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我的同桌一点都不可爱+番外 作者:铃九(四)

字体:[ ]

☆、Chapter 123
 
  寒风中, 谢青阳的手指冰冰凉凉, 落在沈悦之脸上的时候, 几乎冻得她一个激灵。
  但很快, 她被谢青阳的话吸引去注意力。等回神时,沈悦之发觉自己似乎是眨了下眼睛, 睫毛带起沉重的水滴,一颗泪水从她右眼滑落。她怔怔站在原地, 望着眼前的少女。
  她曾无数次以这样的角度看谢青阳。心动地, 欣喜地, 着迷地——可在以往,大约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
  沈悦之想, “青阳到底是怀着怎样的心情, 说出这些话的?”
  她又想:“这个角度的青阳真的好漂亮,好想亲亲她啊。”
  她微微低头,谢青阳却像是提前料到了她的动作, 往后退了一步。
  沈悦之心室骤然一空,难以言说的失落涌出。她下意识地叫了声眼前少女的名字:“青阳……”
  谢青阳从口袋拿出餐巾纸, 取出一张, 贴在她脸上。
  沈悦之:“诶?”
  谢青阳无奈地笑了下:“走吧, 回去睡觉。”
  沈悦之抬手按住纸巾,拿下后看着上面的一点水渍:“我居然哭了。”
  两人还是在三号宿舍楼下分开,沈悦之紧紧捏着刚才的纸巾。心里仍有许多迷茫,但也有另一种情绪,几乎破土而出。
  她应该长大了。
  晚上睡前, 沈悦之迷迷糊糊地想到。她的确应该接受,无论天灾人祸,世上总有太多不幸。没有人是神明,就算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她现在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高三学生,她应该为自己未来的人生负责。
  宿舍里很快一片安静。
  另一栋宿舍楼里,李安然调好闹铃。谢青阳看着她的动作,手指慢慢在手上的书脊处摩挲。
  她忽然说:“如果你明天起不来——”
  李安然一顿,反应过来那个应届生是在同自己讲话,当即道:“我能起来。”
  谢青阳说:“那样最好。”
  李安然笑了声,同旁边床铺的杨悦小声说了句什么。宿舍的灯已经熄了,一片静谧中,两人哪怕只用气音讲话,声音也能穿到旁人耳中。
  好在她们很快就闭上嘴巴,各自睡去。
  在李安然与杨悦安静下来后,张慧慧轻轻“啧”了声。
  第二天,沈悦之在食堂遇见自家女票。她一觉睡完,已经恢复大半元气,这会儿开开心心挥手:“青阳!”
  谢青阳旁边站着另一个女生,沈悦之定睛一看,想起来了,是昨天在财务处前遇到的那个。对方正在与青阳讲话,两个人看起来都不甚开心的样子。
  沈悦之摸摸下巴,蹭过去,手很习惯x_ing地搭在谢青阳肩上:“怎么啦?”
  钟静看看谢青阳,又看看沈悦之,笑了下:“我先走啦,拜拜。”
  沈悦之懵比:“啊?哦哦。”
  她目送钟静离去,又转眼看自家女票,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青阳,怎么了吗?”
  谢青阳看她,没有讲出原因,却说了句让沈悦之欣喜若狂的话:“如果我去你宿舍住,你们宿舍其他人会介意吗?”
  沈悦之:“……什么?”
  谢青阳很耐心地解释:“她们会觉得我占了孙敏的位置吗?”
  沈悦之一顿,刹时回过神来,嘴角咧开一个大大的笑:“怎么会!”
  昨天考虑的那些事情,在这一刻,统统成了过眼烟云。沈悦之在此刻忽然想,果然啊,人自我忽悠的能力是很强大的。什么松了口气,都是自己骗自己。她就是想和青阳一起住,就是想每天抱着女票睡觉,就是想把青阳搂在怀里亲亲摸摸揉揉。
  她揽在谢青阳肩上的手越来越用劲,和女票保证:“没问题的,我和她们讲。”末了,又像是实在无法相信这个从天而降的好消息,乐呵呵地和女票确认:“青阳,宝贝,你真的要来我宿舍住啦?”
