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我的同桌一点都不可爱+番外 作者:铃九(三)

字体:[ ]

☆、Chapter 74
 
  沈悦之和谢青阳在市中心下了地铁, 天色还早, 却有些下雨的迹象, 空气中的冷气里带了些s-hi意, 愈发冻人。
  土著谢青阳在问过沈某人的意见后,带她去了家烤r_ou_店吃晚饭。点了r_ou_片, 店家便送上一碟酸菜,说待会儿可以一起烤, 可以解腻。
  两人在店里让空调烘了一个多小时, 加上面前烤锅散发出的热度, 可谓是从指尖暖到心底。
  顺便也商量好晚上看哪一部电影——谢青阳查了下观影资讯,挑出三部自己感兴趣的, 问沈悦之想看哪个。沈悦之对此一向是报无所谓的态度, 就随意地指了APP上评分最高的一部。谢青阳看了遍演员名单,觉得质量应该还算有保证,于是戳进去买票。结果十五排的大厅, 只有前两排边角还有空位。
  谢青阳:“今天是怎么了……哦,元旦啊。”
  她们点了两盘r_ou_片, 其中一盘据说是店内特色, 沈悦之微妙地吃出一点辣条味。问谢青阳时, 谢青阳却说,自己上次吃辣条已经是小学三年级的事,早记不清楚。
  沈悦之说:“那就记不清吧,也没多好吃啦,这两年网上简直把辣条炒神了。”
  谢青阳道:“其实还是个人口味的问题, 附中有个同学就特别喜欢辣条,好像说她上次直接买了一箱。”
  沈悦之露出一个“哇勇士”的表情,引得谢青阳微微笑了笑。
  她主动承担起烤r_ou_的任务,把烤好的r_ou_片往谢青阳面前推一推。
  也留了些给自己,裹上烤过的酸菜,试着吃一口……沈悦之立刻就咽了下去,很惊喜地说:“这么好吃,他家酸菜是自己做的吗?”
  谢青阳回答:“不是吧,这是个连锁店,应该是统一配发的。”
  沈悦之顿时觉得遗憾:“我还想着问一下老板怎么做呢。”
  谢青阳:“这算偷师吗?”
  沈悦之抿嘴笑了下:“算吧,有的老板不愿意说的,有的就愿意,但我也不会白听呀,都会礼尚往来的。”
  谢青阳斜眼看她,沈悦之轻轻哼了声:“什么眼神嘛,我也知道很多方子的,不信吗?”
  谢青阳:“信。烤r_ou_要焦了,快点吃。”
  另一盘r_ou_片就是普通口味,两者的价格相差了1/3,外表看上去却没差多少。吃完特色那盘,转战普通r_ou_片时,沈悦之心里有点小小的失落。但等她把这盘考好,试着尝一口时,又觉得还算划算。
  的确没有上一盘那么好吃,但单拎出来看,味道也很好。沈悦之觉得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先吃这份,不就有种循序渐进的幸福感。
  除了r_ou_片之外,两人还点了几个小份的菜,还有两个j-i翅。
  谢青阳幽幽地说:“j-i翅烤不熟吧。”
  沈悦之拍着胸脯打包票:“没事,相信我,能行。”
  谢青阳就由她去。
  最后,成果不尽如人意。第一块j-i翅放在谢青阳盘子里时,她拿筷子一扎,就看到里面溢出的血水。
  谢青阳顿时把j-i翅拨开。沈悦之眨了两下眼睛,自己夹过来一看,咳嗽两声:“咳咳,刚刚有点小失误,再烤一下。”
  谢青阳还能怎么办,只能由着她去。
  沈悦之重新烤好j-i翅,再夹给她,信誓旦旦:“这次肯定熟了。”
  谢青阳信是信了,只不过,看着j-i翅边缘炭色的焦黑痕迹,无论如何都没法下嘴。
  嘉明校霸在j-i翅上屡屡遇挫,在别的菜上,倒是发挥不俗。
  茄子被烤的鲜嫩多汁,但一点不觉得油腻。金针菇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原本就好吃的酸菜更显脆爽可口。
  一言蔽之,这一顿饭,沈悦之吃的很满足。
  从烤r_ou_店出去以后,谢青阳特地绕道,到一家很小的铺面里买焦糖布丁。店面虽小,排队的人却一路排到店外。
  周边的墙壁上贴着密密麻麻的,五颜六色的便利贴,上面都是来往客人的笔迹。沈悦之看了几个,大多都是对未来的期望和中学生的告白。她觉得挺有意思,自己也蠢蠢欲动,想揭张便利贴,也往上写。
  不过心中的告白对象就在旁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尤其是,她看墙面看得太久,谢青阳都注意到了。沈悦之掩饰x_ing地咳嗽了声,转移话题:“……好久没来这边了。”而且她从店门口那条街走过那么多次,从来没注意到这里还有一家这么受欢迎的店。
  谢青阳听在耳中,接了句:“是吗?这家店的布丁很好吃的,我有段时间每天都来。”
  沈悦之:“诶,附中就在这附近吗?”
