做出这样的选择。欠你的,只有日后再想办法偿还,现在,我要先去救我的家人!
  单雨童和男孩都没看到,一部分光点被破碎的屏障之力一并裹挟钻进了男孩的身体里。
  男孩抬手擦干模糊了视线的眼泪,却发现单雨童消失的地方出现了一片精巧至极的浅蓝色羽毛。
  “这是大哥哥衣服上的?”男孩试探着伸出手拿起来,还没来得及仔细端详,羽毛却突然消失在了手心里,化作一道浅浅的蓝印。他抬起手,却发现手背上也不知何时出现了奇怪的黑色印记。
  “这到底是什么?”他钻出桌子,看着手背喃喃道出声来,却不想得到了意料之外的回应。
  “这是神荼之印!”
  男孩震惊地抬眼望向门外,又是一道闪电在窗外划过,被照亮的冰蓝色眼瞳里映照着门外陌生的人影。
  ......
  单雨童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发现周围已经换了个环境,这次是在一个极为狭窄而脏乱的房间里,摆设颇为奇怪,不知都为何物,让他几乎没有落脚之地。
  啧,脏兮兮的,真是恶心。
  那个透明的应该是窗子吧。
  “大哥哥!”
  正当他皱着眉打算跳窗离去时,突然一道惊喜的声音在耳边炸响,原本躺在床上熟睡的男孩似乎是感应到了他的苏醒,也醒了过来。
  “大哥哥,你没死?!太好了”男孩猛地扑上来抱住单雨童,一边抹了把泪,“我,我还以为....”他哽咽着说不出来话。
  “都跟你说了我没事,好了,别哭了”单雨童无奈地摇了摇头,刚想伸手安抚地摸摸男孩毛茸茸的脑袋,又突然放下。
  “你这是多久没洗澡了?头发油腻腻的,一股怪味。”
  “自从三年前被师傅抓到他家以后,就忙得基本两三天才洗一次澡。”男孩看出单雨童的嫌恶,委屈地退后一步,道“我,我现在就去洗,大哥哥你别走啊。”
  “你快点,顺便把这屋子里也打扫一下。”
  “......”
  “记住,以后没洗澡,就离我远远的”
  “......我知道了。”淋浴间里传来男孩委屈而无奈的回答。
  大哥哥洁癖真的好严重啊喂,哎,不过...
  想到刚刚突然惊醒,睁眼看到月光下精灵一般倾国倾城的蓝发青年,男孩自被迫与家人分离后一直y-in雨连绵的脸色终于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大哥哥,你没事真是太好啦。
  “对了,你的眼睛怎么回事,我记得上次见你是黑色的?”单雨童问道
  “啊,那个,师父说是神荼之力的原因啦,虽然有点不习惯,但是可以和大哥哥的眼睛颜色一样了呢~好开心=w=”水声中透过男孩欢快的回答。
  这真是,太好了。
  作者有话要说:
  当我开这篇文的时候,很纠结地问基友,神荼dalao许配给单雨童了,安岩小天使可怎么办呢?
  基友:没事,我来保护他。
  PS.我设定里灵主世界的九重山功法所修炼的是灵力,和安岩的灵能差不多一样,都是x_ing属极阳的。
 
 
第2章 月下鬼魅
  趁男孩洗澡的功夫,单雨童感应了一下自身的状况,发现似乎自己用来幻化灵体的一部分力量与男孩身体里的某种奇怪而熟悉的力量纠缠在了一起,甚至自己的力量化形附在了男孩的身上,与那奇怪力量的汇聚之处靠的很近,难以挣脱,更令人震惊的是,这陌生的力量一直在自主而小心翼翼的帮助自己的力量运转恢复。
  难道那时候打碎的屏障其实是这男孩保护自身的力量?毕竟只有那时候两种力量都散成碎片,才会纠缠在一起。
  不过也好,沉眠之时虽然他的功力因为心境的突破已然突破了六重山达到了七重山,但幻化而成的灵体内仍有暗伤尚未完全恢复,尤其是心脉之处刚刚恢复半数不到。为今之计,还是暂且藏身于此,留在这男孩身边有助于自己恢复伤势,顺便通过他了解一下此处这些奇怪的事物究竟为何,以及这里到底是哪里,也不失为上策。
  “对了,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叫神荼。”洗完澡后小脸尤带红晕的男孩急急忙忙地冲出浴室,生怕眼前之人再次消失不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