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霹雳日月同人)睡莲》作者:earthsea

字体:[ ]

 
 
文案:
 
素还真八岁,谈无欲八岁
素还真两百岁,谈无欲两百岁
素还真五百岁,谈无欲五百岁
素还真一千岁,谈无欲在江南等他,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仅以此文献给素还真与谈无欲,素还真与风采铃。
 
内容标签:  霹雳 
搜索关键字:主角:素还真,谈无欲 ┃ 配角:八趾麒麟,无忌天子,一线生 ┃ 其它:
 
睡莲--序 
 
    素还真在很久很久之前有两个徒弟,年纪大的那个,其实长相比较清秀,但素还真故意叫他小金刚。 年纪小一点的,其实虎头虎脑的,但是被素还真把头发从脑中间分成两股,扎了两个小女孩一般得发髻,叫小玄元。其实都是小时候叫得诨名。素还真想等他们长大些,再改个正式名字,加个字,等走上江湖,还会有自己的号。但小玄元许久许久之前就死了。被一剑斩了首,头颅飞得很高,就从他眼前掠过,然后咚得一声落在地上。血雾溅了满天,迷失他的眼睛。从此以后,他就不太爱收小孩子作徒弟了。 
    谈无欲也有两个徒弟。入门时间比他收小金刚和小玄元的时候要早不少。收的时候还是幼童,都天真可爱的,后来慢慢长大变老。素还真有点羡慕谈无欲。做师傅的能够看着徒儿长大,大抵是十分幸福的事情。但是他素还真周围的人,却往往没有那么幸福。 
    后来谈无欲也没有能看到自己徒弟受终正寝。他觉得这都是素还真害得。就怪自己师兄。说你是不是嫉妒我的徒儿们都长大了,然后才拉我参加道魔大战。素还真,你害我太深。 
    素还真苦笑笑。说师弟,我的伤疤被踩得很疼。 
    谈无欲听了,叹了一口气,握住了素还真的手,然后放在自己手心。 
    素还真问他,你悔么。 
    谈无欲说同样的问题你问了快一千年了。  
    素还真就笑,抓起自己师弟的双手,放在唇间,轻轻地吻了吻。 
    小金刚和小玄元还在的时候,他和师弟正联手对抗欧阳世家。一层层的连环计, 他和谈无欲配合无间。 翠环山离无欲天有点远,但每天晚上,他在五莲台打坐的时候,都好像是看到了遥远的地方, 谈无欲也在无欲天的山顶上,坐在蒲团上,望向自己的方向。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莫过于此。这世上,谈无欲了解素还真,素还真了解谈无欲。素还真那时候想,你该知足了。但是又有声音告诉他,你不知足。 你素还真想要更多,想要谈无欲只对你笑,只对你哭,眼里只有你的身影, 你想把谈无欲从那个该死的蒲团上拽下来,脚踏红尘,和你一起沉沦。但素还真自己把这些声音藏的很好,让他们只能在静夜十分出现,一遍一遍的回响在他脑际。 
    在素还真的记忆里,小金刚和小玄元总是很害怕他,尤其是在干了坏事以后。他只要一皱眉头,两个孩子就手拉着手,对视一眼,然后用各种各样的七千古怪的理由逃避惩罚。 素还真看了总是想笑,他其实不是很生气。小金刚和小玄元不算老实孩子,但比起当年的自己和谈无欲还不知道要老实到哪里。 而且小金刚其实是个好师兄,比他素还真当年要心x_ing温良有礼,照顾自己师弟也照顾得很好。不像他当年,拽着谈无欲惹祸的时候,从来不考虑师弟会如何。反正他素还真能做的,谈无欲就能做。 他素还真能负得起的责任,谈无欲也能负得起。 只不过,那时候都还是少年,能负的责任不算多,能闯的祸,在大,也大不到日月同悲,山河破碎。 
    那时候,八趾麒麟试图要管教他们。从8岁到18岁,没能成功。反而管教的胆量一年年变少。到他20岁下山那年,八趾麒麟基本上是素还真说东,八趾麒麟往东,谈无欲说往西,八趾麒麟往西,如果素还真说往东,谈无欲说往西。八趾麒麟就站在原地,一脸苦悲的把他们两个望,说师傅老人,你们别折腾我了。要么师傅我从这半斗坪上跳下去一了白了算了。这时候无忌天子就过来打圆场。说师兄们,别欺负师傅。 
    无忌天子比他和谈无欲小10岁。他们20岁的时候, 无忌天子还是粉嫩娃娃,平常喜欢导戳些机关之类的奇 y- ín 巧计。一开始谁都没有当回事。小孩子,谁不喜欢玩些木马机璜的。但无忌天子八岁那年,谈无欲给他买了个小木头马,没过两天,所有人都看见那个木头马居然在半斗坪山坡上跑了起来,跑得还嘀溜快。八趾麒麟哼哧哼哧的追了半天都没有追上。无奈跑去敲自己大土徒弟的门。说还真啊。你小师弟的玩具,中了邪了,给兔子精附身啦。素还真于是推门出去,正看见那无忌的木马居然在悬崖边自动扭了头,噌噌得又往半斗坪的住宅的方向跑来。四条腿蹬得挺快。 
    素还真空手发了一道剑气。咔嚓一声,木马裂成两半,各自按照惯x_ing还跑了两步,然后在嘟噜噜的转了两圈,停在了原地。裂开的木马中间露出了好几个精巧的齿轮,和两张被缩小的风行符。 
    哇的一声大哭。是无忌天子。谈无欲正牵着他左脚刚踏上半斗坪。两个人去山间收菜了。 
