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魔尊现代生活实录+番外 作者:时三十(上)

字体:[ ]

 
 
文案:
从纨绔大少穿成市井小民,叶禾微花费数千年,终于从打杂弟子混成了人人喊打的大魔头,却被长仙门大弟子沈寒舟追杀了三天三夜,斩于剑下。
一闭眼一睁眼,叶禾微又回到了现代社会。
父母双亡,有车有房,叶禾微激动地摩拳擦掌,准备在现代大展身手,广收弟子,将魔道发扬光大——
 
沈寒舟:请问,阁下可曾认识魔尊叶微?
叶禾微:……
这王八蛋怎么穿过来了!!!!
 
这是关于一个反派受想方设法做坏人,却因为正直攻的影响,被所有人误以为是举世大好人的故事╮(╯▽╰)╭
PS:主角开头三观有点歪,后面会越来越正。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重生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禾微 ┃ 配角:沈寒舟 ┃ 其它:
 
 
第1章 
  赤阳峰。
  阵阵罡风从两壁夹峙中穿过,缝隙只能容纳一人通过,微弱的光线穿越缝隙透下,却照不到幽暗潮s-hi的y-in影处。
  叶禾微缩在y-in暗处,他能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生命力的流失,身上的伤口微微凝固,稍稍一动便又撕扯开来,血腥味顿时弥漫开来,叶禾微平复了一下呼吸,将自己藏得更隐蔽了一些。
  想他自从登上魔尊之位以来,魔道便没有人敢再打他的念头,那些正道对他喊打喊杀,恨不得除之而后快,但碍于实力悬殊,无一达成目的。他已经很久没有体验过这般如同蝼蚁苟且逃生的感受。
  若是换做他平时,必定不会被追到如此狼狈的地步,偏偏他最近感觉修炼出现了岔子,经脉堵塞,隐隐有走火入魔的倾向。本想闭关一段时间,却正巧遇到那个长仙门的沈寒舟提剑杀上门来,大敌当前,即使修为有碍,叶禾微也只能迎身应付。
  战到现在,他体内的灵力已经消耗一空,已经是强弩之末,只怕是撑不了多久。
  那又如何!叶禾微视线一利,目光之中满是y-in冷。大不了他就拖着那个沈寒舟同归于尽,也不算亏!
  凛冽的剑气忽地由远及近,从一线天外穿了过来,破空声在耳边响起,顿时,山石碎裂,眼前被剑光与粉尘所掩盖,一道清冷之气悠然出现在了周围。
  来了!
  叶禾微顿时扭身躲过了一道攻击,黑气在掌心翻滚,抬掌便朝着来人拍了过去。巨大的黑色手掌重重地撞在了山壁上,山壁轰然倒塌,剑气却劈开碎石,朝着他扑了过来。
  叶禾微正要应对,忽然一阵撕心裂肺般的痛感自神魂深处涌了出来,他顿时身形一滞,在瞬时之间,另一人很快便找到了机会。
  锃!
  锋利的长剑出鞘,下一秒便穿过了他的胸膛。
  万籁俱寂,一切便没了声息。
  黑色长袍的人渐渐闭上了眼睛,待长剑抽出,便软倒在了地上。沈寒舟皱着眉头收起了剑,上前几步去探他的气息,却愕然发现地上人已经没有了神魂。
  ……
  明艳的阳光从窗外照s_h_è 进来,没有窗帘的遮挡,直直地照s_h_è 到了床上人的脸上。柔软的床铺中央,身形瘦弱的少年眼睛紧闭,满脸惊惧,仿佛是深陷在噩梦之中,即使房间内的冷气打得很足,却依然出了满头大汗。
  叶禾微刷地睁开了眼睛。
  入目的是十分现代化的水晶吊灯,多面的晶体熠熠生辉,将他眼中的惊惧照的十分清楚。然后下一瞬间,他眼中的神色便立刻被迷茫忙所代替。
  他这是在哪儿?
  叶禾微茫然地坐了起来,他环顾四周,墙上贴着精致的墙纸,大面的透明玻璃占据了三分之一的墙面,从内望去是一片碧绿,他再转头,大床对面的墙壁上挂着一个黑色长方形的电器。
  黑色的……电视?!
  叶禾微愣住,继而一惊,不敢置信的环顾四周。几乎是立刻的,他掀开被子下了床,赤脚踩在了柔软的地毯上,绒毛挤压着脚底,还有几分痒意。他并没有在意,而是径直走到了电视机旁边,下面的矮柜上放着几个相框,里面是他和父母的合影。
  他竟然回来了!
  这是他的家,阔别了数千年,他穿越之前的家。自从偶然穿越到了那个修真者遍地飞的世界,在那个弱r_ou_强食的世界里挣扎求生,叶禾微都数不清楚自己究竟有多少年没有看见过这些现代化的电器了。
  巨大的狂喜之后,叶禾微便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他紧紧的攥着相框不放,一边思考着自己如今的处境。
  和千年的修真生活比起来,他在现代生活的时间也不到二十年,即使反复想念过无数次,叶禾微也记不大清楚自己那时是什么处境,连他父母的容貌也在记忆中变得十分模糊。
  摆在桌上的电子表上显示着年月日,代表着秒的数字滴答滴答地跳跃着,可叶禾微想了又想,也想不出如今是什么时候。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否还活着。
