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海夜异色(凤于九天之二十二) 作者:风弄

字体:[ ]

 
[ 内容简介 ]
什么叫穷途末路、逼狗跳墙?现在这情况就是啦!
经过惊险的阿曼江水上大追击,
凤鸣一行人终于出了海,却是前途多舛。
前途茫茫后有追兵,现在他们也只能在惊隼岛背水一战!
 
可恨啊!
电视上那谈笑用兵,倾刻风云的戏码都是骗人的!
真实的打仗哪有那么轻松!
兵力悬殊、粮食短缺、武器渐少……
看着大家「期盼」的眼神,凤鸣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第一章
 
  凤鸣和罗登等一干手下登上甲板,远眺后方江面。
 
  同国水师船队的桅杆顶端和半边船帆,正缓缓出现在视野内。
 
  凤鸣凭借目力,大略数了一下对方船只数目比自己这边多上十艘左右,倒吸一口凉气后问:「他们不会追上我们吧?」
 
  冉虎立即答道:「我们船队的风帆经过多番改进,比别的船更吃风,如果现在开尽帆,他们很难追上我们。」他是罗登的得意弟子,今年刚满二十岁,因为常年在船上风吹雨淋,脸蛋晒得又黑又红,充满了出色水手的阳刚劲、这为凤鸣专配的新萧家船队,正是他协助罗登,在极短的时间内调度到同泽郊外的江边的。
 
  凤鸣松了一口气,「那就好,快点把帆开到最大,能跑多远就跑多远。船上粮食应该够吧?希望不用中途停下补给什么的。」冉虎向他师傅罗登看了一眼,露出欲言又止的神色。
 
  凤鸣奇道:「冉虎有话要说?哦,我确实不熟悉船队的事,如果说错了,你不要怕我尴尬,千万要直接指正,以免我下次又犯同样错误。」
 
  与罗登和萧家其它年轻高手相比,冉虎和凤鸣相处的机会最少,闻言微微诧异。多数上位者最忌惮有人指出他们错误,因为这样会影响他们神圣万能的形象,像凤鸣这样直言要下属当面指正的,真是非常罕见。冉虎犹豫地看了看罗登,瞧见师傅对他肯定地点了点头,才开口道:「也不能说少主的决定有错,关键是少主并不熟悉阿曼江这段流域的具体情况。」他一定对阿曼江流域情况了如指掌,说到这个,神态顿时充满自信,有条不紊地分析,「同国是一个很注重水域的国家,因为他们东南面和单林遥遥相对,海岸线极长,东北则有大段阿曼江穿越境内,同国历代大王都曾在建设水师上花费大量钱财精力,同国水师实力之强,至少这片大陆上的其它国家都不能与之抗衡。不过他们再强,也强不过单林海盗,势力不能在单林海域中伸延,这导致同国更愿花费力气在对阿曼江这大段流域的监控上。少主,从我们现在所处的江面,直到阿曼江最顶的碌田,一定会遇上好几处同国水师的拦截点,他们在这些地方常年驻有一定数量的战船,只要得到命令,会随时监视江面,配合追在我们后方的战船夹击我们。」
 
  容虎在旁边附加了一句,「鸣王,大王曾派子岩秘密训练水战,其中也有针对同国这方面优势的原因.」凤鸣听得眉头微皱,忍不住举手挠头,忽然又猛地一停,眼睛扫了一圈,想起洛云仍然昏迷未醒,不在这里,心里不好受的叹了一口气,连挠头的心思都没了,愁眉苦脸地问:「后有追兵,前有拦截,难道我们要弃船登岸? ] 他转头看看后方,同国水师仍在衔尾追来,不过应该是罗登或冉虎已经对船队下了明确指令,萧家船队并不惊惶,仍然借风行驶,和敌方保持一定距离,不让自己进入同国水师射程内。
 
  「弃船登岸,更不可行。」尚再思立即对凤鸣的意见提出异议,「这段流域都在同国境内,上岸也是同国地盘,我们一旦上去,很可能立即遇上同国军。想那庄濮也是有经验的老将,他出动大批水师逼迫我们的船队,不可能不防备我们登岸,必定已经做好陆上围击的准备。万一在陆上被围,情况会比水上被围更恶劣,若论突围,水上应该比陆上容易一点。经过同泽城惊险的突围一战,他随机应变的能力得到认可,现在越来越敢坦白表达自己的想法了。应该说,凤鸣乐于接受各种意见的随和个性,给予了每个人发挥各自实力的最佳环境。
 