   “师兄还我木马。”无忌天子哭得泪流满面,一张粉红的小脸蛋涨的通红。 
    八趾麒麟赶快推卸责任,“这都是还真你自做主张啊。” 
    素还真立在原地,颇为无奈。说无忌我以后再给你买一个。 
    无忌还在哭,谈无欲瞪了他一眼。素还真觉得无忌哭100年加起来没有那一计眼刀杀伤力的1/10。于是他说,下次师兄给你买木头鸟,在送你两个飞行符,然后我们半斗坪以后可以不要信鸽了。 
    无忌天子于是不哭了。笑嘻嘻的迈着小短腿跑到素还真面前去拉他的手,说大师兄,你说的可是真的。 
素还真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谈无欲在旁边接话,说你应该说,我什么没有骗过你。 
    八趾麒麟一看谈无欲和素还真扛上了,立马很开心的表示赞同。说无忌啊,你大师兄说的话,你要想想看,才能信啊。 
素还真笑了笑。去拍无忌天子的头。 
    那天晚上,他去谈无欲房里,看谈无欲正在烛光下修理无忌天子的机关马。谈无欲说,你真不知道羞耻的,连8岁的孩子都欺负。凭你素还真的本事, 抓只跑动的机关马,还不是小菜一碟,干嘛打坏它。 
素还真腆着脸道,我这不是嫉妒么。师弟你都没有送过我东西。 
    谈无欲冷哼了一声。继续手里的工作。素还真坐在床前,看谈无欲灯下的样子。心想,若是谈无欲真知道自己的心思,怕就不只是哼一声就了结了。他这样看着对方斜飞入鬓的眉,星眸流转的丹凤眼,还有烛火掩映下,长睫毛的留下的眼影。 他知道自己八岁那年,第一次见到谈无欲就觉得那是好看的,等到大了些,才慢慢知道,那不仅仅是好看,几乎已经是入了他的骨的美。 
    谈无欲对他说,你愣在那里干什么,自己干的事情,自己收拾。给我画两个风行符。 
    于是素还真从床边站起来,拿了谈无欲的朱砂,开始画符。先画了一张,谈无欲说大了。再画了一张,谈无欲又说小了。素还真说如何才能让师弟你满意。谈无欲道,不是我满意,是无忌满意。你也看到了,那孩子是个天才。 
    咱俩八岁的时候,已经自创剑谱了。你不记得了。 
谈无欲说,你老和无忌在那里比什么。素还真轻笑。终于认认真真画了两张,和谈无欲两个人把符贴在马腹里。然后又从各自拂尘上取了一撮师鬃毛,搓在一起,作了马尾和马鬃。 素还真第二天,把机关马给自己小师弟的时候, 无忌惊喜了一把。然后又怯生生地问素还真,那大师兄,那木鸟还有么。 
素还真看看谈无欲没有注意到他这里。就小声和无忌说,你要是愿意拿这只木马和我换,别说木鸟,木头龙,大师兄也给你整出来。 
无忌说,那我要凤凰好了。 
素还真看着无忌天子,有点好笑。 
    那日晚上, 素还真和谈无欲的机关马在半斗坪里跑了无数圈,8岁的无忌也跟在后面跑。 跑跌倒了,就哭出来。看没有人安慰他,又站起来继续跑。跑得满身泥土。 谈无欲在旁边看得皱眉头,说这衣服昨天才洗的。素还真道,师弟这不是能者多劳么。八趾麒麟抚摸着胡子笑,说多亏了无欲了,要是没有无欲,我们三个都饿死了,饿死的时候还蓬头垢面,宛若乞丐。 又说,看我这三个徒弟,都是天纵奇才,我要是和别人讲,这都是我路上随便捡的,别人肯定不信。一脸很是得意地样子。 
    素还真在旁边吐嘈他,说你当年框我做徒弟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你说你夜观天象七七四十九天,看东方有苍龙脉流淌入江,又说文昌文曲与太阳同宫,找了近三年才找到我。 
    八趾麒麟于是干笑笑,装作没有听见,又去看无忌天子玩耍的样子,一脸十分满足。八趾麒麟三个徒弟里最喜欢的是小徒弟,这大约和天下父母喜欢小儿子的心理差不多。 
    有的时候,八趾麒麟会说自己是因为上辈子欠了素还真的,才会收他为徒。 
    素还真当年只是笑笑,后来才觉得,怕是遇上自己的人,上辈子都是欠他的。和自己牵扯越深的,欠得越多。而欠得多了,就要用命偿,素还真说我不想要,不行,不是你素还真不要,是苍天让你不得不要。 
    但20岁之前,他在半斗坪上,生活大抵是快乐安康的,没有身负血债,也没有和整个江湖宛若只蜘蛛网包裹一般,至死纠缠。 
    然后20岁那年,素还真在月夜里,来到谈无欲的房间。看见谈无欲的清亮的睡颜,月华如水,洒在他总是有些苍白的脸上。素还真俯下身子,吻上了谈无欲的唇。冰凉而柔软。然后他直起身子,看见八趾麒麟在窗前满脸严肃地看着自己。 
   “孽障。”八趾麒麟说。 素还真笑了。 
    他低头无声地问谈无欲,师弟,我喜欢你,你愿意和我在一起么。 
    谈无欲睡熟了,并不知道答话。素还真于是自己回答自己 
是了,师弟,你和我一起,这辈子,都在一起。 
    窗外,八趾麒麟无形的的掌气向素还真袭来。素还真闪都没闪,吭也不吭的接了一掌。 
   “你这孽障,给我出来。”八趾麒麟传声给他。素还真没有留下一丝声响的走出了房间。房外夜凉如水,月悬碧空。
 
