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穿越之夫唱夫随 作者:卓清歌(上)

字体:[ ]

 
文案
前言:不喜勿入!不喜勿评! 生活不容易,不要为难自己,谢谢大家(??︶??)
请大家慎入慎入慎入! 主攻文!
 
林逸是个中医,却不想因为一场泥石流穿越到一到了古代。
 
内容标签: 生子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逸,郑雨 ┃ 配角:林富,林贵,林家仁,孙秀,元宵等 ┃ 其它:哥儿,男男世界
 
 
作品简评
现代中医林逸因为收Cao药遇上泥石流,从而穿越到异时空一个同名同姓的病秧子身上,刚一睁眼就听到要分家。 本来就是个病秧子,还碰上一堆的极品亲戚,简直没有更糟心的事情了。 好在爹是亲的,还有个贤惠的夫郎和可萌可萌的娃儿,且看林逸如何带着自家夫郎和自家小哥儿从茅Cao屋开始,走上发家致富的道路,过上幸福安逸的日子。文章在描写主角适应异世界生活的同时还表述了许多农村实情生活现象,并且介绍了许多农产品以及作物,在其时间上有一定的科普,展示了一些农村风情,同时可让读者对古代的生活环境进行一定的了解或产生喜爱。 本文的故事发展主要围绕主角一家以及极品亲戚来发展,对人物x_ing格的描写清晰明显,剧情走向和人物设定不复杂且有一定的看点,将发家致富的宗旨刻画的较为到位,主题明确,可欣赏一阅。
                                                                                 
