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我给老攻送爱心 作者:琼玖谦(上)

字体:[ ]

 
文案:
某人:你这么帮我是不是喜欢我啊?
江洛翻他一个白眼。
某人:还说你不是喜欢我,那你为什么总帮我?
江洛:你等等,我整理一下语言,我绝对不喜欢你。
某人:不管你喜不喜欢我,我好像喜欢你了。
江洛:我……好像也喜欢你。
 
总之这是一个送爱心但是却错送了菊花的故事。
很宠很恩爱。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穿越时空 快穿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洛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给豪门公子送爱心
  系统:“你还不下去?”
  江洛迷迷糊糊嗯了一声,翻了个身:“再等一会吧。”
  系统:“你昨天刚回来今天就不下去吃早饭,你到底是给楚钦送爱心的,还是故意给下马威,要他好看的?”
  江洛被子蒙住头:“嗯,我知道,马上就下去。”
  系统:“齐善半个多小时前就已经下去了。”
  江洛一把掀开被子,满脸不耐烦:“好啦好啦,现在就去,你要烦死啦。”
  系统不置可否。
  江洛——穿越公司董事长家的小少爷,虽然是小开,但完全没有任何不良嗜好——除了懒。
  他真的是懒破天际,懒到人神共愤,懒到董事长无可奈何,只好把他踹进小世界里进行磨炼。
  因为江洛着实太懒,是那种宁可饿死都不愿意自食其力的类型,所以董事长煞费苦心地帮他找了——献爱心这种不会有危险但明显可以培养动手能力的简单任务。
  在不同的平行世界中,总会有这么一类人——上帝不仅关上了他的门,他的窗,甚至还用钢板把他的世界整个钉死了。
  大多数人都因为氧气缺失不幸死了,但总有极少数个别人用鲜血淋漓的双手为自己开创出一条荆棘小道,通往成神之路。
  这些人生赢家是难得的人才,而他们早期的遭遇完全耽搁了他们最优水平的发挥,所以穿越公司送爱心任务小组就是专门针对这类特殊人群成立的,业务员需要尽可能地为这些人才营造良好的生长环境或学习背景,以便于他们能够更早更好地发挥出他们的潜力。
  而系统,则是董事长特意放在他身边帮他打辅助的,毕竟——如果没有提醒,江洛很有可能完全忘记任务在小世界里自生自灭,永远完不成回去的任务量。
  这是江洛接到的第一个任务世界,以现代世界为背景,需要献爱心的对象就是系统刚提到的楚钦。
  楚钦是齐家的私生子,十五岁的时候认祖归宗却得不到齐家的真正认可,齐家上上下下甚至下人都打心眼里看不起楚钦,尤其是齐家的两个儿子——齐善和齐晓宁。
  楚钦在进入齐家之前一直跟着他母亲住,他的母亲因为未婚先孕早就跟母家脱离了关系,生活贫困艰难,对楚钦尤其怨恨,动辄高声辱骂甚至拳打脚踢,最后直接甩手给了齐家。
  而进入齐家他也只是换了一个地方受苦而已,总而言之,楚钦的童年时期乃至于青少年时期就是在一片黑暗中度过的。
  而江洛现在的身份则是齐家的那个小儿子。
  齐家有两个儿子——大儿子齐善是齐父结婚之前的一段风流债留下来的余孽,虽然对外是齐家的大少爷,但地位和真正的齐家少爷齐晓宁完全不能相提并论,很明显齐父只当自己有一个儿子,那就是齐晓宁。
  楚钦是前一个礼拜被送到齐家的,那个时候齐晓宁正在国外旅游,所以至今还没有见过楚钦。
  江洛被传送过来之后第一时间结束了假期,买了飞机票就赶了回来——以免还没等到自己见到任务对象楚钦就已经被齐善直接弄死了。
