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穿越之夫唱夫随 作者:卓清歌(下)

字体:[ ]

 
第五十四章 
  一个下午,收获颇丰, 两家人最后都提了满满的一桶虾回家, 何良打算明天就去镇上卖,不过林逸觉得不是赶集的日子出来的人不多, 还有一点是镇上本身没有卖虾的, 他们不知道这虾卖多少钱一斤。
  贵了吧,人家不买, 便宜了吧, 他们吃亏,现在可是冬天, 从河里捉虾起来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林逸想了想说:“良子哥, 要不这样吧,明天我们去县城走一趟,问问行情看如何?”
  去县城要一个时辰,来回差不多就是半天了,所以卖最好还是选择在镇上卖好,只是价格还是需要去县城了解。
  何良觉得没问题, 点了点头道:“那成, 明天早上我们天一亮就走,我到时候过来找你。”
  “好, 良子哥,那我就在家等你了,咱们早去早回。”
  说好后就往家走,到何良家接上了元宵一起回家。
  林逸又想吃虾, 路上就在跟郑雨说今天晚上能不能还吃虾。
  郑雨摇着头果断的拒绝了,“不是说了要拿去卖吗?要是吃了就没多少了,今天晚上我把哥夫给的j-i给炖了吧,你不是也想吃j-ir_ou_了?”
  野j-i拿回来的时候还是活的,这几日也一直没吃,就养着了,郑雨觉得现在炖了正好。
  从郑雨这话里林逸觉得自己仿佛听到了一个好吃鬼的形象,什么都是他想吃,家里的孩子和老人都还没说什么呢,虽然这就是事实。
  林逸摸着鼻子默默的反省了下,“好吧,那听你的。”
  郑雨看了林逸一眼也不说话,不过面上有些无奈,仿佛自己在带一个孩子一样。
  林逸遇到事的时候很有想法,不过碰上自家人的时候就容易孩子气了,尤其是在逗元宵的时候,年龄看起来是差不了多少。
  也经常对郑雨撒娇,自己是一点没觉得不好意思,自然也就没把郑雨这饱含深意的无奈放在心上了。
  到家后,林逸为了自己晚上的j-ir_ou_,努力的杀j-i拔毛,一个人包办了全部前期工作,只是后面让郑雨开始炖j-i汤就行。
  野山参是个好东西,就是味道不怎么样,不过这并不会影响j-i汤的味道,林逸也没让郑雨放多少,这东西是补身体的,不能大吃特吃。
  野j-i的味道鲜美,不管是汤还是r_ou_,一家人吃到最后把汤都给喝的干干净净的,林逸一本满足,至少这一刻他觉得j-i比虾好吃。
  喝完热j-i汤,浑身都是暖乎乎的,在这样的天气是最好不过的了。
  一家人吃完也没马上去睡觉,围在灶边坐着说话聊天,到实在是困的不行了才去睡觉。
  经过一个晚上,元宵已经有了自己单独睡一张床的自觉,自动的爬上了小床。
  而帘子的这边,郑雨确实一脸警惕的看着林逸,“今天不要了,你明天还要去县城呢。”
  林逸乐了,“小雨,你这是为我考虑吗?那完全不用了,我明天一样可以早起的。”
  虽然这是其中一个原因,不过主要原因还是在他这儿,郑雨摇着头就是不同意,一脸的坚决,把林逸作乱的手也排开,“不要了。”
  林逸改为拉住他的手,凑过去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笑道:“好了,我知道,今天就睡觉,我什么都不做,”明天晚上做也可以。
  林逸想,这种事情天天来也不好,所以就隔一天来一次吧!
  然后他就搂着人睡觉了,除了抱抱摸摸之外什么都没做,第二天还起了个大早。
  吃完早饭的时候天才亮,何良也刚好过来找林逸出发,还背了个背篓,不过是空的。
  林逸问他,“良子哥,你是要去买东西吗?”
  何良无奈的说:“唉,昨天我爹在院子里喊了一句,然后隔壁王阿么知道了,所以就让我去县城帮他带点东西回来,然后不知道怎么地,我家挨着的几家人都知道了,都跑来让我带东西,我这不就得背个背篓才能带回来吗?”
