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综同人)审神者今天掉毛了吗 作者:好大一条猫(二)

字体:[ ]

第49章 想卖掉整个本丸
  宗三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固定在一个窄小的密闭空间里, 眼前一片黑暗, 能感受到四肢和脖子都被束缚带紧紧扣住, 只有指尖可以活动。
  眯了眯眼,宗三感受了下自己的本体, 发现自己的刀应该是被装在同款物体内,位置也不远,就在自己上方。就是装着刀的盒子上画着一圈封印阵, 看来这些人很明白离了本体的付丧神实力会下降一大截。
  不过很可惜, 这对我来说没有用。宗三小心的活动着自己的手腕, 直到掌心向上才停下来,在宗三的中指指甲上, 附着沧栗给他的一个小装置, 唯一的作用就是可以弹出一片薄如蝉翼的小刀片。
  用刀片割开了手上的束缚带, 再把脖子上的划开, 宗三舒了一口气,安稳的躺在了这箱子里面。
  他还能听见外面的人的声音。
  “等这次卖了里面这个, 我在组织里面的等级就应该能再提一提了, 我给你说, 这次的质量特别高, 差点就发现了。”
  “富贵险中求嘛, 对了,你这地位再提一提,是不是下一步就是神位了。”
  “哪能啊, 我现在可连在山神手下当小弟的资格都没有,要是能早点加进来就好了,我要是早点进来,就不用现在这样自己还得跑下面亲自动手抓,只要等着我下面的人抓了然后直接分成入账就行。”
  “得了得了,看把你得意的,要知道你一个普通人能进组织都不容易了,还想着去拉别人,你要是有点灵力,组织早就安排你去当审神者了,哪里会让你这么个人才在这里蹉跎时间。”
  “唉。”
  谈话中止,宗三听出了那个说着要卖了自己的人就是之前用药迷昏他的路人,听他的意思,自己并不是他手下的第一个牺牲品。
  真是恶心啊。宗三缓慢的活动着手指,他现在迫不及待想要推开这箱子把外面的人一片片削成人干了,光明正大的买卖付丧神,可真有胆量。
  而最让宗三担心的还是被留在咖啡厅里的小夜,和弟弟第一次出来玩就遇到了这样的事,作为哥哥没能陪着弟弟,并且还破坏了小夜玩乐的心情,不可饶恕。
  被宗三担忧着的小夜,此刻紧紧的握住了沧栗的手,他们跟在萤丸和莫名其妙出现的店老板,一起往据说是宗三去买礼物的店。当然,每个人都清楚这是谎言,只是他们两振短刀在没了主心骨宗三左文字后,势必会跟着审神者行动。
  前面这老板也是清楚,根本没有问两把短刀的意思就带着萤丸他们往店里面走,此时,店老板又用了之前传话的方式在萤丸脑海里面开始说话。
  “审神者,不要害怕,之前态度最为嚣张的宗三左文字我们已经控制住,短时间内是回不来的,而跟在你身边的山姥切国广又是忠心护主的x_ing格,相信在我们的保护下,那两把小夜左文字根本无法危害到你的安全。”
  萤丸一脸镇定,他不知道怎么把话传过去,干脆一如既往保持了淡定。
  “老夫叫做福神,不嫌弃的叫声福老头便好,在付丧神面前称呼后面的就可以,至于前面的,要是有机会的话,也是有机会叫的。”
  萤丸点点头,脚步不停。
  福老头挂着和蔼可亲的笑容给萤丸推开了门,对着所有人开口:“说起来上次你来我店里的时候只买了一样东西,这次时间充裕,不如多逛逛,也给老头子我的店增加点业绩,不过别担心钱不够用,你长得和我孙子很像,今天我老头子高兴,给你免单。”
  “那我就不客气啦。”沧栗大大方方的走进店里面,和上次的装修没什么不同,还是无数大大小小的抱枕堆了满店。
  “呵呵,审神者大人你这短刀可真是活泼,是好事,是好事。”福老头坐回了收银台,拿起报纸像之前那样不再管店里的事。
  沧栗拉着小夜去了他最为推荐的抱枕区,萤丸看了看两边,让山姥切也去看看有没有感兴趣的东西。
  “喜欢什么就买吧。”萤丸声音压得很低,似乎在不好意思,“顺便帮我看住小夜他们,别让他们在店里面闹事。”
  山姥切国广应是,挑了个不近不远的位置盯着在抱枕堆里面翻滚的小夜和沧栗。
  “福老。”萤丸没按照对方的意思称呼,“您之前说的控制住宗三左文字,还说他不能危害到我的安全,这是什么意思?”
