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综同人)审神者今天掉毛了吗 作者:好大一条猫(一)

字体:[ ]

 
文案:
作为一只正儿八经的妖怪,沧栗他突然间……
——变成了全刀账本丸的审神者。
暗堕的刀剑虎视眈眈,堕落的气息笼罩着本丸。
“而且我听说,你们还想打我?”
正太龙猫婶微微一笑,小耳朵轻轻一摇。
当初对我爱答不理,今天的我你们高攀不起:)
 
P.S 本丸内禁止撩婶:)
——但是婶撩刀没毛病√
 
【阅前高亮】
1.审神者x_ing别为男,CP自由心证(喂
2.沧哥实力爆表,演技一流教刀做人(?
3.全员暗堕向,脑洞清奇,私设如山如海
4.爱他就给他买买买←沧哥的行事准则
5.修罗场单箭头,互相拯救的励志故事(大雾
6.能接受的话请看下去,爱您= ̄ω ̄=
 
感谢各位可爱的天使,本文又名——
《龙猫婶婶影帝刀》
《社会你沧哥拯救矫情刀子精》
《被暗堕本丸欺负的小龙猫》
《818那个遍地戏精的本丸》
《论一只龙猫在暗黑本丸生存的可能x_ing》
《世界欠我一个奥斯卡》
……
都比我起的《屯屯屯》好听TAT
所以我改了个名,喵= ̄ω ̄=
 
内容标签: 综漫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沧栗 ┃ 配角:付丧神 ┃ 其它:暗黑本丸审神者
 
作品简评:
梦想是把口粮包塞满的龙猫沧栗,y-in差阳错之下成了暗堕本丸的审神者。面对着准备把他当作软柿子好好捏的付丧神们,小龙猫只好lū 起袖子,认认真真讲“道理”,身体力行,告诉这些付丧神们,如何做一名新世纪尊老爱幼的好青年。本文基调轻松,情节流畅,文章围绕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龙猫审神者逐步深入,随着故事发展,本丸男士跳出禁锢他们的圈子,逐渐脱离普通刀剑的身份。在热爱搞事的沧栗的带领下,付丧神们打开一个又一个新的世界。
 