  谢青阳道:“没啦,隔了一站路,中午坐车来。”
  沈悦之:“嗯……”这个精神的确是可嘉的。
  队伍排到她,谢青阳想都没想,就说要两份布丁。
  店员打了票,两人就站在一边等。很快,有人从后厨出来,手里拿着两个小袋子,喊:“286号!”
  谢青阳招手,示意自己在这里,然后把刚刚拿到的票交给对方,把那两个袋子换到自己手上。
  布丁很甜很滑,一口气吃上大半份,也不觉得腻。
  连最上面的搅糖也散发着一股焦香,像是在勾引来食者,想让她们再点一些。
  谢青阳抗住诱惑,还给沈悦之说:“一样的东西一次吃太多就不好吃了……”沈悦之跟着点点头,坚定地从店里走出去。
  平心而论,她也觉得这家店能这么受欢迎,果然是有原因的。但女票那么喜欢吃别人做的东西,沈悦之想想,还是觉得心里酸溜溜。
  她自己也会做布丁,但从来没做过这么软,还这么甜的。焦糖就更麻烦一些,沈悦之从前试着做的时候,总把握不好火候。
  她暗暗下定决心,觉得不管怎么说,回去以后还是要试着模仿一下这家店的味道,女票喜欢比什么都重要。
  两个人在电影院大厅里吃完布丁,双双扔掉包装时,电影差不多要开场。沈悦之顺便瞄了一眼柜台,影厅里一盒爆米花三十块,加上饮料则五十多。
  她在价格牌前停了下,之后慢慢挪开,觉得钱真好赚。
  谢青阳最后选择的,是一部民国背景的文艺片。男主是个在那个年代有头有脸的大佬,故事则围绕着他和他妹夫展开,舞台则设立在数十年前的江城。
  听着一声声熟悉的方言,看着银幕上先是惊讶、然后平静“死去”的老戏骨,沈悦之的心一点点揪紧。虽然坐在影厅边角,但她难得这么在意银幕角色的悲欢离合。等男主的妹妹死去,镜头从房中慢慢切过,仿佛出自唱诗班口中的BGM响起,她更觉得舌尖多了些苦涩味道。
  影厅里偶然有些细微的声音响起,是有人在小声交谈。沈悦之心绪波动之下,也想和谢青阳说些什么。她抱着这样的心思,转头去看对方,恰好银幕上的光落在谢青阳脸上,也让沈悦之看清了身边少女专注的神色。
  她一下子哑了声音,只微微侧着身,望着对方。
  银幕一暗,但沈悦之仍旧在心中勾勒着谢青阳侧脸的轮廓。电影还在继续,不久后,响起了温柔缠绵的女声,镜头一点点拉远,仿佛天上明月,照着地上那辆载着女主的车。
  沈悦之偷偷去拉谢青阳的手,谢青阳没有拒绝。
  她在心里开心了下,也见好就收,不打算继续做些别的。
  不断有人死去,剧情还在平稳地推进。
  沈悦之又一次沉浸进去,等电影结束,两个人顺着人流走出时,心里还在不断地回味刚刚看到的画面和剧情。
  她拉着谢青阳的手,谢青阳则一直低着头,刷手机看影评。
  沈悦之深呼吸了下,把注意力转到当下。她乐得女票这么乖乖巧巧,笑眯眯地问:“然后去哪里呀?找家店坐坐吗?”
  谢青阳说:“都九点半了,你得回家了吧?”
  沈悦之:“诶?”怎么已经这么晚了?
  影厅设在一个商城的顶层,对于里面的店铺,还有来往的很多顾客来说,九点还只是个象征着“开始”的时间。
  但沈悦之家在郊区,从这里过去,哪怕是打车,也得将近半小时。
  想到这里的时候,她的心思收敛了些。
  离开学校的时候,沈悦之就给老爹老妈说过,自己要和同学在外面玩一圈再回去。父母一向对她放心,但要是真的太晚,还是会打电话询问。算一算,差不多也就是这个点。
  沈悦之这么想着,口中却说:“九点半,是有点晚啊,公交会不会已经停运了?”
  谢青阳说:“不会吧,你坐几路车?不先搭地铁吗?”
  沈悦之解释:“地铁快一点,回去的话当然要搭。公交是529路,好像停运的很早啊。”
  谢青阳道:“之前没有这么晚回去过吗……”她说着,就低头搜了起来,很快得出一个结论,“九点半停运,但路上可能还有吧,快点下楼看看,别真没车了。”
  沈悦之“嗯”了声,实际行动却一点也不积极。走起路来慢慢吞吞,见电梯有满的迹象,便特有风度的让其他人先上,自己拉住谢青阳,说是不如等下一班。
  她自己都说不清,自己是不是故意这样,以图晚上能留到谢青阳家里。
  书包里有她带回来的作业,还有睡衣和一应洗漱用品。就算真的留宿,也没有不方便的地方。
  沈悦之刚冒出这样的念头,就看到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                        
作者有话要说:  困懵了……今天有事,七点半就得出门,没时间写了,先更这么多吧rz。
大家莫方,后面还有一更~时间不定,晚上12点前随时都可能掉落(不过上午是不可能了)=。=
小可爱们可以明天一起看,么么哒。
感谢名单放下一更,评论晚点回复,谢谢大家,鞠躬:)
 