  福老头在看报的时候就已经扔下了隔音结界,说实话这是他们组织里面严格要求每个人必须熟练掌握的首要技能之一:“还不明白吗?就是一直压迫你欺负你仗着付丧神的身份蔑视你的宗三左文字,已经无法再出现在像从前那样欺压你了。”
  “但是你们带走他前不能告诉我一声吗?毕竟他是我的付丧神。”萤丸反驳,“我是需要你们的帮助不假,但你们也不能在我不同意的情况下强行带走他吧。”
  “哦,要在你同意的情况下吗?”福老头语带些许嘲讽,“要是你真的能同意让我们带走他,估计也就不用我们出手了,小少爷,审神者可不是你想象中那么好当的,我们免费帮助了你已经是发了善心,你这个时候还这么多要求……要不我们一会儿就把宗三左文字放出来还给你?”
  “顺便一提,带走了宗三左文字的是我那不成熟的同僚下面的粗鲁小弟,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换成我,当然不会这么强硬的带走他。”福老头意有所指,“至于你的宗三左文字,之后我会让你们见面的,就是不知道到时候你还愿不愿意带走他了。”
  “那你们这样做是为了什么?”萤丸脸色通红,“帮助我的话,为什么还要让我和其他的付丧神到你的店里面来,还有宗三……我……”萤丸很是犹豫,看来是被福老头的话打动,毕竟一个一直欺压他的付丧神,如果没有了宗三……
  “这样还不明白吗?”福老头无奈的摇着头,“我只是单纯的想要把你从付丧神的掌控下拯救出来,要知道,你的本丸虽然不是暗黑本丸,但是你在里面应该是受到了不少虐待吧,上次是一把短刀就能随便欺负你,这次是宗三左文字对你的不屑一顾。
  我们可以提供让你从这样的嚣张付丧神里面逃脱的机会,并且向你提供一大笔赔偿金,毕竟他们可是用你的灵力召唤出来的,带他战斗升级也是付出了心血的。”
  “那你们这是在和审神者进行交易吗,用付丧神换取金钱?”萤丸内心十分复杂,“你这样就不怕时之政府收拾你们吗?”
  “小少爷,成年人的世界可比你想的复杂多了。”福老头没有回答萤丸的问题,“现在有这样一个机会,让你甩掉麻烦的付丧神,还能获得一大笔资金用来改善本丸,愿意抓住它吗?”
  萤丸咬紧牙关,过了一会儿才开口:“那你们带走了付丧神,是要用他们做什么,是要杀死他们吗?”
  “这就不在你的关心范围了,以你的身份,只要知道付丧神可以换来大笔的钱财就足够了。”福老头翻了一页报纸,“而你付出的只是几把稀有度不高,随时能在战场上捡到,或者锻刀就能锻出来的刀而已,唯一比较可惜的就是他们好歹也是你辛辛苦苦带着从战场上锻炼出来的。当然,如果你手里有稀有的太刀和大太刀,那你将会得到更多的钱。”
  “如果我不愿意把付丧神给你们呢?”萤丸踌躇了一下,问了别的问题,“那你能把我本丸的宗三左文字还回来吗?”
