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采蘑菇的美少年+番外 作者:哈噜

字体:[ ]

 
文案:
穿越之后的林安吃不饱、穿不暖穷的叮当响好不容易谋得出路,摆个小摊种种蘑菇,还被个吃霸王餐的盯上了,那人长相出众、气质高雅非要卖身还债,可实际上他五谷不分、俗事不会,还一心想要跟他采蘑菇!
 
本文1v1、生子、历史架空拒绝考究,欢迎品尝^^
穿越乐观美少年受v温柔腹黑贵公子攻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种田文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安、莫衍 ┃ 配角:小毛、一众村民 ┃ 其它:HE、穿越、甜文、发家致富
 
 
 
第1章 穿越而来(捉虫)
  林安是在一阵吵闹中醒来的,那是个尖锐中还带着有些刻薄劲的女声,他真的很想睁开眼让那人闭嘴!但是沉重干涩的眼皮根本不受控制。
  林安是个电商,在大多数人剁手的那天他加了整整五十多个小时的班,之后的事他不记得了,因为他已经躺在了这里。
  “哎哟,这什么味儿啊!莫不是已经去了?”
  “哎,林公子?”林安感觉到了那女人靠近了并用手推了推自己,力气不大但是却感觉不到什么善意。
  “这要死不死的,还真占了好地方。”那女人站了一会儿,叹了口气随即应该是离开了。
  “水……”林安虽然是听到了这女人的说话,但是嘴中还是忍不住说出了自己现在最需要的,他干裂的嘴唇和烧灼作痛的喉咙,根本没办法让他吐出正常的声音。
  虽然迟迟没等来想要的东西,但是林安渐渐的还是感觉到一线刺眼的光,照着他的眼睛生疼。
  在反复的睁眼闭眼之后,林安总算看清了眼前的一切,这是个有些古朴脏乱的大房子,光线也不怎么好,循着阳光的照s_h_è ,能很清楚的看到光影里的灰尘。
  林安躺在床上一时没反应过来,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怎么跟做了梦一样?他想到这又不死心的闭上了眼睛重新睁开,然而这一切并没有什么变化。
  “这些狗娘养的,什么好东西都拿的差不多了,就说那小毛家那些个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么大的屋子都给掏空了,我上次还看见这有个油灯呢?”
  林安听到这,心里似乎是明白了什么,这女人是来找东西的?而且很有可能是自己的东西?
  林安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这女人刺激的,居然使出力气让自己稍微坐起来了一点。只是没等到高兴一会儿他就因为头昏再次倒了下去。
  这次的昏迷让林安的记忆发生了些变化,他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精神分列了,脑海里不停的出现一些不属于他的记忆,跟着自己的那些记忆交错在一起。
  林安不知道自己是睡了多久,反正再次醒来的时候那个女人已经不在了,外面的天也是微亮,看来这是又睡了一天了。
  林安整理了一下思绪,还是不太能接受所发生的的一切。
  他林安,二十一世纪的大好青年,居然因为过劳死穿越了?除了这个,就是他加班了这半个多月的工资怎么办?他老板说了,这次业绩在去年的基础上再提升百分之五,就直接送他辆车,他死了那车怎么办?其他的事,他还没来得及多想就被自己饿的绞痛的肚子闹思绪恍惚,在他的记忆来看,这地方找的到东西吃的可能x_ing不太大。
  林安强撑着摇摇欲坠的身子起了床,在床边晃了几下差点一头栽下去,在稳了几十秒之后他才能缓慢的顺着周围可以扶的东西往外走。
  开了门,外面比里面要亮堂的多,空气也是好了不少。
  林安随着记忆找到了厨房,这里面看上去比正屋那边还干净,就跟那女人说的一样,能拿的都拿完了。不过好歹这里还有些水,林安也不太想纠结这水到底能不能喝,只管拿着一木水瓢舀了一大瓢喝了个痛快,喝完之后才觉得自己好像还真的活着。
  林安回想了会儿,这院子的左边似乎被n_ai麽麽种了些蔬菜,当初这个身子的主人还曾嫌弃过这个,现在倒是像救命稻Cao了。
  这地方种了些黄瓜,其他的都让拔了,林初一找了一下,大的几乎都没有了,尽是些小个的,估计长的好的都被别家摘了。
  林安拿着手掌长的黄瓜,哆嗦着手直接在身上蹭了几下就往嘴里塞,清脆甘甜的嫩黄瓜没几下就吃了个干净。
  林安坐在石凳上吃了三四个,总是感觉胃里舒服多了,这才有精力去打量四周的情况。