  江洛闭着眼睛在房间里穿行,虽然不是他的房间,但却意外地顺利完成洗漱穿衣。
  系统:“你也该醒醒了吧。”
  江洛睁开眼睛,眼底的幽怨几乎要凝成实质。
  系统:“……你是我见过最懒的业务员。”
  我不是业务员,但江洛懒得说话,自然也没反驳,抹了一把脸准备下楼。
  瞄了一眼墙上的壁钟,时针直直指向了九,周身环绕的黑气更浓郁了——江洛有很严重的起床气,而他现在完全没睡醒。
  “吃什么吃,一个私生子还真以为自己是齐家的主人了。”
  刚走到楼梯拐角处,江洛就听见楼下传来噼里啪啦瓷器碎裂的声音。
  又往下走了几步,难听的辱骂话语就这样不打招呼地飘进了耳朵里,江洛皱了皱眉毛。
  客厅的地上正跪坐着一个穿着破烂,低垂眼帘的少年,阳光透过落地窗洒在他的后背晕出一个淡黄色的光圈,明明暗暗看不清楚他的脸。
  沙发上还坐着一个,趾高气扬地伸着手指骂骂咧咧,似乎要把自己能想到的最恶毒的话语加在少年身上。
  厨房外侧站了几个穿着白色厨师装的女人,此时正捂着嘴交头接耳。
  江洛手搭在扶手上,从楼梯上慢慢下来,脸上带着被吵醒之后的明显的愠怒。
  齐善感觉到背后一凉,转身就看到一脸y-in郁的江洛,面色微微一变迅速调整出一个笑脸:“小宁,你醒了?”
  齐晓宁x_ing子冷淡,脾气不好,尤其是起床气——也很大,如果被吵醒了即使是齐善恐怕也是劈头盖脸一顿骂。
  江洛自然也不忍着,冷冷扫他一眼:“声音这么大,我还以为你在专门叫我起床呢。”
  齐善后背一僵,讪讪笑:“怎么会。”一手指着地上的少年,“还不都是因为他,小宁你可能还不知道他,他就是爸在外面的野种,一个杂种竟然还有胆子找到齐家来……”
  下来之后,江洛看得更清楚了些。
  资料上楚钦是在十六岁的时候进的齐家,而现在地上半趴着的这个少年身形瘦削,因为身上只罩着一件破烂宽大的卫衣,江洛视线下移很明显能看到他嶙峋的肋骨,一副营养不良的身量,看着年龄倒像是十三四的模样,由此可见之前的生活是有多困顿。
  江洛面不改色地绕过楚钦,坐在饭桌前,看着凌乱的桌面和地上七零八落的盘子碗碟,顺手拿起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勺子啪的一声扔出去。
  叮地一声撞在地板上。
  周围迅速安静下来。
  就连齐善也是浑身一震。
  厨房刚才还在咬耳朵的几个女人更是吓得浑身瑟瑟发抖,倒不是因为别的,齐家给她们的一个月工资够她们在外赚一年的,这工作她们还不想丢。
  江洛眯着眼睛不耐烦地向后一靠:“一个个是不是都太闲了,脏成这样还不收拾是等着我来收拾呢。”
  齐晓宁生的精致,皮肤白嫩,若单看长相则更像是软萌的一副团子样,水汪汪的大眼睛瞳仁漆黑,长而浓密的眼睫毛衬得他更像是摆在橱窗里精心设计好比例的洋娃娃。
  但如果你觉得他温和甚至还有些好欺负的话,那可就真的是大错特错了。
  齐晓宁因为齐父宠爱,从小x_ing格霸道,即使是天上的月亮只要他要你齐父就得想办法去摘,还要在他限定的时间摘回来。
  “宁少爷,我们马上就收拾,您稍等一下,早餐马上就上来。”保姆迅速过来,弯了弯腰就开始进行清扫。
  江洛食指弯曲在桌上叩了两下:“怎么回事,一大清早摔盘子玩呢还是怎么的,是觉得昨天晚上我睡得比较早专门叫我起床呢?”
  他是真带了怒气的,毕竟要不是他们一大清早就在底下闹,江洛现在还在舒舒服服的大床上抱着被子打滚呢。
  保姆浑身一个哆嗦,指尖被锋利的瓷器划破,鲜红的血珠渗透出来:“宁少,对不起,吵着您睡觉了,不过早起厨房被……楚钦占用了,所以我们花费了一点时间收拾,早餐上来的就有点晚了,然后大少爷他…….”