 
第一章 
  “听说了吗?林老三家今天又闹起来了,看来这林富和林贵是的铁了心要分家啊!”
  “唉,这都闹了好几天了,你说这林富林贵也是,这林逸看着都快不行了,他们竟然狠心这个时候闹分家。”
  “可不是嘛,这兄弟两的心也是够狠的,这林逸再怎么样那也是他们弟弟,这没吃过他们一口,用过他们一文钱的,自从病了后全是林老三两口子在照顾这小儿子,这兄弟啊,真是太没良心了。”
  “造孽啊,造孽啊!”
  “算了,也别说这些了,这到底是别人家的事儿,咱们管不了。”
  “诶!造孽哦!”
  河东村所有路过林家仁家的人都听到了里面传来的争吵声,他们都知道这是林家仁的两个儿子又在闹分家了,到今日都已经闹了整整有四天了还没消停。
  第一日的时候还有人会进去看看,问问是什么情况,但是才刚开口说两句就被林富林贵两兄给赶出来了,说这是他们的家事,跟其他人没关系,让他们不要多管闲事。
  后来两天就是路过的人听到了也只是在外面站一会儿就走了,都没什么要进去的意思,到今日已经是第四天了,去干活的人路过林家门口,听到的又是林贵和林富在咒他那个病秧子弟弟早点死。
  “阿爹,今天我跟老二把话就跟你说明白了,这家一定要分,你们要是愿意跟那个病秧子住就随便你们,我跟老二就不管你们了,这闹了这么多天了村里人说着也不好听,你要护着那个半死不活的病秧子那是你们的事情,不要拖累了我跟老二。”
  “是啊爹,我跟大哥这么多年伺候那个病秧子伺候够了,要不是他,我们现在过的多好,就因为他这个病秧子拖累了我们这么多人,这家今天一定要分,爹你要是不同意,那就不要怪我跟大哥跟自己亲弟弟动手了!”
  跟一个躺在床上的病秧子动手,这显然就是要打死人啊,林家仁听到这话险些气的一口气就上不来,整张脸憋的通红,“你…你们两个不孝子,我今天打…打死你们!”
  嘴上说着打人的话,可人下一刻却是这么生生的被气晕过去了,旁边站着他的夫郞孙秀,孙秀一看自家老头子晕过去了,就着急了,托着人大喊,“老头子,老头子,老头子你怎么样了?老头子你不要吓唬我啊,老头子你醒醒,快醒醒。”
  这屋里站满了人,有林家仁的大儿子,二儿子,还有他们的夫郞和孩子,甚至还有他两个兄弟和兄弟夫郞都在,可这么多人看着林家仁晕过去了,竟然没有一个来帮忙扶一把的。
  林富甚至还说,“阿么,爹都这样了,你也不想跟爹一样吧,阿么,只要你答应了分家的事儿,我们立马就去请大夫来给阿爹看看,阿么你说怎么样?”
  还用给林家仁请大夫的事儿威胁孙秀来了,孙秀一听这话,就怄的不行,“老大,你这是不孝啊,这是你爹,你怎么能说这种话呢?”
  林富看了一眼躺着的林家仁,又看了看已经哭了的孙秀,一点愧疚之情都没有,“阿么,我怎么就不孝了,是你们非要养着那个什么都不能做的病秧子,他现在都要死了,你们还不肯分家,是想等那病秧子死了我们给他养夫郞孩子吗?”
  孙秀已经没什么心思去听这些话了,他全部的注意力都在林家仁身上,孙秀不停的叫人,“老头子,你醒醒啊,快醒醒啊,老头子,我的老头子啊,你醒醒…”
  即便是孙秀哭的这么惨,这满屋子的人都没有一个要帮一把手的,全部都站着看着,就像是希望林家仁就这么死了一样。
  一个站在角落一处的一个看起来非常瘦弱的孩子一直盯着屋子中间看,小孩儿站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然后迈着小短腿往身后的房间里走,一边走一边喊,“阿么,爷爷,阿么,爷爷……”
  小孩儿还太小了,表达不来什么是晕过去了,就只能一直说爷爷,企图引起屋里人的注意。
  里面的人听到声音立马就开了门,看到正在爬门槛的小孩儿一把就把小孩儿给抱了起来,“阿么来了,元宵,爷爷怎么了?”
  出来的人是郑雨,是林富他们口中那个病秧子的夫郞,郑雨手上抱着的是他和他林逸,也就是林富口中的病秧子的小哥儿,小哥儿r-u名叫元宵,因为是正月十五出生的,所以取了这么个r-u名。
  这几日林家闹着分家的事情,偏偏又是林逸病的最严重的时候,人躺在床上已经只能喝一点水进去了,眼看着就要不行了。
  家里闹分家的事情郑雨自然是清楚的,只不过儿子病重,分家这种事情郑雨也说不上什么话就干脆的让他房门都不要出,就在房间里照顾林逸就好了,老两口还说了,要不是他们叫他,不管怎样都不要出来,郑雨一向听老两口的话,外面跟前几日一样吵吵闹闹的,也不知道外面已经闹成这个样子了,也就没出去,却不想自家小哥儿来叫人了。
  郑雨抱起自家小哥儿,看向堂屋中间,就看到阿么正坐在地上抱着阿爹,阿爹好像是晕过去了。
  郑雨一看就着急了,抱着元宵赶紧的就跑过去了,“阿么,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郑雨将元宵放下,帮着将林家仁给扶起来,郑雨伸手掐住林家仁的人中,又看看哭的同样快要晕过去的孙秀,心里难过的很,这些人真的是要逼死他们啊!
  孙秀没回郑雨的话,郑雨就对小元宵说,“元宵,给麽麽捶背,麽麽难受。”
  元宵本就乖巧,听了自己阿么的话立马就开始给孙秀捶背,“麽麽不哭,不哭。”
  孙秀在郑雨出来后其实就已经开始回神了,这会儿听着小孙哥儿的话心里就更难受了,这家里能指望的也就指望他们那个病秧子儿子了,其他人对他再好,人家都觉得你偏心了。
  孙秀难过,对着还昏着的的林家仁喊了一声,“老头子,咱们就分了家吧,不要这些不孝子了。”
  孙秀是真被伤心了,不然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被郑雨掐住人中的林家仁也开始有了反应,咳嗽了起来,“咳咳…咳咳…”
  林家仁慢慢睁开眼,就看到郑雨和自家夫郞正看着他,郑雨见人醒了也就连忙松手将人交给了孙秀,“阿爹,你感觉怎么样了?”
  林家仁还没回过神,等他回神之后又是一阵猛烈的咳嗽,显然是想起了昏迷前的事情了。
  “咳咳…咳咳…林富林贵,你们这两个不孝子,我怎么就生了这么两个畜生啊!”
  被骂畜生的林富和林贵也不在意,反正他们今天就是铁了心要分家就是了。
  林富说,“阿爹,这家要是不分,以后就不要指望有什么安宁日子过了,阿爹你自己看着办吧!”
  “对,我跟大哥想的一样,这家一定要分!”
  孙秀听着这些话,觉得心里像是针扎一般的疼,他哭着对林家仁说,“老头子,这家,就分了!”
  林家仁听着这些话,又是一番剧烈的咳嗽,孙秀连忙给他拍背,小元宵也挪到了林家仁背后给他拍背,“爷爷,不难受,不难受。”
  面对其他同样孙子的孙哥儿的,就只知道站着看,这么一个才三岁的孩子就知道给他拍背,林家仁这心里说不难受是假的。
  唯一欣慰的也就是还有小元宵这个孙哥儿了。
  郑雨看着林家仁,又看看孙秀,咬了咬嘴唇说,“阿爹,阿么,我本来不该说这话的,但是现在都这个样子了,阿爹,你就听阿么的,分家吧,以后我来养你们。”
  哪怕是林逸真的不在了,他也可以养活他们自己一家人!
  郑雨这边才说完话,就又听到了一阵咳嗽声从他们身后传来,“咳咳…阿爹,分…分家吧!”
 
