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末日人性gl 作者:康晓

字体:[ ]

 
文案:
当末日来临,面对满街四处游荡的行尸走r_ou_,你是选择坐以待毙,还是拿起一切能用到的武器甚至你的拳头,反击,活下去......
然而,在行尸横行的世界里,活着又究竟意味着什么?
向秋慕,从小与妹妹向秋烟相依为命。丧尸爆发之时,她在C城打工为妹妹挣学费,从此,寻找妹妹是她生存的唯一动力,知道遇见安卉......
安卉,背负仇恨,誓死欲从丧尸世界中找到杀了自己父母的仇人,报仇雪恨。与向秋慕的相遇,是她人生最大的意外......
向秋烟,从小与姐姐向秋慕相依为命。丧尸爆发,她终于认清自己的感情,惊诧的同时,除了接受别无他法,可错了终究是错了......
在人x_ing丧失的世界里,几个半道相逢的同路人,演绎她们的爱恨情仇!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向秋慕,安卉 ┃ 配角:向秋烟,颜如钦,冷追,秦淮,安晴 ┃ 其它:丧尸,gl
 
 
 
第1章 爆发
 
 
第1章 爆发
  2030年4月18号
  B城,Z国的最高领导全聚集在会议厅,国家病毒学家带给他们的报告,令他们陷入了恐惧以及无措中……
  “M国什么情况?”问话的是Z国首席席,江正邦。
  “那边爆发比我们还早,现在正用军队镇压,而领导人早就撤离到安全的地方了!”
  “撤吧……各地留出军队协助群众!我们在研究出解药前不能回来!”江正邦沉声道。
  “可是,您的女儿?”一人小心翼翼地说。
  “来不及了!先撤!”
  命令传达下,Z国各部门高层皆是同时往一个无人岛上撤离,并且,带走了大量物资……
  C城,向秋慕与往常一样,早早地便是出门打工。想到妹妹此刻正在大学安稳地学习,她觉得自己的苦累全变成了幸福。结束早上第一份工作,向秋慕在小卖部买了一个一块钱的面包充当午餐,然后,便是匆匆赶往中午的工作地点。她路过的电器城里,此刻,正播报着一则惊骇的新闻。
  “……据目击者透露,今晨5点左右,发生人咬人事件……”
  C城另一边,安卉也是早早地起了床,马上就要考研了,现在的学习任务之重,不亚于高考。不知怎的,安卉突然想起,昨天爸妈说最近外面很乱,没事不要到处走。也不知道发生什么是了,难道是杀人犯越狱?动物园狮子跑了?不一会儿,安卉自嘲地笑了笑,摇了摇头,把杂念甩掉,开始专心复习。
  “慕姐,你听说了吗?现在很多地方都有人咬人事件,诡异得很!这世界是怎么了?!”向秋慕在餐馆厨房洗着碗,端菜的小伙突然凑过来,做出一副很受伤的样子,说道。这小伙叫曾奇,挺机灵的男生,家里条件也不好,否则,也不会来这里端盘子。平时不忙,他也会来找向秋慕聊天,毕竟只有向秋慕与他年龄最接近。
  “是吗?我还真不知道,你从哪里听来的?”听到曾奇说的,向秋慕的确被震惊了,一直以来,她四处打工,很少看报纸、新闻什么的。如果这是真的,那她最担心的就是她唯一的妹妹了。
  “真的!我不骗你,新闻里都说了的!而且,还有更恐怖的,听说啊,那些被咬的人也会咬其他人!”听到这里,向秋慕难以置信地抬头,看了看厨房忙碌的其他人,确认这是真的以后,匆忙地摸出自己的手机。
  “嘟……嘟……嘟……嘟……”该死!怎么不接电话!现在的向秋慕陷入一个怪圈,巨大的恐惧感笼罩着她,她有感觉,向秋烟现在不太好。
  然而,正在她着急的时候,餐厅里也是出现了s_ao动。向秋慕和曾奇从窗口望出去,只见几个顾客眼珠已是灰色,暴露在空气中的肌肤也已腐烂,嘴里“呜呜”地吼叫。更离奇的是,他们见人就开始咬,而被咬的人,没过多久便再度站起来,开始撕咬其他人。
  看见这一幕,厨房里的人彻底乱了。有的去外面救人,却被咬伤,变成“他们”的一员。有人拿了厨房里的刀,冲出去捅被感染人的腹部,却毫无作用,直到他的刀挥到了感染者的头上,可为时已晚……
  这时,安卉在家刚刚下了面吃,突然听到一阵敲门声。她从猫眼望出去,是两个陌生人。正在安卉犹豫时,她看到敲门的陌生人被后面追来的“人”抱住就咬,不隔音的门根本挡不了外面凄惨的尖叫声!
  安卉难以置信地退回到了客厅,瘫坐在地上。她看过一些讲行尸的电视剧和小说,自然明白刚刚看到的意味着什么。突然,她似乎想起了什么,先把大门多锁了两圈,又冲进房间找到手机,拨打了父母的电话。
  然而,在轮流拨了几次仍然是断线之后,她放弃了打电话。安卉打开电视,想看看新闻有没有说什么,确实报道了目前的现状,可除了让市民待在家不要乱跑之外,并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安卉又将家里的窗子全都锁好,查看了下家里的食物,有面,速冻饺子,一个午餐r_ou_罐头以及米,省一点够她吃一星期。至于水和气,目前她不用担心会用完。安卉觉得,爸妈要是没事,一定会想办法回来找她,因此,她决定在家等一个星期,一星期以后,爸妈没回来就出去找他们。
  作者有话要说:
  修改一些小细节
 