 
睡莲--节一江南调一
 
    谈无欲赖在床上,素还真比他先起,就去推他。说师弟起床了。  
    谈无欲把头埋在被褥里。素还真推开窗子,江南细雨正是朦胧。窗外是一条细窄的河道。黑顶的乌蓬船每隔一段时间,就从河道里轻轻飘飘的掠过,留下一串涟漪的水波。青石的拱桥大约每10户人家,便是一座。大小不一, 零落的跨在河道上。 素还真窗下的这座,甚至能看见桥墩下的青苔和鲤鱼的石刻。 
    夏末时节,有几个老丈正端着凳子,坐在桥头,把新鲜的莲蓬放在竹筐里卖。素还真远远的望去,觉得那青青绿绿的样子,青翠欲滴,十分可人。
    素还真说,咱们去吃莲蓬吧。师兄我剥给你吃。
    谈无欲转过身,头还靠在淡黄色的丝绸枕头上,一头银丝倾斜下来,和雪白的被褥交杂在了一起。他朦朦胧胧的看了素还真一眼。说吃莲子?你干脆把自己吃了吧。
    素还真把窗户合上些,然后回转头来,哈哈的笑。 说无欲你是羡慕我的名号比你风雅么。清香白莲,出尘不染。师弟你的名号原本也是好的,脱俗仙子,可惜已经被劣者拽进了泥潭里。
    谈无欲瞟了素还真一眼,就把眼睛闭上,不去理睬他。素还真本来也就穿了一件里衣,此时没有什么忌讳,便坐回了床上,去摇自己师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