 
第二章 
  听到这个声音,所有人都齐齐回头看,看到是一个脸色苍白青年一手扶着胸口,一手抓住门框正看着他们,这个人正是已经病的快不行了的林逸。
  郑雨一看到林逸,连忙就跑了过去,“阿逸,你醒了!”郑雨的脸上带着不言而喻的喜色,林逸这次病重已经连着睡了好些日子了,开始还能吃的下几口饭,到后来眼睛都不睁了,也只能喝一点水,勉强还留下了一口气,如果不是他还能出气,他们都以为林逸已经死了,谁都没想到已经这个样的林逸还能站起来。
  林逸看着过来扶他的人,凭着原身的记忆,放心的靠在了郑雨的肩膀上,又是一阵揪心的咳嗽,这个身体的病真的太重了,哪怕换了个灵魂却依旧没好到哪儿去,他如今也就靠着一口气撑着。
  没错,如今的林逸已经不是原来的林逸了,换了一个灵魂,一个来自另一个时空的灵魂,或许是因为相同的名字造就了这个缘分。
  林逸是一个亲眼看到自己父母意外死去的孤儿,靠着赔偿费用过日子,从小到大都是一个人生活,虽然没什么糟心亲戚来抢钱什么的,但是一个人过日子也没见得过的多好,冷了饿了也不会有人问一句。
  小的时候什么都不懂,吃饭都是个问题,什么都是跟着被别人学的,到后来长大些了日子总算过的好些了,却不想因为去山上收药材就这么年纪轻轻的就挂了。
  自己把自己拉扯大,林逸大学的时候学了中医专业,学校几年混毕业了,自己靠着剩下的存款开了个中医诊所,诊所里的药材大半都是他自己去农村收的,以前去了很多次都没出什么事情,这次去明明连雨都没下,结果山就无端的滑坡了,然后他就光荣的阵亡了。
  林逸也以为自己死定了,没想到浑浑噩噩中他竟然有了神志,只不过脑子里同时还有了另外一个人的记忆。
  眼睛睁不开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大脑一片混乱,林逸不得不先接收了另外一个人的记忆,然后他就明白了,穿越了,还是所谓的魂穿。
  也真是够了,滑坡都能魂,还有更坑爹的事情吗?
  不过在完全接收了原主的记忆之后,林逸明白了,更坑的事情还多着呢。
  他穿过来的这个身体的主人也叫林逸,只不过是病死了,至于这病是怎么来的,那就更有说法了。
  在原主的记忆当中,林家的条件还是不错的,家里田地都有,爹么健在并且身体也不错,能干活,他自己是块的读书的料,在镇上的学堂上了好几年学,终于等到了去考秀机会,那个时候原主才15岁,学堂的夫子也说了,很有把握能考上,结果原主在要县城考试的前几天突然就开始肚子不舒服了,为了不耽误考试,原主的爹么就赶紧给请了大夫,花了银子给原主看病,大夫给开了几贴药让原主喝,说是很快就能好,可结果呢,不仅一点没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药竟然是断不了了,每日都要喝药,身体却越来越弱,整日整日的只能躺在床上,就是吃喝拉撒都成了问题。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