  ……对了!他的父母!
  叶禾微眼睛一亮,手中紧攥着相框,赤脚便冲了出去。
  凭着记忆,他穿过了长长的走廊,顺着蜿蜒的楼梯而下,没有理会那些冲他问好的女仆,当他跑到大厅,看到满目的白色装饰布时,喜悦的笑容顿时凝固在了脸上。
  大理石地面透着凉意,没一会儿便手脚冰凉。
  原来是这个时候。
  叶禾微隐约记了起来。他的前十八年过得顺风顺水,家境富裕,父母疼爱,无忧无虑,一直到他成年前夕,一场车祸夺走了两人的x_ing命。然后他的世界就变了天。
  父母的葬礼还没有结束,那些平日里十分友好的亲戚便找上了门来,打着要照顾他的旗号,瓜分了父母留给他的遗产,然后就毫不留情地将他赶了出去。
  不知人间疾苦的小少爷吃了许多的苦,可时间过去了太久,叶禾微也记不起来了。他只记得自己死了之后便穿到了那个危险的世界,成为了人人喊打的魔门……杂扫弟子。
  他费劲心思,努力的往上爬,直到被沈寒舟杀死之前,他已经跻身成为了魔道的几个尊者之一,占据着一块富饶的地盘,手下有无数追随他的弟子,恶名远播,在正道口中是个人人喊打的大魔头。若非沈寒舟那一剑,以他的本事,成为魔道领袖也只是时间问题。
  可恨那个沈寒舟,打乱了他的全部计划!
  一想起那个长仙门首席大弟子的模样,叶禾微的眼神便陡然狠厉了起来。
  若是让他有机会回到那个修□□,他定要将沈寒舟碎尸万段!
  可如今他已经回来了。叶禾微站在大厅中央沉思了半晌,才在旁人的提醒下回过了神来。
  “少爷,这儿地凉,不如先穿上鞋子吧。”管家拿着一双棉拖放到了他的脚边,目光之中满是怜惜。
  叶禾微没有多想,即使是上辈子,成为了魔尊的他也已经习惯了被伺候。他穿上了鞋子,手上又被塞了一杯热可可,直到整个人被带着坐到了柔软的沙发上,还沉浸在对那个杀己仇人的憎恨之中。
  他的这幅样子让管家看在眼底,更是忍不住在心中叹气。
  他们小少爷从小被捧在手心娇宠着长大,哪里遭遇过这种事情。老爷夫人去得突然,就连他们都忍不住伤心,更别说小少爷了,骤然失去父母,每天都失魂落魄的,估计昨天晚上还在被窝里偷偷抹眼泪呢。
  想到这里,管家更是心疼,他说:“少爷,福伯让厨房做了你最喜欢的核桃酥,要不要端过来填填肚子?”
  核桃酥?
  堂堂魔尊怎么可能会吃这种东西!
  叶禾微刚要脱口而出反驳的话,口水却条件反s_h_è 地泛滥了起来。他顿时想起来,在自己穿越之前,家里厨房做得核桃酥最好吃不过,即使忘了模样,也能想起来那个酥甜的味道……
  还不等叶禾微应下,门口忽然来了一群人,没有打招呼,便直接哗啦啦走了进来。
  叶禾微抬头,一个也认不出来。
  他觉得陌生,可来人们却不这么认为。
  为首的中年女x_ing直接走到了他的旁边坐下,伸手便要将他搂到怀里,然而中年女x_ing还没有将他抱住,忽然被一阵大力推到了地上。
  刚要脱口的哭嚎便顿时给堵了回去。
  中年妇女惊愕地抬头,直到被自己的丈夫从地上扶了起来,还没有回过神来,她低头一看,自己的黑色套装上还有着一个明显的脚印。
  “叶禾微!你在做什么,怎么能这么对你阿姨?!”她的丈夫凶巴巴地道:“你阿姨是好心想要安慰你,你怎么这么没礼貌?你爸妈都是这么教你的吗?”
  阿姨?
  中年女x_ing抚了抚眼角,似乎是在抹眼泪,她温温柔柔地道:“没关系,禾微刚刚失去父母,心情不好也是可以理解的。”
  叶禾微想起来他们是谁了。
  他的那些亲戚们,在父母还在世的时候,端得是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在他父母出世之后,用关心的借口来接近他,他那个时候蠢到无药可救,竟然相信了这些人,轻而易举地将父母的财产交了出去。这些人得了财产,就立刻翻脸,连他父母的头七都还没过,就把他赶出了家门。
  在魔界忍辱负重的日子过了不少,他不择手段的往上爬,即使是再危险的场面他也遇到过,每天都面临生死的威胁,在最初的无措之后,叶禾微很快就无暇再为这些事情伤心难过。
  可如今一见到这些人,他就全都想起来了。
  当初的他好欺负,可在修真界作威作福了许久的魔尊却不会容忍有谁欺到他的头上。
  叶禾微低头抿了一口热可可,氤氲的热气染s-hi了他的睫毛,让他的面容模糊而不真切。他放下杯子,陶瓷的杯底和红木茶几的碰撞发出‘咯嗒’一声。
  无形的压力陡然剧增,让那两个正在作戏的人忽然停了下来。
  “禾……禾微?”中年女人犹豫地喊了一声。
  叶禾微抬眼看向他们,目光之中满是冰冷无情。
  他忽地伸手,将一直抱在怀中的相框扔到了中央的茶几上。中年女人下意识地低头看去,正好看到了相片里温馨幸福的一家三口。
  她上一次看到那两人,还是在黑白照片里。
  她没由来得打了个寒颤。
  “你……”叶禾微顿了一下,昂起下巴看她:“就是你们……想来抢我的东西?”
 