 
第2章 延续
 
 
第二章 延续
  “小奇,还有大家,我们必须冲出去,否则就会被困死在这里!我们有五个人,外面有六个丧尸,他们没有思想,只要找到方法,冲出去不成问题!”看着外面的丧尸不断撞击着门和窗子,向秋慕明白事态严重,眼看逐渐松动的门,冲出去是他们唯一的生路。还没有确定妹妹的生死,向秋慕不能死!
  “好!慕姐说得对,咱们冲出去!想必大家刚刚也看到了,老王冲出去的时候用刀捅他们肚子,可完全没有丝毫作用,最后还是刀砍到了头,丧尸才倒下。所以,不管是真的假的,我们赌一把,攻击他们的头部!”曾奇想了想,也是觉得不冲出去就没有活路。
  向秋慕紧闭嘴巴,点了点头,开始寻找能用上的武器。曾奇等人见状,也开始寻找称手的武器。待五人准备妥当,曾奇深吸一口气,向大家点了点头,随即拉开大门。门边的向秋慕出手,长刀利落地砍在第一个丧尸头上,丧尸应声倒下。见此,其余人也不再犹豫,举着自己的武器砸向丧尸的头。
  “啊!!!!!救我!!!!!”随着厨师助理小李的一声尖叫,又将大家的情绪带至低谷。只见小李拿武器的手臂,已被丧尸压下一大块r_ou_。
  压下心里的恶心感,向秋慕快步走过去,毫不犹豫的给丧尸头上来了一刀。做完这一切,大家把目光转向被咬伤的小李。
  “别......别杀我!!我只是被咬了一口,说不定不会变成丧尸!!别杀我!!”此时,恐惧感战胜了失去血r_ou_的疼痛,小李全身哆嗦着跪在地上。
  然而,曾奇刚想说什么时,只见小李双手垂下,渐渐抬起头,整张脸,赫然与丧尸无异,他喉咙中的“呜呜”声,也表示,此刻,他已变异!
  “唰!”向秋慕手起刀落,利落的解决了他。
  几人也没再说话,小心走出了餐馆。世界几乎安静了下来。街道上没有人,也没有车。似乎这里除了刚刚堵着他们的六只丧尸外,再没有别的了。向秋慕感觉很奇怪,这里虽然不繁华,可平时人不少,就算人都跑光了,那么那些异变的怎么也不见了?
  “唉……慕姐,你接下来怎么打算的?”见到向秋慕在发呆,曾奇觉得她一定是被今天的事吓到了。
  “我必须要去A城找我妹妹,你呢?”向秋慕回过神来,答道。她其实是希望曾奇能和她一起去的,一路上两个人也能有照应,尽管这种可能不大,她还是抱有一丝希望的。至于其他人,向秋慕与他们本就不熟,自然不会管他们的去向。
  “我也得先去找到我的家人……要不这样吧,我先回去,不管能不能找到我的家人,都会赶去A城与你会合。怎样?”显然,在这样的情况下,曾奇同样觉得和认识的人在一起更好。
  “好吧……那我们现在分手吧,A城太远,我也得准备准备再出发。”向秋慕点点头,这样安排之最好的了。
  与曾奇分开后,向秋慕先回了趟她住的地方,带上以前搬家买的旅行背包和父亲留下唯一的遗物——一个军用水壶。接着,她去了附近的小卖部、超市。尽管知道那里或许早就被一抢而空,她还是选择区碰碰运气。不得不说,向秋慕运气很好,她在其中一个超市的角落里找到一箱没开封的巧克力饼干,并且在小卖部里找到几瓶水,她把自己的背包装满,并带上一把长刀以及一把短刀,踏上前往A城的路……
  “爸!妈!你们终于回来了!”安卉足足等了一天一夜,终于迎来父母的归来。
  “咳!卉儿,幸好你没事!听着,无论如何都不能出这个家门,最重要的是,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能给陌生人开门!我们带了不少吃的回来,还能坚持一段时间,过段时间,我再出去找。”安父见女儿没事,终于放下心,开始吩咐起来。
  “你们没事就好,我听您的,我们就待在家里。”安卉见父母身上布满交错的血液,不由心酸。
  作者有话要说:
  修改一下内容提要。。
 
