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我的同桌一点都不可爱+番外 作者:铃九(一)

字体:[ ]

=================
书名:我的同桌一点都不可爱
作者:铃九
简介 
【一开始】沈悦之:我的同桌一点都不可爱=^=
谢青阳:哦。
【到后来】谢青阳:我的同桌,倒是蛮可爱的。
沈悦之:=///=
 
一句话简介:反差萌vs转校生
还有一句:遇到你,是我高三最美好的意外。
 
★主CP:沈悦之×谢青阳,武力值max厨艺一流面帅心甜小姐姐x学霸克制小可爱。
★中心思想是:喜欢就是为了你好好学习=V=
 
【其实上面那个主角属x_ing概括特别不靠谱】
 
PS.慢热,高三回(liu)忆(shui)杀(zhang)。
内容标签: 花季雨季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悦之,谢青阳 ┃ 配角:好多人 ┃ 其它:百合,高中生
  ☆、Chapter 1
 
  正值盛夏,日火烧空,流金铄石。
  上一届的高考志愿刚填报完不久,嘉明中学已匆匆忙忙地把新高三和新初三召到学校,开始暑期补课。
  周二早晨十点,第二节课刚下。沈悦之看着一黑板数字公式,只觉得原本就热的天气仿佛变得更加令人无法忍受。
  “学校的空调线路还坏了!我要融化了啊啊啊啊……”
  想想自己才过了十来天的暑假,沈悦之不觉悲从中来,趴倒在桌。补课第一周,连手机都没带,想想刚刚度过的漫漫长夜,真是愈发绝望。
  她和隔了一条走廊的曲璐璐吐槽:“昨天晚上真是,我翻到两点才睡着,宿舍闷得要命,睡醒一身汗。”
  曲璐璐看她一眼:“你住三楼是吧?我住六楼啊!屋子里压根儿没法待。”
  沈悦之:“唉。”
  曲璐璐:“只好光膀子跑去水房冲凉。”
  沈悦之:“……”
  她咬牙:“不是说男寝那边要严查吗,怎么没把你逮住记过!”
  曲璐璐笑嘻嘻地:“冷静冷静,下次夜深人静楼管阿姨睡了你也可以去试试。”
  沈悦之:“你!走!”
  她扯着T恤的领子,尽量让自己放平心态,顺带默念一百次“心静自然凉”。
  过往的每一个夏天,她都是待在自家的武馆里看场。每逢只有自家师兄弟在的场合,老爹压根儿不让开空调,美名其曰要磨炼徒弟们的心x_ing。
  沈悦之只好努力凑到对外招生的收费班里,缩在角落享受冷风带来的凉爽惬意。
  十次有九次会被老爹逮住,运气好了只用做三十个蹲起,运气不好就要被罚跑五千米。
  ……这么一想,坐教室里蒸桑拿好像也不是不能忍,起码有个盼头。
  沈悦之暗暗盘算,待会儿中午下课一定要快点冲回宿舍,拿上洗漱用品和要换的衣服就去澡堂,动作快点儿还能赶去食堂吃个午饭。
  等等,去趟食堂岂不是又一身汗?!
  沈悦之颇为纠结。
  这会儿说是补课,可课程量及课时安排都已经和正式的学期一般无二。一天八节主课四节晚自习,从周一上到周五,连周六都有七节课。
  第七节课下午四点半下,然后放学,休周天一天,但得赶在礼拜天六点半前回学校上自习。
  沈悦之:心痛到窒息。
  算了,先补个觉。
  第三节课是她们班主任带的英语,老师是个温柔的老阿姨,在离上课还有两分钟时踏进教室,看着睡倒一片的学生,清一清嗓子:“刚开学两天你们怎么已经成了这样,赶紧打起精神——这是咱们班的新同学,从江大附中转来的。来,做个自我介绍?”
  沈悦之不知道被哪个字戳中,大脑清醒了一瞬。她心里咯噔一下,完了,睡不着了。
  她不甘不愿地继续趴了十秒钟,终于放弃地抬头,一眼看见站在班主任身边的女生。