  这院子看上去其实不算旧的,但很明显就是很久没人打扫过,整体灰扑扑的,杂Cao也是长的快没过脚踝了,东边的院墙还塌了一面,从这看过去,能看见外面的一些情况,对门的是家破旧的农房,就是泥土垒起的那种,屋子院门大开,里面没人,虽然破旧但是收拾的挺干净。
  林安现在脑子还是有些乱,只是记得这个身子的主人叫林初一,是个家道中落的小少爷,当时家里遇了难一家子的人除了他跟几个奴仆其他的都不在了。他现在住的这个房子,是当初一直照顾自己的n_ai麽麽名义下的,房契到还是自己的。
  林初一当时来这边的时候是带了不少家当,但是路途中遇上了山匪,值钱的都被抢了,就连那些个丫鬟也一个没留下,最后跟着的几个奴仆看着主子落魄了直接抢了卖身契就走。剩下身边的那个n_ai麽麽眼见着周围的人没一个好的,只能就着一身的老骨头拼命的想要照顾好自家的小少爷。只是这个小少爷从小就是过的锦衣玉食的生活,哪能过这种苦日子?于是整天抱着那些书,呜呼哀哉的感叹命运的不公,其他的活计是一个不管,等到这老麽麽终于熬不住了他才想着自己这是怕也过不下去了。
  当初n_ai嬷嬷走的时候把他托付给了旁边的两个邻居,那两个邻居当时也是握着n_ai麽麽的手,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是有他们一口饭就不会让林初一饿着,但是没过多久,那其中的一个,也就是今天刚刚来的那个中年妇女,把他家能拿的东西都拿了去。她最初的时候还会说是借着用用,也会在他这拿了吃食之后送些过来,到了后面却是只借不还,连家里的柴米油盐酱醋茶都是说反正都在她家吃饭了,干脆全搬到她家去好了,省的麻烦。
  这个林初一也是个傻的,什么的都不知道,人家说拿就拿,最后家当被拿完了。
  那女的说他给的那些东西都用完了,他也就信了,卖了家里的几亩水田买回来的东西又被骗的干净,另一家心好的想要劝都劝不住,最后直接闹翻了。等到钱再次用完,那家的女人直接说让他把剩下的田地交给他们,让他们帮打理,并且说他们自家一大家子人过的也不是很富裕,他最近吃的喝的比他们一家的都好,心想着还得需要些钱,便舔着脸来要。
  都到了这时候这林家傻子才觉得有些不对,他给了他们三石米,这才十天不到,怎么就又没了?这村子上能吃上白米饭的人除了他可就没别人了。
  他平时胃口不大一天别说一斤顶天了也就八两,那女人听了林初一的话马上就翻脸了,说是这么长时间了供给他吃供给他穿,最后直接养出个白眼狼。
  林初一平时没听过什么重话,当时就被这刁妇气的差点厥过去,那女人嗓门大马上就招来了家里的人,她家男人平时看上去就有些唬人,三大五粗的瞪着眼看人,林初一每次都不怎么敢跟这人对视,生怕惹到了对方,这下招了他家女人这下好了,直接上前就要打人,林初一当时就吓的后退一步,没站稳后脑磕在了地上昏了过去。就是因为这一次才有了自己穿过来的契机。
  林安坐在石凳上回想到这个林少爷的一生,觉得自己虽然是倒霉穿到这里,但是跟他一比简直是无比的幸运了,就不知道这个林少爷是不是也跟他一样去了自己的那个世界呢?不过按照他那x_ing子就算去了,也是活不了多久。
  不知道是坐了多久,直到一束光线刺着眼睛有些痛之后,林安才抬头发现自己可能睡的不是一天,而是到了第二天,现在应该是早上了。
  路上,透过那面倒掉的墙也有人看到了自己,但都是看几眼之后就离开了,没有任何的表示。
  这也表明了这林初一在这里几乎跟大家的关系没一个好的,能把日子过成这样的,也是独一份了。
  感觉休息的差不多了之后,林安不得不开始为以后的日子做打算,总得干点什么让自己不至于饿死才行。
  现在的这个朝代是历史上没有的,叫做大莫,刚结束十几年的战乱,建国才五年。
  长期战乱之后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特别是底层的农民,到处都有卖儿卖女,路死街头的,像他这样还能有间遮风避雨的大房子的,也算过的不错的了,想到这他还能计较什么不公?
  林安想了一圈,有些不死心的起身缓慢的往屋子里走,他就不信了,那些人真的就什么都没给他留下?林安进了屋子首先是在堂屋翻找了一遍,这里原本有几张椅子的但是现在确只剩下正中央的那一把,其他的早就不知道被谁拿了去,反正在他的记忆里,来借东西的人不少,都是借了就不还的。
  林安看完之后就加快了速度去了主卧,他房间里大多都是书,他循着记忆趴在地上把床底下的一个木箱子拖了出来,上面上了锁。
  林安有些激动的翻着房间里的其他东西,但是却一无所获,闭上眼睛仔细的想了半天才深叹了口气,有种想把自己拍醒的冲动,他从衣服里掏出根红绳子,上面挂着钥匙,他手抖了半天才打开那木箱子,只希望里面有银子其他什么都别有,只是很快他就彻底失望了,简直是对那个林傻子无语到了极点,他真想用手戳着他脑袋问“你是SB到了极点了,你能整点有用的东西么?”
  作者有话要说:  祝自己开坑大吉^_^欢迎收藏^_^
 
