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从头再来 作者:十方未名

字体:[ ]

 
文案
《兼并》半同人,除基础人物关系和企业走向,其余全部重设。
沈靖打拼半世,从一个吃百家饭的孤儿成为一方商业巨擘。
不料遭遇危机,cao劳了半辈子的企业无法挽救最终衰亡。
曾为事业失去家庭,如今事业也没有了,只剩下孤零零一个人。
几经波折终于得到前妻原谅,却又被小师妹步步紧逼。
沈靖万万没料到,自己欠的情债竟比欠的钱债还多。
女人就算了,那个张着情网等自己跳的小师弟怎么回事?!求放过……
CP:傅子期x沈靖,默默守候的温柔长情学弟攻x焦头烂额的中年失业学长受。
美强年下,请注意避雷。
单号更新,HE。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靖,傅子期 ┃ 配角:褚雪梅,端木宏,穆晓雯 ┃ 其它:兼并,名鼎,桃花源,美攻强受
==================
 
  ☆、一  弃子
 
  “一时失志不免怨叹,一时落魄不免胆寒……哪怕失去希望,每日醉茫茫,无魂有体就像稻Cao人……人生可比是海上的波浪,有时起有时落,好运,歹运……总要照样工作才会行……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爱拼才会赢……”
  深夜,城市中心依旧灯红酒绿歌舞升平,稍显偏僻的金光大道一栋楼楼顶却传来鬼哭狼嚎的歌声。
  这栋楼并不高,只有9层,却十分显眼,在周围一水的平楼厂房中已经十分鹤立j-i群。这楼曾是C市昔日龙头企业的行政办公楼,取九九归一之意。当年董事长在建成剪彩时曾发下宏愿,要以此楼为起点,开创一个盛世王朝。只可惜世间风光无限,每每王朝命短,不过五年,不说这栋楼,整个方圆300亩的工厂都已经在银行的待拍卖抵押名单上,很快将归于他人所有。
  名鼎重钢作为政府控股的国营重工型企业,由原国有支柱企业分化而来,近30年在C市一直稳坐行业头把交椅,历经数次经融危机都坚持了过来,最终还是没能逃过被改革的命运。
  “爱拼才会赢……屁话!老子拼了十几年不也输了?就是没那命的才要拼,天生赢的闭着眼睛都行了……闭着眼……”自言自语地抱怨着,被上来的酒劲儿冲昏了头,眼皮开始撑不住打架了。
  “……这大半辈子……”一声叹息,把手上的空瓶子往前一扔,朝后头躺了下去。
  “啪”一声,瓶子摔得粉碎,玻璃渣溅到身上,他也毫不理会,只是四肢大张地躺在冰冷的地上,闭上眼回想这些日子,心里只剩下苦和凉。
  沈靖坐在市府六楼的长椅上,靠着椅背,两眼望着雪白的天花板,脑子里空空的,又乱糟糟的。他从上午八点到这里,现在是下午四点,在这儿坐了一整天,林秘书路过的时候已经顺便给他端了四杯水了。
  到四点半,会议室的门终于开了,一群人浩浩荡荡从会议室出来,领头的是财政副市长张明安。张副市长亲切地和来宾握手道别,来宾是新兴电子产业园的互联网公司代表赵宇,沈靖在端木宏公司见过。
  送走了一行人,张明安总算舍得正眼看了眼站在一旁的沈靖。想到都快下班了,张明安无奈地叹口气,向沈靖招了招手:“小沈,过来。”沈靖赶紧跟上,这是他今天来到市府后第一次得近张副市长的身。
  “小沈啊,我大概知道你来找我做什么,但你这个事情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的。你也耗了一天了,来,喝口水慢慢说。”张明安亲自倒了杯水给沈靖,沈靖赶忙接了,刚要开口,张明安又道,“坐,先坐下再说。”
  沈靖依言坐下,看桌子对面的张副市长抽出只钢笔在铺开的本子上写了两笔,好像没有特别急,才敢艰难地开口:“张副市长,您也了解情况的,名鼎怎么说也咱们市的大企业,就算是要改革,为什么一定要拿它开刀?我不明白。”
  张明安笑了笑,看向沈靖:“我说小沈啊,你向来都是个明白人,怎么这次会不明白了呢?所谓改革,必须要从大的抓起,什么叫改什么叫革?弄些j-i毛蒜皮的小打小闹能叫改、能叫革吗?既然是改革,就必须得有一番翻天覆地的变化。我知道名鼎是市里的龙头企业,但她近年来创收并不理想,还比不上新兴的小型民营企业,年年要市里贴钱,长此以往,也不是个事儿啊。”
  沈靖忙道:“张副市长,我知道名鼎现在有些问题,但这些问题不足以让市里放弃整个名鼎吧?收入我在想办法啊,我一定能够扭亏为盈的,哪怕——”
  “小沈啊,你还是没明白。”张明安打断沈靖的话,“这次是个契机,是个转折点,是市里必须要拿出成绩的时候。名鼎如果能为市里的企业改革做出贡献,就是对市里十几年来对她爱护和支持的最好回报了。”
  “可是以这种方式回报只能是一次x_ing的啊,名鼎的价值远不止于此!张副市长您放心,只要市里这次能够饶过名鼎,我一定在来年让名鼎创收恢复之前的盈利状态,五年内恢复鼎盛状态,绝对不会拖财政后腿的。”沈靖说着不由得站起身来,祈求地望着张明安。