  那个转校生没穿嘉明校服,或许是还没拿到。此刻上身是件画眉棕的中袖衬衫,衬衫上花纹让沈悦之瞬间想起老爹从藏区带回来的披巾,满满都是复古优雅的民族风。下身则是条颜色亮一些的牛仔短裤,沈悦之想了半天,没想出那种咖色中掺一点橘色的颜色学名是什么。
  正好站在走廊尽头,又白又细的两条长腿被她顺便收入眼中。
  曲璐璐在她旁边感叹:“真好看。”
  沈悦之眨了下眼睛,彻底坐直身子。她单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从桌兜的一堆书中翻出英语笔记本,视线则一直定格在那女生身上。
  皮肤很白,和第一排坐的男生比起来,白到有些晃眼。
  这是沈悦之的第一印象。接下来,她从对方小巧的鼻尖看到同样玲珑的耳珠,再将视线移回转校生红润的唇,和清澈明亮的杏眼。
  真好看啊。
  片刻后,沈悦之也这样想到。
  阳光从窗外撒进教室,照着转校生的面孔。
  对方浓密的睫毛被打上一点金色,此刻微微颤动着,像是乌鸦的雏羽。
  她在班主任鼓励的眼神中开口,嗓音淡淡的,听不出任何情绪:“我叫谢青阳。”
  一边说,一边将身体侧过一些,从讲台上拿了一根白色粉笔,在黑板上写:谢——青——阳。
  笔印很深,字体清隽。
  写完后,她将粉笔放回原位,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捏在一起轻轻蹭了蹭,蹭落一点粉笔灰。紧接着,又恢复了之前的站位,蓬松的马尾在脑后轻轻晃动。
  面朝六十来个陌生同学,谢青阳唇角弯起一个浅浅的、礼节x_ing的弧度:“接下来的一年,希望和大家相处愉快。”
  说着,低下头,鞠了个二十度的浅躬。
  全班安静,偶尔有些窃窃私语。
  班主任罗老师已经笑开,似乎是对新学生很喜欢。
  她在教室里看了一圈:“你就坐那里吧,”指了下第五排靠边的位置,“再前面的位子都没空了。”顿了顿,嗓音温和地补充,“接下来每次月考咱们都会重新排座位。”
  谢青阳“嗯”了声:“谢谢老师。”
  罗老师拍拍她的肩:“快去坐下吧,上课啦。”
  就这样,沈悦之多了个同桌。
  她想起班主任刚刚说的话,怀疑自己听错:“同桌,老师刚刚是不是说你是从江大附中转来的?”
  新同桌正在从书包中拿东西。水杯,笔袋,装帧精致的本子……她将本子翻到新的一页,口中答道:“是。”
  沈悦之心痒似猫挠,很想问一句,为什么江大附中的人会转到嘉明。
  江城是华国的四个直辖市之一,人口数量众多。自然而然的,学校也多,光是大学就有十数所,仅次于帝都。
  而在这十数所大学中,排名最高的,就是以城市名命名的江城大学。在国内Top2尚有争论的情况下,江大一直稳居第三,可见其学术实力。
  背靠大树的江大附中因此成为众多学生家长的心头朱砂,每年附中考入江大的学生占了半数,另有为数不少的人考上Top2。江湖传说,哪怕在那里一个年级千八百人里吊车尾,都不愁上一本。
  而嘉明呢?
  沈悦之看着台上挥洒汗水的老师,对今天复习的语法两眼一抹黑。
  也不能说嘉明不好,至少这儿每年都有那么百八十个考上Top3的。
  可与走素质教育路线的江大附中截然相反,嘉明是以军事化管理闻名江城。来这儿的学生主要分为三类,首先是中考成绩拔尖,考入附中也绰绰有余,但家境一般,被嘉明给出的丰厚奖学金吸引。然后是中考成绩一般偏上,正常录取。最后则是沈悦之这种,成绩不堪入目,被家长托关系塞钱弄进来。
  而沈悦之的情况又有点不同。她成绩差是差,但从小到大参加过许多叫得上名的武术比赛,得了无数奖项,早早拿到国家二级运动员资格,高考成绩只要稍微看得过眼,就不愁没学上。