 
第2章 穿越而来
  林安看着木箱子里的东西楞了好半天,才不死心的全都掏了出来,然后又确认了几遍。他摇着那个保存的还算新的拨浪鼓,舔了舔有些脱皮的嘴唇。
  除了拨浪鼓还有个用油纸包裹着的东西,林安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打开了之后再次傻眼。随之一些混乱的记忆了涌上心头,这箱子里的东西全是这林家公子儿时的一些玩物,还有些对他来说比较特殊的东西,而这一包糖也是因为他从小就好这一口,剩下的就是那一百来文的铜钱,林安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并没有太多关于这个世界物价的信息,看来这少爷还是个宅男。虽然这林家少爷傻了点,顽固了点,但是看着他收藏的那些东西,也感觉的到这少年其实并不坏,甚至还有些单纯的可爱。
  林安攒着那大红色的钱袋子,映着修长的手指显得更加的没有什么血色。
  这林初一也就是个十五岁的少年,不经人事,平时被娇宠惯了,身体单薄的很,长的清秀文雅比一般的小女孩还要好看几分,一看就是好骗的主,怪不得这旁边的那家子这样把他不当事。
  不管他以前过的多么好,那现在的日子,就算他过不下去也是能理解的。只是现在这具身体里的人是他林安了,无论是为了自己、还是林初一就希望他能就着这具身体,让他们两个都能过的好起来。
  林安捏了下自己有些稚嫩的脸摸,着那一百文的铜钱,心想着虽说电视剧中再穷的主角一出手都是几两银子,但是他到是知道现实哪有那么阔绰?一个普通家庭一年一两半的银子都能过活,那他这一百文钱应该能够他这个月的伙食了吧?林安想好了之后就开始继续打量他这一进的院子。
  这里大是挺的大 ,但是无人打理整个都是死气沉沉的,杂Cao重生,林安把整个院子转了个遍,这里面除了那些真的拿不走的,其他有用没用的一个没有,他心想若不是这林初一还活着,或许这院子也都易主了。
  逛了一圈之后,林安看了眼日头,琢磨着是不是要出门打听一下现在的情况,他刚刚吃了那几根黄瓜,消化的也是快,现在就有些饿了,不过精神到是好了不少。
  林安锁了门,刚推开大门就看见门前站了一个衣服有些破烂的小孩,这孩子看上去也就四五岁的样子,可能是因为太瘦了所以显得眼睛很大,脑袋就更大了。
  只见他手里拿着根棍子,正拘谨的看着自己。那穿着Cao鞋的脚趾头正用力的蜷在一起。
  “有事么?”林安开了口,声音还是有些沙哑,就像是嗓子里卡了一口痰一样不上不下的,让人听不清他说了什么。
  那孩子刚等林安开口就拿着棍子突然跑开了,一句话也没留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