 
第2章 
  一直以来,方雪琴都十分嫉妒自己的妹妹。
  从小到大都十分出色,相貌出众,成绩优异,受所有人的喜欢,即使是出嫁以后,她的丈夫也迅速崛起,成为了本地的知名富豪,叶父一辈子对她十分爱护,没有另外复杂的关系,连公婆也从不为难。相反,她嫁得比妹妹好,家里公司的效益却一落千丈,还要反过来求着叶家的帮助,丈夫是个Cao包,婆婆也刁钻刻薄。两人时常被放在一起比较,从来都是妹妹被夸。
  只不过叶家的生意越做越大,她需要求到妹妹头上的事情也越来越多,因此只能每次将自己的嫉妒吞回到肚子里,小心翼翼的讨好者妹妹。
  当她得知叶家夫妻双双车祸去世的时候,第一反应竟然不是伤心,反而大笑了出来。
  叶家关系简单,叶父没有兄弟姐妹,叶禾微的爷爷n_ain_ai也在他小时候过世,在叶父叶母车祸去世之后,叶家偌大的财产就落在了叶禾微的头上。
  方雪琴对叶家那庞大的财产垂涎无比,而外甥天真好骗,她仿佛已经看到了那些钱全都进了自己口袋的场面。
  因此她也立刻来了叶家,以关心的名义,想要趁机暂时接管叶家的家产,至于之后,叶禾微会不会反应过来,就不是她需要考虑的事情了。
  只不过事实却和她的计划南辕北辙。
  看着那张相片上叶母温柔浅笑的模样,方雪琴却没由来的打了个寒颤,冷意从脚底涌上,直接涌上了头顶。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