  「我和尚侍卫的想法一样。〕冉虎点头,「现在同国动用最大力量对付我们,不管陆上还是水上,我们都要面对巨大难关。不过两者相比,还是在水上我们比较有信心突破,我们萧家商船居多,正式水上开战也许不是同国水师的对手,不我们有突出的改造帆和高明的操纵技巧,有希望避开正面开战。只要逃出阿曼江,去到海上,要彻底甩脱同国水师就有把握了。」
 
  凤鸣转头去看一直沉默不语的洛宁,「洛总管的意思呢? ] 洛宁心事重重.脸色一直黑沉。原想着同国大军追来时,自己绝不会留在凤鸣身边,现在却因为洛云被该死的烈中石送回船上,而不得不跟到这里来。这下可好,变成必须和摇曳的儿子同生共死唉,早知如此,他绝不会暗中杀掉鸿羽,弄到现在连最后一点缓和局势的机会都没了二难道是天意?洛宁又感叹又恼怒,众人商量时,他早走神了,凤鸣连叫了他两次,他才醒觉过来,问凤鸣,「少主刚刚说什么?」众人脸色都隐隐有些古怪。
 
  洛宁身为萧家高手团的总管,在这段时间内的表现,真的差强人意。不但没有发挥出应有的能力,在同泽军接应迟缓,差点导致凤鸣陷在同泽城内,现在讨论如此要紧大事,竟然还心不在焉。
 
  凤鸣比较宽容,把刚才的谈话大致说了一下,然后说:「我想知道洛总管你的看法。」
 
  洛宁想都不想就答道:「当然是团在水上和敌人缠斗。一则比较有逃生的希望,二则,别人可以上岸突围,但洛云怎么办?他现在连床都下不了。」
 
  凤鸣大为惭愧。他刚才确实把洛云不能走动这一点给忘了。
 
  「就这么定了。」凤鸣一锤定音,「我们必须躲过同国水师的重重夹击,沿着阿曼江一直逃到海上。」
 
  「好! J 罗登显然就等着凤鸣这话,振奋地说:「这段江面极宽,最适合灵活闪避突围,冉虎调来的又是萧家最好的大船,这次就让同国水师见识见识我们萧家人的厉害,我一定要亲自操船。」 撩起衣袖,健步如飞的去了。
 
  凤鸣吗愕然的看着他的背影,「怎么我觉得罗总管挺期待被同国水师围上似的?」
 
  冉虎笑道:「师傅太渴望有一场精彩的水上搏击了,他当了萧家船队总管几十年,空有一身了不起的操船技,却还是第一次遇上有国家派出水师来对付萧家船队呢。」
 
*****
 
   为了尽快进入自己的地盘,贺狄招摇的车骑队日夜兼程,终于在这天中午到达海边。事前得到消息的手下景平,领着众人,早在海边恭候大首领的到来。
 
  几艘外形独特,令人一看即知其不能招惹的大型海洋战船,威风八面的停泊在海边,随时可以扬帆远航、看见贺狄从四面都垂下纱幔,似乎充满秘密的马车车厢中下来,景平立即带领一干手下迎上前,抱拳致敬。
 
  「大首领路上辛苦了。」「胡扯。」贺狄随口答了两个字。众人微愕时,他忽然又勾起唇角.逸出一个洒脱不羁的笑容,「这是我这辈子走得最痛快的一次陆路,有什么辛苦的?想不到竟然还有比船上更有趣的旅程,来,先向你们介绍一个人。」
 
  说完,漫不经心地回头,朝着车厢里面道:「专使大人请下车。」$
  
  在无数视线下,马车前的帘子第二次掀起。穿着简单朴素的西雷侍卫服饰的子岩,一脸平静地下车,来到众人面前。
 
  「子岩是西雷鸣的专使,全权代表西雷鸣王处理双亮沙航线的事.子岩,这是景平,日后在海上,你们会经常碰面。」
 
  贺狄曾有一段时期竭力追捕子岩,把子岩的,像派发悬赏,他的手下几乎人人都知道他看中了一个男人。景平当然对这事非常清楚。
 
  此时一瞧子岩的脸,正是画像中的那个,而且他又和贺狄从同一个马车上下来,心里已经明白几分,暗道,怪不得大首领高兴成这样,这一路上也不知道爽了多少回,难为这叫子岩的男人还可以直得起腰来,大首领床上功夫可是很可怕的。
 