  “你坐下,”张明安拍拍沈靖手背,“慢慢说。”
  沈靖只能慢慢坐下,稍稍平复了下情绪继续恳求:“张副市长,您就行行好,看在名鼎曾经为市里财政做出重大贡献的份儿上,救救名鼎、救救我成吗?名鼎真要倒下了,也是大家的损失,对市里也没好处吧……”
  张明安喝了口水,眯起眼睛笑了:“小沈呐,市里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响应政策号召,肯定是有大大的益处才会这样处理,否则也舍不得失去栽培多年的企业。所以你要知道,这个决定不是我个人能够更改的。”
  沈靖急了:“我明白张副市长的难处,我不求市里收回决案,只希望张副市长能够给我给名鼎一条自救的路。只要1个亿,我就能救活名鼎,让它回到应有的价值。”
  张明安微笑着摇了摇头。
  “为什么?”沈靖忍不住又站起来,这次张明安没有阻止,“1个亿就能救活一个价值百亿的集团,这样的事情难道不值得做吗?只要1个亿,我只要1个亿,就能让名鼎起死回生,能让8617名员工保住工作,不必毁掉数千个家庭——张副市长,这都不能考虑吗?”沈靖努力列举一条条的救活名鼎的好处,只希望至少能有一点能打动财政副市长的心。
  “呵呵,”张明安听着沈靖的话不禁笑了,“‘只要’1个亿?小沈啊,你当人民币是报纸吗。1个亿在你看来不算大数目,可你知道这笔财政款是多少纳税人的血汗钱吗?名鼎的解体和私有化是改革所趋,多少个亿也挡不住她的没落。我给你1个亿,不但挽救不了八千名工人的工作,反而会对不起八万、八十万、甚至八百万纳税人。小沈啊,我虽然是C市的财政副市长,掌握着C市的财政流向,但我更是一名人民公仆,不能对不起人民呐。”张明安拍了拍沈靖的肩膀,深沉地叹了口气。
  “纳税人?”沈靖几乎要笑出声来,“张副市长,我也是纳税人,名鼎更是市里的纳税大户,巅峰时期名鼎每年的纳税额甚至超过好多企业的总产值,我们累计贡献了超过千亿资金给我们的国家和人民,更不要提名鼎创造的总体价值,现在只是要1个亿救命,您都不肯吗?非要卸磨杀驴做得这么绝——”
  “沈靖!”张明安重重地一拍桌子,“沈靖同志,请注意你的措辞!作为一个□□员,相信组织,并服从组织安排,是一个□□人的基本素养要求。”
  “那您别把我当——”沈靖的话没有说完,看到张明安难看的脸色,剩下的话只能卡在了喉咙里,如同失水的鱼。过了许久,沈靖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那您就把我们当成普通企业考虑,我贷款,借一还十,甚至一百,我都愿意!名鼎能够创造的价值远高于她被取缔的价值,这样的救助对政府来说是千值万值的。”
  张明安看着沈靖执着的眼神许久不语,最终叹了口气:“如果真把你们当成普通企业,我甚至没必要见你。小沈,你要明白,有些事情牵扯的有益或无益不是单纯从某个人的角度出发就能说清楚的。你从名鼎的角度出发来看,觉得救助名鼎是值得的,但是,政策有政策的考量,不以个人的意志需求为转移。所以——”张明安决定直接拒绝沈靖的请求,“你的要求,我不能答应,也没有权利答应。”
  “张副市长——”
  沈靖不甘心的表情让张明安有些于心不忍,但还是道:“小沈,穆书记是我的老领导,你为名鼎付出这么多年,也为市里做出了不小的贡献,论情分论爱护,我都应该帮你。只是在这件事情上,我无能为为力。”
  “……”
  “小沈啊,虽说商场如战场,但毕竟不像战场要命,一次成败算不了什么。人这一辈子还长,你还年轻,想想还有什么其他想要做的,不要总是困在一个局里。头脑活泛点,传统工业走不通的时候,可以尝试尝试新兴的一些东西嘛,比如电子,或者互联网。”张明安绕过桌子,拍拍沈靖的肩膀,“我是相信你的能力的,不管做什么肯定都能出一番成绩。回去好好想一想,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来找我。大家还指望你带头把新兴产业搞起来呢。”
  “……”
  “好了,你也出来一天了,回去好好休息休息,不要把自己搞得太累。”
  沈靖无言站起身来,顺从张明安的意思往外走。
  “张副市长,”走到门口的沈靖似乎想明白了什么,突然转过身叫张明安。张明安扶了扶眼镜,示意他尽管说。
  “我明白市里的决定,但是,请再考虑一下,考虑一下名鼎。谢谢。”沈靖说完,向张明安鞠了个躬,也不等他回答,出去把关上门了。
  张明安看着沈靖一身落寞地离开,不由得再叹了口气。
  “呵呵……呵呵……哈哈哈……”天台上的人还在笑,笑得越来越大声,可是四周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人会回应他的疯狂。
  “我的帝国,亡了。”
 