 
第1章 吃饭睡觉屯屯屯
  现在是,北京时间,早上四点。
  换算成日本时间,是早上五点。
  早上五点,所有人都沉浸在梦乡中,妖怪也不例外。
  emmmm,那些刀剑化身的付丧神,应该也在睡觉吧。
  夜幕中,一只可爱的大老鼠背着装得鼓鼓囊囊的口粮包,站在座宅子外面。
  沧粟是一只相当可爱的公龙猫。沧粟是建国前成精,名字来源自沧海一粟,最大的梦想是屯一百年都吃不完的口粮,结果登记身份的时候一个走神变成了沧栗,被周围妖怪亲切的称呼为栗子。沧栗天天别的不干,就喜欢跑到深山老林里面挖果子攒粮食,最开始在妖怪办领的口粮包一扩再扩,最后烦不甚烦的妖怪办干脆把这种扩口袋的方法教给了沧栗,从那开始,沧栗过上了梦想中的生活,吃饭睡觉,屯屯屯。
  原本以为会在这种生活中循环往复持续到死亡,结果莫名被卷到了一场爆炸中,等再醒来沧栗就变成了日本国内的一只龙猫精。据说这只龙猫精化形时间同样很早,而且和沧粟一样热爱屯屯屯口粮,随身带的包包里面的口粮的种类很是丰富,还有新奇口味的磨牙木奉。
  不过沧栗怎么看这身体都是自己的,连口粮包上面的毛栗子都是他亲手绣上去的。更何况口袋包里面除了那些磨牙木奉,还有自己多年来的收藏。
  于是沧栗淡定了接受了穿越的事实,并且着手升级自己的口粮包,试图在这片新的土地继续缔造自己的辉煌。
  反正不管到哪里我都是一只好龙猫,遵纪守法总是没错哒。
  抱着这样天真的想法,栗子连自己真实的身份都没暴露,就被时之政府骗来当了审神者。听说审神者干的是审视神明的工作,沧栗听了后一脸懵逼,嗯,啥时候成精的妖怪都能这样跨级上岗了?
  急匆匆抓人顶班的时之政府根本没注意到,自己根据灵力波动找来的根本不是人类,而是一只成精的妖怪。不过妖怪又怎么样呢,反正要去的本丸,那些原本正常的刀剑付丧神,早已经堕落成连妖怪都唾弃的存在了。
  就这样,沧栗背着自己的口粮包,带着一只狐之助,被一道光嗖的送到了森林旁边。
  “……”
  “咕噜噜……”
  狐之助劝了一天都没能让面前的审神者迈入森林一步,反倒是他自个说得口干舌燥饥肠辘辘,不断有咕噜噜的声音从他的肚子位置飘出来。
  即使是量产的狐之助式神也是有尊严的!
  狐之助努力收缩肚皮,想要把咕噜噜的声音缩回去。
  沧栗怜爱地看了他三秒钟,从口粮包摸出一包速食油豆腐打开放在了狐之助面前:“吃吧,可怜死了,肋骨都要吸出来了。”
  也不知道是谁的错!
  狐之助扑上去就是一顿猛咬,大大圆圆的眼睛里面有水光划过。
  沧栗没去在意吃相可怕又可怜的狐之助,他早就在对方罗里吧嗦的时间内补足了能量,这么一说才想起来新款的磨牙木奉味道可真木奉啊……咳咳,这个地方还真的有点危险啊。
  面前的森林白天看还好,晚上看简直自带了恐怖片效果,刚穿过来对恐怖片还那么点兴趣的沧栗曾经悄咪咪地把自己变成二十五的样子去看了一场5D的恐怖片,最后吓得变成原型缩在了凳子下面直到清场才被掏出来。
  黑历史暂且不提,沧栗说面前的森林危险却不是毫无凭据。此时临近午夜,树枝间不复白天的生机盎然,互相缠绕的枝条生出了木刺,尽显凶狠,脚下的泥土散发出一股腐臭,不是植物腐败后的味道,更像是没被啃净的动物身上腐烂后的气息。
  沧栗看着眼前的事物,真是心疼得眼泪都要下来了。
  说好的良田美池呢,说好的阡陌纵横呢,说好的j-i犬相鸣呢,时之政府太会忽悠人了,从现在这个情况推测,说好的谷粮千万斤肯定都是骗人的,搞不好连我自己的口粮到时候都要贡献出去。
  沧栗不经意间给自己立了个FLAG。
  “大人,我们还不进去吗?”吃饱喝足的狐之助跳起来踩到沧栗肩膀上,一时不察没踩稳差点掉了下去,内心埋怨了句审神者的肩膀实在是太单薄了,“要是明早八点前不能登记审神者资格,大人您就失去就任的资格了。”
  沧栗撇了下嘴,失去资格有什么好怕的。
  “那时之政府之前发放给您的物资我们可就要收回了。”狐之助有些得意地晃着自己的小尾巴。
  沧栗微微一笑,捏住了他的小尾巴就是一个90度。
  “再废话,以后一块油豆腐都没有。”
  狐之助委屈巴巴地抱着自己的尾巴淌着小泪珠。
  沧栗早就想好了潜入的方法。
  很久很久以前,沧栗还是一只新鲜出炉的妖怪的时候,总是在各个山头间奔波,只为找到足够的口粮。殊不知森林也是有意识的,你收藏一份够自己过冬就算了,收藏十份是准备搞事情么?而且说好的只收口粮呢,放下你爪子里面的九转金莲花看我不打死你这个贪心的大老鼠。