  只不过老头子总有点儿望女成凤的心态,觉得把武术当兴趣爱好是好,闺女能继承自家武馆也不错,但最好还是考个好点儿的学校,毕竟他又没打算把闺女往体育这条路上培养。
  大约是入学的时候钱收多了,又满口答应那些有钱的关系户,一定会将他们孩子与“好学生”放在一起,好让孩子们近朱者赤。接下来两年,学校都没有按考试排名分班的意思,连文理分班都是把成绩好的和差的打乱在一起,尽力维持一个平衡。
  家长有的满意有的不满意,学生倒是不太在乎,反正他们内部早就分出很多小团体,平时基本只跟自己圈子里的人说话。一个大班有六十来个人不假,上课的气氛却像是三个小班被硬凑到一起,最前面的学生安静听课,中间的偶尔摸鱼,最后几排的偶尔听两句。
  优等生抱团垄断所有科目排名前几,中游的人则像模像样地组成“反垄断联盟”,试图打入年级前二十,每天吃饭都要抓紧时间多背两个单词。再有就是几个班尖子间心照不宣的竞争,他们排名稍微掉下一点,就要回去挑灯夜读。
  老师对这种事喜闻乐见,甚至多有鼓励,只偶尔关怀一下熬夜太过的人,谆谆教导:“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晚上多睡会儿,白天才有精神继续学。”
  另一边,有差生的地方就有江湖,谁拳头硬谁就是老大。出于某些“道义”,他们倒是不回去s_ao扰“读书人”,只是内部打来打去。
  这据说是嘉明的传统之一,沈悦之高一入学时就被科普。按说以她的成绩来算,她也该被卷入这样的“斗争”中。偏偏那群校园混混瞧不上她,觉得女生就是亟待分配的资源,正好沈悦之的脸长得不错。
  沈悦之:……
  她觉得这种事没意思透了,再说,又不是打不过。
  高一的第一个月,沈悦之打遍嘉明同年级,没遇到一个敌手。第二个月,高二的混子服服帖帖地管她叫老大。第三个月……
  她家老头子被叫到学校谈话,教导主任十分不解,到底是什么人才能养出这么一个女儿。
  直到老头子在学校出现,一身雄壮的肌r_ou_震惊全场。
  沈启阳一巴掌拍在女儿头上,把她摁下去和老师道歉,面上笑呵呵的:“我家这丫头在家里野惯了,老师想怎么管就怎么管。”
  旁边几个被抓住和沈悦之打架的高三生目瞪口呆,想象一下那巴掌拍在自己身上会是什么感觉,莫名就觉得,好像也是时间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从此,嘉明差生圈赢来了长达两年的和平时期。
  沈悦之:“打什么架,不如打球。”
  十一点出头,下课铃响,嘉明一姐脑力不支地倒在桌子上。
  曲璐璐充满求知欲地把自己的凳子拖过来,隔着昏迷不醒的沈悦之和谢青阳搭话:“我叫曲璐璐,王字旁一个马路的路,以后可以来问你题吗?”停了停,他习惯x_ing解释:“这名字是有点儿像女生,不过毕竟是爹妈起的,我也不知道他们当初是咋想的。”
  谢青阳看着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琥珀色的瞳仁好像是一汪平静的、盛满美酒的湖泊。
  曲璐璐被她看得莫名不好意思起来。他犹豫一下,有意再挑起一个话题,干脆把沈悦之没问出的问题问出口:“不过你为什么转学啊,在江大附中不是更好吗。”
  谢青阳拢了下自己耳侧的发丝,神态从容:“我家里人这一年比较忙。”                        
作者有话要说:  1.惯例15w左右的短篇~(被打脸了)
2.预感这篇会扑到骨灰都不剩……(其实还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