  ☆、二  落魄
 
  几个小时前,沈靖还在他的董事长办公室。
  “一年又到头啦……”蒋婷婷听老总说这话的时候,正在饮水机前帮他泡方便面。
  泡椒牛r_ou_桶装,水一下去,满屋都是油炸混合泡椒的味道。不刺鼻,对于几个月没吃方便面的蒋婷婷来说甚至有点香,但沈靖都连吃了半个月了,蒋婷婷猜想他闻着应该不会是什么好味道。
  沈靖说完那句话就没动静了,只是坐在老板椅上发呆。
  蒋婷婷原以为像老总这样的人永远都会是自信满满胜券在握,却突然发现,老总现在的表情,比任何人都要迷茫,一点都不像那个曾经在电视机里指点江山的成功企业家了。
  “铃——”当蒋婷婷走神走到水要漫出来的时候,桌上的电话响了,蒋婷婷回过神,赶紧关了水,把泡面盖好。
  物业已经切断了整个厂区的电和网,但董事长办公室的用电是独立的,至今还留着。如今整个大厦已经被搬得七七八八,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响起的电话铃声,好像在嘲笑主人最后的挣扎。
  沈靖从沉思中回过神来,伸手接起电话:“我是沈靖。”迷茫的神情瞬间收敛起来,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意气风发的名鼎董事长。
  蒋婷婷听不到电话里边在说什么,但从老总落寞的神情看得出,他并不喜欢接这个电话。
  “对不起。”从头到尾沈靖都只是默默地听着对方说话,蓦然响起的低哑嗓音在空荡荡的屋子里更显得苍凉。紧紧皱起来的眉头好似凝了千万愁丝,不知道谁能解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