 
第3章 相遇
 
 
第三章 相遇
  自父母回来后,安卉心中也没那么不安了,可突遭这样的变故,任谁都很难在短时间接受。她始终觉得,一直躲在家里不是长久之计,附近的物资越来越少,能找到的食物更是少得可怜。然而,任由安卉怎么劝说,父母仍旧不愿意冒险离家去寻找避难所。父母的固执,安卉能理解,毕竟一切爆发时,父母是从外面“杀”回来的,不到万不得已,他们是不会再去经历那些事。安卉只得等他们自己想通,可是……
  一个月以后的一个夜晚,向来浅眠的安卉被一些怪异的声音惊醒。有人!?这一个月以来,安卉等人将窗户封严,并用遮光布盖住屋里的光亮,以免吸引行尸。可这时,安卉却听见窗户拉动的声音。她可不会认为行尸有这种智商开窗户,由此断定,有人打上他们的注意了!安卉此时在一楼卧室,而父亲正在客厅守夜。她轻轻转动门把手,只拉开一道缝隙,正好能看见客厅的情况。这一看,她几乎想要冲出去!安父的脖子上,正被一个男人架了一把刀!而安母已倒在地上,头发遮住了她的脸,不知是死是活!
  安卉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继续向门外看去。对方有三个男人,其中一个人还有一把□□,若是他们发现安卉,那么连她都是有危险。
  “小军,去看看还有没有人。”那个架着安父的人似乎是他们的头儿。他口中的小军便是那个唯一持枪的人。
  “好。”说着,小军便小心翼翼地往最近的房间走去。
  “虎哥,有吃的!”没多久,小军欣喜地从那间房里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个背包。
  “哈哈!好!那儿还有个房间,去看看。”他们好像很久没找到这么多食物,这次显然是大收获,自然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地方。
  安父听见那个叫虎哥的话,顿时慌了神,他女儿在那间屋啊!要是被他们找到,后果可不敢想!就在小军正准备开那道门时,门后的安卉早已举着一个花瓶,她想,只有打晕这个人,抢了他的枪,父母就有救了!
  可是还没等那人开门,安卉就听见一声怪叫。安父趁着虎哥不注意,一把抓住架着自己的刀,反手向着虎哥胸口捅去。谁知刀刚刚刺进虎哥的皮r_ou_不深,他们另一个放哨的同伙,已经挑开那柄刀。安父见状,不管不顾地扑上那人,低头就往那人颈动脉咬去,顿时鲜血如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