  林逸明白了,邻居家让带东西也正常。
  “那走吧,我就不背了,家里也没什么好买的,反正我也经常去镇上。”
  两人为了能早去早回,路上走的挺快一点都没停歇,到县城的时候还赶上了早市,正好就看到有人在卖虾。
  林逸两人立刻就走过去问价钱了,卖虾的人是一个老伯,林逸蹲下抓起了一只虾,装作很好奇的样子,“老伯,这是什么东西?能吃吗?”
  有人问就代表有生意上门,老伯自然是高兴的介绍了,“这是河虾子,也有人管这叫虾,能吃的,还好吃的狠,小哥,要不要来一斤,也不贵。”
  林逸接着问:“老伯,这河虾子是怎么卖的?这东西以前都没见过,也不知道怎么吃呢?”
  老伯笑眯眯的说:“小哥,看你这样子,以前怕都没来过这早市吧?”
  林逸也笑着点头,“是呢,都是我夫郎来的,买菜我也不会,不过他今儿要忙活家里的事情,就让我来买菜,见着老伯的东西觉得稀奇,就过来看看。”
  “小哥是个好相公,来,我跟你说说这河虾子怎么吃,你看啊,先这样把头和这个尾巴去了,把这壳给剥了,里面就是能吃的r_ou_了,回去用油炒上一炒,这味道可美的狠。”
  老伯给林逸演示了一遍怎么剥虾,动作熟练,一看就是经常做,而且剥好的虾仁也放在了旁边另外一个盆子里,可能是要带回去自家吃。
  林逸对老伯点头,“老伯,我这看明白了,不过这河虾子怎么卖的啊?”
  “不贵不贵,十文钱一斤,比吃一斤猪r_ou_还便宜呢。”
  这个价格比林逸预计的还要低,他觉得怎么都得卖个十五文才是,这十文钱也太便宜了些。
  林逸道:“这确实不怎么贵,老伯,这是你们自己在河里捞起来的吗?”
  “是呢,小哥要不要买一斤回去尝尝?包你吃了一回想下回!”
  老伯笑容满面的跟林逸推荐,林逸想了想,花十文钱要了一斤。
  不过想到有人吃虾过敏的事情,还跟老伯打听了一番,“老伯,这东西是什么都能吃吗?”
  老伯可能没遇到过吃虾过敏的事情,对林逸说道:“可不是,我在这儿卖了这么久了也没见出什么事情,小哥,你就放心吃吧!”
  林逸听了这话后也有了自己的判断,“都能吃那我就放心了,谢谢老伯,我们就走了。”
  “吃的好下次再来啊!”
  林逸回了一句,“一定!”
  离开老伯的摊子后,林逸跟何良又去里面转,何良就问林逸,“你怎么还花钱去买这个啊,家里还那么多呢?就是想吃去河里捞不就成了?”
  林逸道:“跟人家打听了消息,还不得给点辛苦费,再说,都买了,说这个也没用了,我们再看看别处吧!”