  一番话将所有的过错倒是全都推到了楚钦的身上。
  不过也是,毕竟齐善再怎么不得宠,他姓齐也总都姓了十几年了。
  “小宁,你是不知道我早上起来看见这小子竟然在厨房做吃的,不就是一个私生子吗,他还真把这儿当自己家了,还想吃什么就做什么……”
  江洛瞄了一眼一直没说话,甚至没抬头的楚钦直接打断齐善的话:“呵,都是私生子,难不成还要分先来后到不成?”
  瞬间,空气都仿佛凝固一般,保姆低着头趴在地上动都不敢动。
  过了好一会儿,齐善才讪讪地笑了一声:“小宁,你说什么呢?”
  江洛抿了一口刚送上来的热牛n_ai,挑了挑眉毛,冷漠地说:“难道不是吗,虽然你年龄比我大,在齐家也呆了这么多年了,但你妈也是小三,是爸一直没承认的错误,而你更是私生子,不是吗?和他…….”
  手指微微抬起,指向一脸错愕的楚钦:“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齐善脸上的血色立刻褪去,张了张嘴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江洛唇角微勾:“在齐家住了这么多年,还真把自己当齐家的主人了。”
  刚才的话完封不动地全部还给齐善,看他眼底闪过扭曲的痛苦之色,江洛发出戏谑的声音:“还真是一场好戏,私生子给私生子下马威,有够好笑的。”
  齐善看着江洛淡漠的脸上露出一抹嘲笑的表情,听着他轻描淡写的话语,指尖微微颤抖,脸蛋憋得通红但一句话都不敢反驳。
  江洛还没完,轻笑一声,视线落在一直默默收拾地上残局的保姆身上:“以为自己在讨好主子,也得先找对主子是谁。”
  保姆浑身一顿,蓦地想明白这里住的都是齐家的孩子,而自己只是齐家的保姆而已,又有什么资格嘲笑人家,脸蛋通红,迅速收拾好了地面退了下去。
  没一会新的早餐便上来了,一共三份。
  之前大少爷吩咐过不能给楚钦准备吃的,但——刚小少爷的话他们不是没有听见。
  齐家真正的主人是齐晓宁,而齐善和楚钦是一样的。
  江洛慢条斯理拿起筷子:“还不快过来吃饭,等着我去请你吗?”
  齐善怔楞一瞬,迅速过来就坐,堆着谄媚的笑:“小宁,我刚刚不是故意吵醒……”
  江洛无视他,低头看了一眼盘子里的煎蛋没什么胃口,他的胃还没睡醒:“还真的等我请你啊,你看看人家,你跟人家是一样的,怎么就没有人家的自觉x_ing呢。”
  齐善的话生生哽在了嗓子眼里,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面皮迅速变红,直愣愣地看着江洛不做所措。
  地上的楚钦一愣,抿了抿唇疑惑地看向江洛。
  江洛把玩着手里的牛n_ai杯,嘴角噙着一丝笑意,明明是一双淡漠的眸子,但楚钦却看到了一抹浅淡的茫然,甚至落在面前玻璃上的视线也完全没有聚焦。
  楚钦紧紧攥了攥拳头,复又松开。慢慢站起来,挪到江洛的椅子前站定。
  他知道眼前这个白净到好像是天使一样的孩子是齐家的小儿子,也是他那个便宜爸爸最疼爱的孩子,本来他应该恨这个孩子的。凭什么同样都是齐家的儿子,可是他却能得到最好的待遇,而自己却只能在y-in暗角落里发黑发臭。
  可——也许是这孩子长得太好了,他看着他,却生不出来一点恶毒心理,反倒是一股浓郁的惶恐不安涌上心头。
  脸皮发烫,手指不自觉地绞着衣服下摆,脑袋几乎要埋进胸里。
  楚钦已经很多天没有洗澡了,鼻子微微动了动,想闻闻自己身上有没有味道,又想伸手挡住自己脏乱的衣服——他怕这个人和其他人一样厌恶他,不自觉地想要展示自己好的一面给他,可他哪儿还有好的一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