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魔尊现代生活实录+番外 作者:时三十(下)

字体:[ ]

 
第72章 
  随着离期末到来的时间越来越少, 沈寒舟见到叶禾微的次数也变得更少了。
  原来叶禾微还会在补习的途中逃到他这儿来休息一会儿,后来连这样短暂的见面机会都没了, 自从被程立行发现他偷懒以后,对他的看管也变得更加严厉起来, 甚至每次补课结束之后还会留下来一大堆的题目,要求叶禾微在下一次上课之前将这些题目全部做出来,若是做不出来,还会“以下犯上”狠狠地念叨他一顿。
  连福伯都站在了程立行的那边,只要不管程立行说什么,福伯都会按照他说的那样做。因此叶禾微连每天的下午茶点心都没了,只有当他达成了程立行定下来的小目标时, 才可以得到甜点的奖励。
  叶禾微悲痛欲绝。
  沈寒舟一个人在长仙门待得无聊, 偷偷过来找他,结果在外面敲了好久的窗户,都没有等到他出来开窗放自己进去。
  沈寒舟纳闷不已,又拐了个弯出现在叶家的门口, 从大门光明正大的进去, 再敲响叶禾微的房门,才总算是见到了小少爷本人。
  叶禾微恹恹的,见到他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扭头又趴回到了书桌前,继续做题。
  沈寒舟好奇地跟了进去,在他的身旁坐下, 见他奋笔疾书,顿时问道:“你在做什么?”
  他拿起放在一旁的习题集一看:《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这是什么?”沈寒舟顿了顿,不确定地道:“高……高考?你真的要考大学不成?”
  “这还能有假?”叶禾微咬牙切齿:“都怪现在的修真界,连修仙都要看学历……要是说出去我只有个高中学历,岂不是要笑掉其他人的大牙?”
  他可是好好的打听过了的!
  正如沈寒舟之前说的那样,现在的修真者连修仙都有了门槛,不但根骨要好,竟然还需要学历!他特地找了玄羽老人问了,就说现在的修真界第一门派天羽门,普通人想要入门,第一个条件竟然还是要研究生!
  研究生!
  现役学渣高中生差点要昏过去!
  他又拐弯抹角地和玄羽老人打听了一边其他普通修真者的学历。成年以后再入门的,至少也是本科,从小时候便入门的,长大以后也会送去上学,至少也还是本科,就说玄羽老人的弟子,竟然还是海外某所名校的博士,就连玄羽老人自己……也是博士学历呢!
  学渣高中生失魂落魄地回来了,看着书桌上的那堆补习资料,顿时对它们肃然起敬。
  万万没想到,这些困难的英文公式科学历史不但征服了普通人,竟然还征服了整个修真界,普天之下,没有一个人都逃离被它们支配的恐惧。
  为了不给自己丢脸,为了以后其他人提起来时,不会因为学历而受到嘲笑,叶禾微只好拿起那堆复习资料看了起来。
  他是修真者,学习起来倒是比普通人多很多优势。至少那些需要背诵的古文单词,他神识一放,便能全部记住,速度快了不少,而那些公式也是如此,只是记住虽然能记住,活学活用却还差了一点。
  不过也足够快的了。
  小学初中的知识都不难,他学得很快,让程立行直呼他是天才,如今的他已经开始学习高中知识了。
  沈寒舟随手翻开一本习题集,看了一眼,顿时又沉默地放了下来。
  他又抬眼向叶禾微看去:“你最近似乎疏于修炼,修为没有任何进步……”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叶禾微不耐烦地挥手打断:“谁管得了修炼,你没事就出去,记得把门给带上。”
  沈寒舟:“……”
  见小少爷又埋头沉浸于数学公式的海洋之中,他张了张口,只好讪讪地起身出门去了。
  他往外走的时候,正好碰到了福伯。福伯手中端着一杯热可可,笑眯眯地准备给自家少爷送过去,见他出来,便顺口问道:“这么早就回去了?”
  “嗯。”沈寒舟微微颔首,在两人擦肩而过时,又停了下来,突兀地问道:“您的学历是多少?”
  “我的学历?”福伯脚步一顿,疑惑地转过身,道:“我是本科生。”
  以为他的意思是要问叶家招工的要求,福伯又解释道:“在叶家工作的人,学历最低也得是本科。”
  他的话音刚落下,沈寒舟便r_ou_眼可见的颓废了下来。
  福伯不明所以,想起他的学历问题,还以为他是在伤心自己没有机会进入叶家,连忙安慰道:“不过有些时候,要是个人能力出众的话,还是可以适当降低条件的。”
  他还记得沈寒舟在叶家短暂工作了的那几个月,负责打扫的店每一次都打扫的干干净净,一点灰尘也没有,是福伯见过十分优秀的清扫人员了他不知道世界上还有清洁术这种cao作。
  沈寒舟勉强笑了笑,和他道别,匆匆回了长仙门。
  长仙门之中,莫一凡也在为即将到来的期末考发愁,除了每日早上定时的练剑和师门学习之外,剩下的大多数时间都在捧着课本复习。其他弟子体贴他学生的身份,也没有再把他排上杂事,只让他专心复习,连做饭的活计都抢了过去。
  平时莫一凡都留在自己的房间之中复习,沈寒舟很快就就找到了他。
  “掌门?”莫一凡连忙站了起来,拘谨地道:“您过来有什么事情吗?”
  “嗯。”
  沈寒舟含糊地应了一声,他环视了周围一圈,故作不经意地问道:“你在复习?”