  ☆、Chapter 75
 
  公交官方的停运时间很早是真的, 但往往到十点多都能搭上。只是沈悦之情急之下, 只想到这么一个理由。
  她实在是太想去谢青阳家里看看了, 尤其是, 谢青阳之前说她家中大概没人。光是想到,她们两个会待在谢青阳从小长到大的房间, 看着谢青阳小时候玩过的娃娃,再欣赏一下女票的童年照片……沈悦之就觉得, 自己这个元旦已经别无所求。
  来电显示上是“老妈”两个字, 沈悦之在谢青阳的注视下, 不太情愿地接起来,“妈, 怎么啦?”
  苏女士问:“走哪里了?”
  沈悦之心虚地说出商城名字, 苏女士就道:“怎么还在那里,你晚上还回来吗?”
  沈悦之说:“嗯,应该要回去的……”
  她说的含含糊糊, 但苏女士和谢青阳都一点也不含糊。前者直接问,“什么叫‘应该’?”后者则直直地看过来, 光是对上谢青阳的视线, 沈悦之都知道, 女票想说什么。
  无非就是让她别撒娇耍赖,快点回家。
  沈悦之只好对苏女士道:“回去的回去的,马上就去坐车啦。”
  谢青阳这才满意似的翘起唇角。
  又和苏女士说了几句后,沈悦之挂断电话。她摩挲着手机屏幕,试探地问谢青阳:“同桌, 你为什么那么想赶我走啊。”
  谢青阳的表情出现一丝裂痕:“哪有?”
  沈悦之说:“你看,都这么晚了,我家又远,回去多危险。不如……”
  谢青阳看了她一眼,反问:“危险?”
  沈悦之说:“对呀,你有没有听过那个故事,有个人坐末班车,在车上睡着了,醒来以后一看,公交车上只有他一个人,连司机都没有。”说到一半,她自己先打了个哆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