  谢青阳看着她,“我在考虑。”
  沈悦之星星眼:“不要考虑啦,就赶紧决定吧。对了——”她忽然停了停,“昨天不还是说不来,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挠,沈悦之都不会有这会儿的感觉。
  可那是谢青阳啊。
  冠上这个名字,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那只手软软的,轻轻地,放在她腿上,一动不动,隔着厚厚的裤子。她后来才发现,自己居然在青阳手放上来后,就安安分分地坐着,盯着自己深色裤面上的雪白小手,心里转过那么多心思:“青阳的手好小啊”、“青阳的指节真好看”、“青阳手背上的皮肤好细”、“青阳身上也是这么光光滑滑的,呜,好想摸一摸。”
  她开开心心地跑神,台上的数学老师在讲台上踱了一圈步,说:“我今天来办公室以后,随便拿了几张问卷看,你们都写的些什么啊。”
  沈悦之心里胡乱接了句:“什么都没写啊。”
  高咏:“主任还专门把我叫过去谈心来着。”
  下面一群学生眼前一亮:“咦?谈心?”
  高咏很夸张地叹口气,说:“主任说,‘高老师,你怎么回事,怎么有学生填,说你神叨叨的’。”
  下面的学生:“哈哈哈哈哈!”爆发出一阵大笑。
  课前热场完成,高咏开始讲课。他说自己在寒假期间总结了一下上次月考时大家扣分比较多的题目,准备做个专题。下面的学生自然赞同,沈悦之偷偷看谢青阳一眼,见女票一副“这些都和我没关系”的超然模样,再仔细看,果然,青阳的桌子上还是放了一页单词。
  沈悦之:“……”不愧是我女票!
  高咏:“这个题,这么解,是不行滴。”
  下面学生:“看来是好不了了(¬_¬)。”
  高咏没在意底下传来的吐槽,讲完手上这道之后,重新出了一道,找人上来做:“郑萌,徐锦媛,课代表也上来吧。”
  林涛扶了扶眼镜,晃悠上讲台。
  正在讲的专题是圆锥曲线,就是那种“理论上我知道应该有这么个步骤,可考试的时候我就是想不起来”的大题。
  高咏出的题又有些偏怪,郑萌和徐锦媛相继表示自己不会,写了韦达定理就放下粉笔。高咏在下面转着,也没多说什么,就看下面有没有学生能解出来。
  他在张茂彦和王萱身边站了会儿,很快又晃悠到沈悦之桌边。
  沈悦之压力山大,哪怕知道这家伙是在看女票,也觉得心虚,悄咪咪用手盖住自己写下来的几个步骤,凑过去看谢青阳的Cao稿纸。
  谢青阳还在写。她写Cao稿时习惯用自动铅笔,颜色很淡,又空行很大,很快就写满一页。
  写满之后,很不走寻常路,又开始在刚才那页纸右边的空隙处写。
  沈悦之有点同情数学老师,一般眼神不太好的,估计看不清青阳到底写了些什么。
  至于她自己,视力好就算了,还离得近。一行行看下来,沈悦之茅塞顿开:“原来是这样。”
  等高咏转回讲台,只有林涛还站在上面。她咬着指甲,已经写了小半个黑板。
  最后数字越来越大,哪怕不验算,也知道前面肯定有哪个步骤出了bug。
  正好高咏转回来,她放下粉笔,转过身道:“老师,我做的是不是错滴。”学着数学老师刚刚讲话的语气。
  下面的学生原本正绞尽脑汁想题,在课代表这么一句话后,又三三两两笑了起来:“神叨叨居然还会传染(¬_¬)。”
  高咏也笑了下,就让林涛下去。
  圆锥曲线的问题本就是压轴,步骤又多。整整两节课下来,高咏只讲了四道。
  最后一道讲完时,离下课还有三分钟。他站在讲台上,清了清嗓子:“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正事。”
  下面的学生见他忽然严肃,一个个相互看看,总觉得很少见到这个状态的数学老师。
  而沈悦之眼尖,看到谢青阳把她的日记本拿了出来。刚刚课间,青阳已经记了一笔,关于高咏在问卷上被“不知名同学甲”吐槽作“神叨叨”。这会儿,他一下子正经,青阳又要记上什么?