  一边用带点暧昧的眼神打量子岩,一边抱拳向他打个招呼,「专使大人你好。」
 
  子岩脸上一丝表情也没有,同样拱手回礼,简单地开口:「幸会。只说了两个字,再没有下文。
 
  景平这边,都觉得他有些蹊过头了。贺狄现在却对他冷淡的样子越看越爱,在一旁欣赏着「自己男人」那种独有的正经样子,惬意笑道:「已经打过招呼了,其它的上船再说。
 
  对手下打个手势,率先举步往最大最威武的主海船走去。一干手下连同空流、呆平等唯他马首是瞻,都跟在他后面。
 
  子岩也打算跟在后面,贺狄经过他身边时,却猛然伸手一捞,理所当然的搂住他的腰,带着他一道踏上连接船只和岸边的又长又宽的大踏板众目眼睽下,这样的举止简直是向所有人宣告他们之间不可告人的关系。
 
  子岩骤然浑身一强,恨不得一脚把这不要脸的混蛋从踏板直接踹到海里里,但这里都是贺狄的手下,个个都是好杀的海盗,真的把他们大首领踹到水里,后果难以预料。
 
  一旦撕破脸,不但更引人注目,陷入更深的尴尬,而且也会影响好不容易快进展到实质的双亮沙航线筹备。
 
  感觉贺狄舅张地把手搁在自己腰上,子岩不得不配合着他的步伐在踏板上前进,一边不着意地微微抬手,拇指食指闪电般的拾住贺狄的尾指,狠狠往外一扳。
 
  贺狄疼得眉头一抽,为了不让自己变成只有九个指头的伟大海盗大头领,只能当机立断,把霸占子岩腰肢的手识趣地抽回来,恨得牙痒痒地怒瞪子岩一眼,低声威胁:「到了船上你等着瞧。」
 
  子岩骄傲地冷冷一笑,向前悠然迈步。贺狄被他扣人心弦的笑容吸引,又是一阵心跳。
 
  上船后,贺狄首先下达命令,要船员们扬帆敌航,驶往他最熟悉的单林海峡。
 
  景平代他传令后,回到甲板上向贺狄禀告一切正常,又说:「大首领的卧房还是老样子,在主船最上层,已经按照大首领的喜好布置过一番.最近博间王族为了讨好大首领,又送了八名姿色绝美的女子过来,属下把她们也带到了船上,暂时安置在主卧房旁边的小舱房里,以便随时侍候大首领。」他顿了顿,瞥一眼站在贺狄身边的子岩,语带双关地笑道:「不过,现在大首领忙着双亮沙航线的正事,恐怕没工夫让她们侍候了。」
 
  「哈哈哈!那是当然,哈!」贺狄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得意的哈哈大笑,眼角瞄到子岩脸色不佳,担心惹毛子岩,哈了几下,勉强收敛了点,若无其事地问:「献给海神的祭杷,都准备好了吗? 」
 
  「准备好了。」景平点头,「自从接到大首领的信,我就着手去办了。各色祭礼已经备齐,并且按照大首领的盼咐,要各副首领尽快赶来,消息前日就发出去了。大首领打算什么时候闲始祭杷?」
 
   贺狄抬头看看天空,「看这天,今晚月色一定不错,消息既然是前日发出去的,各位兄弟今晚应该都能赶来,祭杷就定在今晚子时吧。」
 
  是贺狄又发了一输指令,不断有手下领命后往四处岗位上执行,最后,才转头对子岩笑笑,「好了,来,一起去看看我们的房间,从那里透过大宽窗看海很舒服」一边说,一边悄悄伸手从后面绕过子岩的腰。
 
  子岩眼神陡然犀利,脚下斜跨一步,近距出手反推,没想到贺狄这次早有防备,使的是虚招,一见子岩上当,趁他不留神往他右腿一撩,用巧劲一勾、子岩身体比前几日有所好转,腿力却未完全恢复,而且正在侧移跨步中.顿时身子一晃失去平衡,身不由己往后栽倒,被可恶的贺狄一把捞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