  往里面走,也一样全部都是卖菜和r_ou_的,卖虾的还真不少,至少有十来个小摊子,这样一来林逸也明白了,就是因为多,所以才不值钱。
  而镇上现在还没有,所以前期可以卖的贵些,后面多了,他们也就不做这个生意了。
  了解完后,林逸就陪着何良去买东西,同时在林逸琢磨着虾的价格定多少才合适。
  县城的东西其实没有比镇上贵很多,反而还便宜些,这个其实就跟运输有关系了,毕竟路上耗费的时间不同,商人也是要赚的,自然价格上就会有一些差距了。
  像有些东西总是要贵上那么一两文的,不过因为村子离县城有些远,所以一般都会选择在镇上买。
  这次何良帮邻居买的东西都是不怎么急的,何良来县城了,就顺便买了,不过要的种类却不少,两人在县城里跑了好一会儿才给都买齐全了。
  东西买好后两人也没耽误就直接往家走,到家的时候也还早。
  在路上的时候林逸跟何良说了下他对卖虾的想法,“良子哥,我觉得这河虾子可以在镇上卖,不过这不是个长久生意,一旦我们赚钱了,肯定会有更多的人想着去卖,所以我是这么琢磨的,干脆啊我们直接卖给酒楼饭店好了,你要是信的过我,那我就去找买主。”
  这也是林逸在后面才想起来的,比起单卖虾,还不如卖给酒楼,然后来个长期供应的好,而且虾还是可以养殖的,如果镇上的生意做开了,以后还能往外面卖。
  何良自然是愿意的,“我肯定是信得过你的,我们两家什么关系,你也不可能害我啊,再说了,就这河里的虾,捞起来就是,没换成钱之前就什么都不是。”
  “那好,现在家里的虾就继续在水里养着吧,明天我就去镇上说说看。”
  “行!没问题,我都听你的。”
  有了何良的话,林逸也就放心的去准备了,他还是准备把这虾卖给来喜楼,跟掌柜的熟悉了,好说话,而且来喜楼的生意不错,要是掌柜的答应了,这虾也能做成一个长期生意了。
  因为到家后吃了饭就开始拉着郑雨做虾,试验各种味道,然后都记着,因为家里没有纸笔,林逸就找了块木板,用烧过的木头在上面写,到时候去镇上在药铺里抄在纸上就成。
  知道林逸这么做是想为了赚钱,所以郑雨一直很配合,两个一下午的时间,费了小半桶虾,做了好几种口味出来,林逸就都给写上了。
  虾也没有全部吃掉,冬天是能隔夜放的,林逸准备第二天带一些到镇上去给老板尝一尝,也好让老板知道是个什么味道。
  而晚上的时候林逸借着郑雨辛苦了的理由,让人享受了好一个晚上,郑雨到最后都手软脚软的,连瞪林逸的力气都没有了。
  只能在自己的心里懊悔,怎么就那么轻易的答应了林逸呢?下次他一定要拒绝,不然就把元宵抱回来睡!
  而林逸完全不知道他的想法,心满意足的亲亲郑雨后把人圈在怀里睡觉。
  林逸第二天也没有因为昨天晚上费的力而晚起,醒来的时候就是生龙活虎的模样了,郑雨醒来直接没搭理他,明明他都说不要了,林逸还是不放过他,哼!
  林逸早饭都没能吃到就不得不去了镇上,而且就算如此,心情也是很好的。
  ……
  不是赶集日,镇上一直都不怎么热闹,街上来往的人并不多,不过也跟天冷有一定的关系。
  到了镇上后林逸最先去了妙手堂问了问这两天的情况,顺便把木板换成了纸才带着去了来喜楼。
  掌柜的似乎永远都有算不完的账一样,走在噼里啪啦的拨弄算盘,林逸走进去叫人,“掌柜的!”
  掌柜的听到声音猛然抬头,一看是林逸这个熟人,“唉,小哥,你又来了,这次是来送板栗来的还是吃饭?”
  林逸笑着摇头,“都不是,不过确实是有好东西,掌柜的,你来看看这是什么?”
  林逸将背篓放下,从背篓的木桶里拿出去了一下虾送到掌柜的面前。
  掌柜的看了一眼,有些不确定的问,“这是河虾子?”
  “没错,就是河虾子,还是掌柜的见多识广,竟认识这东西。”
  掌柜的连忙摆手,“哪是什么见多识广,我也就是去县城的时候见过,不过镇上一直没卖的,我倒是好奇你是怎么弄到这东西的?”
  林逸道:“就是河里的,算不上什么稀奇,不过是从前都不知道怎么吃,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
  掌柜的一拍手说:“对对对,县城以前也没有,据说这也是从别处传过来的,近来在县城里应该是热闹的很。”
  林逸想到自己昨天看到的卖虾的,觉得确实应该很火热。
  林逸对掌柜的说:“不知道掌柜的愿不愿意跟我做个小生意?”
  “你这是要卖这河虾子?”掌柜的猜测林逸的意思。
  林逸点头,“对,不过除了这虾之外还有几道河虾子做的菜。”
  昨天做好的虾放凉了,不过剥壳后也能吃,林逸拿出来给掌柜的尝了两个。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