  高咏道:“你们是不是还有人在问卷上写,说觉得平常练那么多题没用?”
  下面一片安静,沈悦之在气氛的感召之下,默默收起自己正想皮一皮的内心。
  接下来那三分钟,高咏十分认真地批判了有人认为做题没用的想法,在下课铃响之前忽然一笑,总结:“不过说我神叨叨的,倒是可以接受啦。”
  下面的学生在高压下经历过极限一百八十秒,这会儿一个个眨巴着眼睛,看数学老师收好扩音器,哼着小曲,往教室外走去。
  等他走出,才轰然想起,要吃午饭了!
  当天中午,沈悦之在宿舍一阖掌:“大家大家!如果青阳搬进来,就,你们觉得怎么样?”
  她站在地面,后腰靠在桌子上,眼睛亮晶晶的,扫过宿舍里坐着的、躺着的一群人。
  离熄灯还有十来分钟,大家难得都在。张璐她们几个很无所谓,说:“学霸来就来呗,平常在宿舍也可以多学习学习,嗯,挺好的。”这句话基本是代表了程荞、赵紫微还有吕思敏。她话一出来,其他几个人也跟着应声。
  何佩佩抱着她的日记本,奋笔疾书,抽空抬头:“行啊,住敏敏那张床?”
  沈悦之说:“对。”她有点困惑地看着何佩佩,实在想不明白,这姑娘一天到晚到底在日记本上写着些什么。她自己是没有写日记的习惯,可青阳有啊,问题是青阳的日记一直都是言简意赅,和她讲话时的风格一样。何佩佩就,显然不是这样。那么厚的一本日记本,记到现在,有一大半的页数都被翻了过去。
  沈悦之很想知道,这么无聊的日常生活中真的有那么多值得记录的事情吗_(:з」∠)_
  宿舍里一大半人都表了态,沈悦之笑嘻嘻地听完,最后看向李蓉。
  李蓉正坐在自己床上,没再学习,而是捏着包零食发呆。闻言回神,看想沈悦之:“我也无所谓。”
  沈悦之摸摸鼻子。
  李蓉道:“她来总好过别人来。”
  这倒是。宿舍里其他的人赞同地点点头,何佩佩和她们八卦起:“说再过段时间会有一批艺术生来,她们住的地方就是从各种宿舍挪一挪拼一拼,是谢青阳总好过她们啊。”
  沈悦之倒是没想到这一点:“艺术生?”
  何佩佩道:“不是那种啦,学校会单独给她们开课,你想想,用三个月补文化课。”她耸了耸肩,“艺考不是就在这段时间吗。”
  沈悦之一顿。
  艺考就在最近,体考是不是也在最近?
  可她和谢青阳在一起后,一开始还想着体育生这条后路,慢慢的,到现在,却是在一心一意地准备高考了。
  这次寒假回家,老爸老妈也没再提起,大约是见到她文化课成绩进步飞快,也渐渐放下心来?
  沈悦之心里转了一圈,想,自己这算不算自寻死路啊——这么用成语大概很不恰当,但如此一来,她大概真的是要彻底放弃那条曾经的后路了。
  后悔倒是不至于,就是有些迟来的怅然。
  她收回心思,道:“那大家都觉得没问题啦?好,我下午给青阳说。”
  何佩佩随口问:“那学霸什么时候搬过来啊。”
  沈悦之:“哦,她还没决定搬不搬呢,我就先问问……”
  其他人:“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