  “知道了这么多事,这大概就由不得你了。”福老头收起了报纸,指了指沧栗的位置,“你的两把小短刀已经昏过去了,而你不同意的话,那就只能让你陪着你的付丧神一起,时之政府可是不会管一个小本丸的审神者的死活。”
  沧栗和小夜手拉手在抱枕堆里面睡着了,山姥切国广在远处看着,手边的刀已经出鞘:“大人,请到我身边来。”
  他明显是听到了福老头的话。
  “山姥切,退下。”萤丸挥袖,“你去把小夜他们抱好,然后听店老板的指挥行事。”
  福老头此刻像是一位真正疼爱孙子的老头,对着萤丸露出了慈祥的笑容:“看来你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来,你们都跟我来吧。”
  “只有这一次。”萤丸低着头,像是对自己做了个约定。他们跟在了福老头后面从隐蔽的小门进入了店铺后面。
  一次吗?福老头笑了,这审神者真是天真,当你尝到了一次甜头后,估计后面会迫不及待带着你不喜欢的付丧神过来换钱。人嘛大都是这样,对自己无用或者有害的东西,竟然能换来对自己有用的,那不就会主动贴上来吗?
  “就在这里面。”福老头打开了门,“店里面比较简陋,请多担待喽。”
  山姥切国广抱着两个小夜,只觉得心很累。低着头就看见沧栗靠在他肩膀上睡得很香,还在无意识中蹭了蹭。旁边的真小夜睡着了也有点不安,手指牢牢的抓着山姥切的披风。
  不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只希望一切顺利吧。山姥切默默祈祷。
  福老头的店后面就是个单纯的大仓库,堆满了长方形的箱子,还有些小号的盒子堆在另一边。
  福老头指着角落里面的小凳子:“你们先坐着等等,宗三左文字还要一会儿才能送过来。”说完他哼了一声,“敢从我手里抢人,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能耐。”
  “福老,小夜他们是怎么回事?”萤丸有些担心他们两个真的出了事,“之前还是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昏过去了?”
  “那就等一会儿人来了再问,那些家伙用的下三滥的手段我不了解。”福老头嫌弃似的摆摆手,“祈祷他们的药量没问题,不然这小短刀醒过来也都会变成白痴,唉,所以我才不喜欢他们这样,做生意的就要两边同意才好,这样才能长长久久的做下去,你说是吗?”
  看到福老头带有疑问的眼神,萤丸连忙自我介绍:“我叫萤光,是萤火虫之光的意思。”
  “萤光,这倒是个好名字。”福老头坐在萤丸旁边,态度亲切和萤丸话起了家常,“萤光啊,你这本丸里面的付丧神,是不是个个都不听话啊?上次跟你来的粟田口的短刀也是,要知道,粟田口的短刀基本都是乖巧听话的类型,乍一看那样的藤四郎,我都吃惊了。”
  那是当然了,因为你见到的是假藤四郎。萤丸想要捂脸:“只有个别刀剑是这样,也许是召唤出来的时候出了意外吧,我看别人本丸的付丧神都没这样的。”
  “也许是他们本来就很活泼,再加上我不会管他们所以变成了现在这样。”萤丸苦笑,“我本来也是想要和他们好好相处的,只是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去面对他们,后来就变成了这样。”
  “那可真是太可惜了。”福老头拍拍萤丸的肩膀安慰他,“那你怎么没想着再召唤出一把同样的来,你不是都召唤出了两把小夜吗?”
  “因为宗三把刀架在了我脖子上,不然我也不会召唤出同样的付丧神来,召唤出第二把提供的灵力是第一把的两倍,如果再多召唤几把同样的我身体会受不住的。”
  “那要是你这次把两把小短刀也留下的话,就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只要你一个人回了本丸,他们就会默认呈叛逃姿态,然后就不用再给他们提供灵力,这样你的负担就会减轻。”
  “真可怜啊,小小年纪就要承受这么多的压力,不是我说,你怎么这么小就来当审神者了,也太辛苦了。”
  “家里有老人得了重病,卧床不起,刚好时之政府找上了门,说审神者的工作清闲福利好,我才答应他们,想着工资好歹能补贴一下,没想到这么久了,我连工资都没见到,每次钱刚到手就被他们拿走了。”
  萤丸可谓是急中生智,编造了一套颇为狗血的身世,反正明石天天也躺着,就当是他重病卧床不起吧。
  “那等你一会儿拿了钱,先去给家里面寄一部分吧。”福老头眼里满是同情,“之前还以为你是哪家的小少爷出来历练,没想到……早知如此,第一次的时候就应该给你打个五折的,剩下那点钱估计不够你买东西的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