  “是啊,掌门,我们的期末考快到了,还挺重要的。”莫一凡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看期末考的成绩,我也能知道自己大概能考上什么学校了。”
  “你打算考什么学校?”
  “如果可以的话,自然是首都的那两座学府了。”莫一凡越发不好意思:“不过我的分数还差得挺多的,不知道能不能考上。”
  沈寒舟登时沉默。
  晌久,他移开了目光,又故作不经意地扫视了周围一圈,忽然问道:“我们门派里……若是有什么学历高的,你也可以多问问,多向他们请教一下。”
  “弟子省得,掌门,只是门派里的师叔师伯们学历也都不高,所以弟子买了参考书,自己回家来看。”
  沈寒舟又沉默。
  “仙门之中,可有博士生?”
  “没有的。”
  “硕士生?”
  “也没有的。”
  “……本科生?”
  莫一凡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应该是第一个。”
  沈寒舟周围的气温陡然下降了好几度。
  他皱眉,问道:“为何仙门之中一个本科生也没有?”
  “我们也不想的,只是在掌门来之前,我们门派太穷,能上高中就很不容易了,就算考上了大学,我们也出不起学费。”莫一凡无奈地摊手:“不过学历虽然重要,对我们修士倒也没有多大用处,所以师叔们毕业之后便直接去打工补贴门派了。”
  沈寒舟:“……”
  莫一凡很快又高兴起来:“不过自从掌门来了以后,仙门的情况就好了很多,也有钱可以让我去读大学了,等师弟们长大了,也都可以上大学,相信很快就能有大学生,研究生了!”
  沈寒舟扯了扯嘴角,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
  他勉励了莫一凡几句,让他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然后又背影萧索地出了屋子。
  长仙门没落至今还能有弟子,也是因为他们收徒没有像其他门派那样对学历有规定,长仙门弟子大多都是被自己师父捡回来的孤儿,将师门当做家庭来看待,若是论起门派内众弟子的关系好坏,长仙门能数一数二,可若是论起学历嘛……不管是修真界再小的门派,都能找到一个比他们学历更高的人。
  没有办法,毕竟上有老师父,下有嗷嗷待哺的小师弟小师侄,要是再去念书的话,就没有收入能养活那么大一门派的人,因此每位弟子毕业之后便选择直接进入普通人社会之中工作,赚钱来补贴门派。
  能延续这么久,甚至等到沈寒舟回来继承自己的门派,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也是沈寒舟回来之后,在拍卖会上变卖了好几样东西,有了一笔资金,解决了长仙门困扰已久的钱财问题,才总算是开始重新发展起来。
  甚至还有弟子已经在外面开始做起了生意,收入颇丰,到如今,已经不需要再靠莫一凡下山偷卖门派里的古董了。
  沈寒舟回了自己的峰头,坐在院子里的是桌前沉思许久,才总算是下定了决心。
  第二天,他又去找了叶禾微。
  这一回,叶禾微仍然专注地在坐着习题集,对他的到来连一个眼神都不施舍,随口应了一声,便将注意力重新放在了习题集上。
  沈寒舟没有气馁,和他搭话道:“你说,我也去考个大学怎么样?”
  “……”
  叶禾微总算是拿正眼看他了。
  叶禾微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满脸不敢置信地重复道:“你说……考大学?”
  “没错。”沈寒舟一脸认真地点了点头:“我仔细思考了一下,现在的修真者没有学历真的不行,你看,连一凡都要上大学的,身为长仙门的掌门,我却连个学历都没有,岂不是会让弟子们失望?”
  叶禾微“哈”了一声,尾音上扬,依旧不敢相信。可他看看沈寒舟的表情,一本正经,怎么看都不像是在说谎。
  叶禾微放下笔,转身道:“你想要考大学,你知道最基本的一个是什么吗?”
  沈寒舟目光漂移一下,道:“读书?”
  叶禾微做的这些习题他看了一眼,虽然什么也没看懂,但是他也可以从最简单的开始学,说不定还能和叶禾微做个同一时期的考生,至于读书嘛……
  还不懂沈寒舟想出来要去哪里念书,就听小少爷道:“不是。”
  “是身份证明。”小少爷又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你上哪去找身份证?”
  沈寒舟:“……”
  作为一个穿越而来的黑户,世界上根本没有他这个人。
  虽然以叶家的实力,绝对可以帮他解决这个问题,可看叶禾微的意思,是并不打算帮他的忙。
  “你还是好好管你的长仙门吧,连你都去上大学了,长仙门岂不是没有人管了?”叶禾微无所谓地摆了摆手:“反正你已经是修真者,是长仙门的掌门,没有人敢把你赶出去。”
  “可……”
  “行了。”叶禾微随手丢了一张试卷到他的面前:“你要是真的想,不如先帮我把这试卷给做了。”
  沈寒舟接过来一看,顿时傻眼。
  叶禾微浑然不觉,还在小声抱怨:“程立行也真是的,最近越来越残忍了,每天给我布置这么多的作业,还非得让我把学校里的那些试卷都做了,我又没有三头六臂,怎么可能做得这么快,连福伯都站在他的那一边,连蛋糕都不给我吃,也不知道谁才是主人……”
  他一边抱怨着,一边又扯出一张试卷继续做了起来,身体诚实无比。
  “……”
  沈寒舟坐立不安地在原地坐了片刻,唉声叹气地回了长仙门。
  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不管去哪里,哪里都被复习的气氛笼罩着。
  门派里有莫一凡这个学生,到哪都没忘记复习,去别的门派交流,别的门派也有明年高考的学生,去找叶禾微,叶禾微也埋头做题,压根没有时间搭理他,让沈寒舟很是萧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