  沧栗被列为森林禁止入内对象,唯一的。
  痛定思痛,沧栗只能琢磨各种潜入方法,后来灵光乍现,能骗得过自己的只有自己,没错,想要骗过森林,只有自己变成森林。
  沧栗找到了一片还未曾被他祸害过的森林,潜心修炼数十载,终于练成了自然之体,从此行走森林间如入无人之室,再也没有谁能够抵挡得住他的脚步了。
  这自然之体当然跟着他一起穿越过来了,他和狐之助现在还能好好地呆在森林旁边,没被那些蠕动的枝条当作口粮也是托于此。
  总之,形势一片大好,只等早上五点了。
  沧栗打了个哈欠,找了个树洞,把口粮包整理好垫在了自己脑袋下面。
  “早上四点五十叫醒我,如果你记错了时间……”
  “狐之助绝对会准时叫醒大人您的!”
  狐之助疯狂地点着小脑袋,生怕对方又露出那个和善的眼神。
  沧栗准时起床,喝了口露水,眼睛一闭变回了原形,接着把口粮包艰难地系在了脖子上。没办法,原形手太短,艰难的动作也变成了卖萌。
  狐之助跑上前来蹭了层沧栗:“我们该走了大人。”
  跟上。沧栗用眼神示意他,率先往森林深处的本丸跑去。
  日本时间早上五点,沧栗准时站在了本丸门口,如果说缺少了什么的话,可能就是那个说好要跟在他后面结果中途摔了一跤然后就消失不见的狐之助。
  不过问题不大,没他更方便。
  沧栗看了大门一分钟,直接扭头就往旁边跑。
  门太硬,用爪子开洞会痛,还不如找个破烂的地方进去好了。反正这本丸破的,嗯,沧栗觉得自己亏大了,当初就应该要翻倍,至少三倍的资源才对。
  早就和环境融为一体的沧栗极为轻巧地就进了本丸,虽然时之政府对他科普的时候把进入本丸当作是最艰难的一步,不过从目前来看,走完那最艰难的一步后,还有比最艰难更艰难的九十九步在等着审神者。
  说好的刀剑付丧神容貌昳丽品味高雅果然是时之政府的一面之词,品味高雅能把庭院搞成这副鬼德行?容貌昳丽能个个都顶着骨刺犄角?
  时之政府在沧栗这里的信用值跌破底线。
  和沧栗想的不一样,本丸中的大部分刀剑付丧神并没有进入睡眠,他们有的倚靠在破烂的木柱下,放在手边的本体则是浓的滴墨。
  沧栗有些理解他们为什么不睡觉了,身上长出来的骨头一看就很硌人,这情况睡也睡不好,不如对月长叹找点安慰。
  反正周围都是睡不着的,大家一起不开心咯。
  出于礼貌,沧栗顺着墙边悄悄地往本丸中心走。
  周围的付丧神没有一个发现他,这座本丸很久前,除了他们这些堕落的刀剑,就连生命力最顽强的杂Cao都活不下去。现在告诉他们本丸内有其他活物,不如告诉他们时之政府派人来清剿他们。
  反正没人会信。
  “一期哥……杀了我吧……杀了我吧。”
  沧栗还以为自己被发现了,结果只是不远处的房间里传来的声音,他潜过去,透过破裂的门缝往里看。
  似乎是刚才出声的橘色长发的可爱的女孩——what说好的刀剑男士呢——躺在房间一脚,和他一个状态的还有七个,八个人躺了两排。
  不过现在看起来一点都不可爱了呢……沧栗回想了一下时之政府论坛上面的审神者必备装备之一的刀帐,里面可没有这样的孩子。
  双眼被白布蒙住,整个人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有一个身型较为高大的人跪坐在他旁边,舀起一勺水试图喂进他嘴里。
  以沧栗良好的视力当然能看出那孩子的白布下空洞洞两个窝,整个人不动应该是四肢被打碎,就是不知道是单纯的骨折还是一点点敲碎的了。剩余的躺着的七个孩子多半都是四肢有疾,无法自己挪动。
  两个稍微大点的忙着照顾角落里面的三个,那三个虽然外表上没什么伤口,可是眼神空洞一片,全部呆呆地抱着膝盖蹲在墙角。
  沧栗忍不住退后了一步。
  喵喵喵?我这到底是来到了什么鬼地方?
  我在论坛上面看到的本丸根本不是这个样子,时之政府去死。
  这回沧栗再也不敢停下自己短短的小腿了,奋力朝本丸的中心跑去。
  结果审神者资格录入点竟然还守着两个付丧神,这不就尴尬了吗……
  守门的两个付丧神背靠背坐在台阶上,基本看不出颜色的围巾被他们坚持围绕在脖子上。
  “啊安定,下次出去一定要找个地方把围巾洗干净了,指甲油就算了围巾都看不出颜色也太辜负我加州清光的美貌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